这位中国画家老兄,一不留神成了轰动全美的伪作大师了

译者: 达骜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8-18,星期日 | 阅读:2,683
原文:Struggling Immigrant Artist Tied to $80 Million New York Fraud
原作者:SARAH MASLIN NIR, PATRICIA COHEN and WILLIAM K. RASHBAUM

钱培琛

钱培琛在皇后区第95大街木港社区的邻居们,都知道他是一位靠作画过活的画家:他经常把自己的画拿出来晾晒,把它们挂在他那所不起眼房子的斑驳褪色的白墙上。

但他们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关着窗户,以及为什么总有一个人开着一辆豪车带着画来到这里,而不是从他这位画家那里取走画。

Robert Stolari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Pei-Shen Qian lived and worked in this house on 95th Street in Woodhaven, Queens.

住在街对面,68岁的埃德温.加德纳说:“那个人会带着一幅画来到这里给他看,让他在上面作画或做些修补。”他停了一下又补充说:“我不知道他用那画作什么用。”

这个秘密的部分情况在周五被搞清了,邻居们知道了这位73岁,总穿着一件油彩斑驳的工作服,从中国移民来的钱先生,涉嫌造假画欺诈美术界,他模仿画了几十幅美国当代大师的画作,然后被当作这些大师的作品卖出了8000万美元。

一直努力在美国出售自己的画作,移民到美国四十多年(原文如此。实际是三十年出头,1981年至今。美国人算术之差竟至如此。译者)的钱先生,从自己的每幅仿作中只赚到了几千美元。纽约是一个艺术中心,但钱先生曾告诉过他的朋友,他对在纽约难以立足感到灰心丧气。他的朋友,住在纽约且颇有些名气的中国画家张宏图说:“因为语言问题和关系问题,他有些失意。”“他不是很快活。”

钱先生作为一名画家不为人知的情况结束了:联邦政府有关当局,已经确定他就是那名画家,其仿作成了近年发生的较严重的一桩艺术品欺诈案的焦点。

当局于本周对销售假画的同案之一,格拉菲拉·罗萨莱斯提出了新的起诉,并提出了和出售假画有关的洗钱,逃税等罪名。

这项起诉没有提及钱先生的名字,周五也没能找到他对此事发表看法,但了解本案情况的人,肯定他就是在起诉中只被含糊提到的那个“画家”。邻居说,本周警察和联邦调查局特工搜查了他的家。

根据起诉书和其他法庭文件,可以看到钱先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在下曼哈顿区的街头卖画时,被罗萨莱斯的男朋友及生意伙伴一眼相中,他的名字叫约瑟.卡洛斯.卑尔根提诺斯.迪亚兹,是个艺术品经纪人,他雇请钱先生临摹那些著名的抽象派画家的作品。起诉书也没有提卑尔根提诺斯.迪亚兹的名字,但他的身份得到了其他法庭记录的确认。

法庭文件说,在过去的十五年中,这位画家在他的画室和车库里作画,至少炮制出了63幅素描和油画,上面都签有艺术大师如杰克森·波洛克、巴内特·纽曼、罗伯特·马瑟韦尔、及理查德·迪本科恩等的签名,而卑尔根提诺斯.迪亚兹和罗萨莱斯都把它们吹嘘成真品。它们不是被当成复制品,而是被当成新“发现”的这些艺术大师的作品来卖的。

罗萨莱斯把画卖给或委托给曼哈顿著名的经纪人–诺德勒画廊–在2011年关门前,它一直是纽约历史最悠久的画廊–和一个诺德勒画廊以前的雇员,朱利安·魏斯曼,他们反手再把这些画以数百万美元的价格,卖给对他们的信誉及对一些专家的溢美之词深信不疑的顾客。

罗萨莱斯告诉这些经纪人,其中的大部分画作来自一位收藏家,他从他父亲那里继承了这些画作,而且这个人坚持要求匿名。这位匿名的藏家的名字,一直用“神秘圣诞老人”及“X先生”来代替。

诺德勒画廊前总裁安·弗里德曼以及魏斯曼曾再三表示,虽然缺乏证明文件,他们认定自己卖出的画作都是真品。

目前,罗萨莱斯是唯一一位在检察官所称的这个长期欺诈活动中,受到指控的人。他们没有说诺德勒画廊或魏斯曼是否知道,这些曾在多次国际展览、一个博物馆和一个美国驻外大使馆展出过的画作,是近年在对面的东河一带画出来的。

早在钱先生来到曼哈顿以前,他就是一位画家。据2004年一家中国电视台对他的采访,他是在海岛城市舟山和上海长大的。他三十多岁时,在文革即将结束的七十年代后期,曾参加过一次大胆的实验性艺术活动。

抽象艺术曾被认为是资产阶级腐朽堕落的标志,但是,钱先生和他的艺术家同道们,组织了他们自己的非官方展览,展出了用抽象手法画出的作品。1987年,在(意大利)锡拉库扎市的“社区民间艺术画廊”进行的一次展出中,用包括钱先生在内的六位画家的作品,对那个时期进行了回顾。

1981年,钱先生来到了纽约,和他的朋友张先生,一起去西57大街的“纽约艺术学生联盟”上艺术课。虽然他们已经有二十来年没有联系了,张先生回忆了比他年长几岁的钱先生,当年是怎样帮助他在一个咄咄逼人的异乡城市安身立命的。

张先生说:“他告诉我如何在这里活下去。”意即移民到这里必须要找别的活干,才能养活自己。

他说:“我们曾有一段一起在一个建筑工地干活。”他还记得钱先生曾试着在大街上卖自己的画。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钱先生逐渐对自己的画失去了信心。他的一位画家朋友陈丹青,在2006年给中国的一个艺术类杂志写的一篇文章中,对那个时期有过回忆。他写道:“我们以前做过的事好像都成了风中之尘。他说当时四十多岁的他的朋友(钱先生),患了”思乡病“并”迷失了方向“。

钱先生在中国有一家自己的画廊。但近年来,他的邻居们说,他依然会经常不由自主地发泄,对自己在美国的职业发展表示不满。

埃德温.加德纳的妻子玛丽.安.加德纳,回忆钱先生讲过:”他在中国时就像一个摇滚明星,因为当他走在街上时,人人都认得他。“”这就像是白天和黑夜的差别。“

张先生在听说钱先生卷入了这个影响广泛的名画欺诈案时,感到十分震惊,他说他所认识的钱先生,一贯诚实勤奋,”简直难以置信。“

尚不知道钱先生对联邦调查人员所说的这个欺诈案的情况了解多少。制作名画的复制品,或签上像伦勃朗这样人的名字出售,只要说明是仿作就不犯法。但把仿作当真品卖就违法了。

也不清楚,那个邻居们看到的把画拿给钱先生的人具体是谁,或者那些画是不是原作,或只是那些艺术大师作品的印刷品。

张先生不太相信他的朋友能模仿这些风格迥异,如此著名的大画家的风格。他对钱先生画作的印象是风景画,和用印象派的柔和色调画出来的室内景物。

他说:”我不知道他还有这么好的技术。“”他有些天分,但我不相信他能画出和杰克森·波洛克一样风格的画;要想模仿这种风格的画可不容易。“

德本肯恩基金会的执行主任,理查德.格兰特说:”能干这事的人,非得有鬼斧神工之能。“

但这又非不可能。2011年被判刑的德国作假者,沃尔夫冈.贝尔沙克芝说,他制作了几百幅模仿50位画家的假画。

根据起诉书中所写的时间,罗萨莱斯女士在1994年左右,开始给诺德勒画廊和魏斯曼先生看这位画家的仿作。

当一些马瑟韦尔作品的真伪性问题被举报到了联邦调查局时,这个欺诈活动在2009年开始暴露。越来越多的激烈争论让一些画作的价值丧失殆尽,让长期形成的职业关系造成分裂,还让一些担保这些作品真实性的艺术专家的声誉蒙上了阴影。那些愤怒的提出诉讼的买家,包括一个时装业总监和一位科威特的谢哈,他们要求经纪人偿还和赔偿数百万美元的损失。

罗萨莱斯是否在五月份被捕后,开始和当局合作还不清楚。但是,虽然处理她案子的检察官曾说她有”实在的逃跑危险”,而且任何保释金都不能保证她会出庭,说服法官拘留她且不得保释,但是在本周提出新的指控后,该检察官却没有对在交出250万美元的保释金后把她释放提出异议。罗萨莱斯的一位律师,史蒂文.卡塔格内拒绝对本案发表看法。

而钱先生的那间寒舍已在周五被清除一空。邻居们说,他和妻子徐秋月,已在几个月前就突然离去。虽然这并非不正常–他通常每年有一半时间都在中国–但这次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在钱先生曾经聚精会神绘制和修改一幅巨大的歌妓肖像画的院子里,到处飘散着旧报纸,野猫在四处出没。有几件晾在外头的内衣还留在那里。从车库的一个窗户里,能看到成堆的木制帆布画架;门都没有上锁。

而且,这座两层楼房子的每一张窗户,都用胶合板或黑色的纸遮挡着阳光。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这位中国画家老兄,一不留神成了轰动全美的伪作大师了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291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艺术走廊.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