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学西渐”:历史暗河中的传奇

来源:WSJ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8-15,星期四 | 阅读:2,413
董洁林

英国德纹河(Derwent River)上有座著名跨桥(Exeter Bridge),桥上有一尊醒目的浮雕,雕像主人是John Lombe(1693-1722),一位简历有点不那么光彩的小人物。他是英国历史记录的第一位商业间谍,有趣的是,这位商业间谍的传奇和中华文明的西传有微妙的渊源。在历史关键时刻,小人物也可能成为杠杆下的一块小石头,撬动一个新时代兴起。

故事要从汉武帝开启丝绸之路说起,自那时起中国五彩缤纷的丝绸源源不断地运往西域直达地中海地区,深受沿路各地人们的喜爱。学会做丝绸也一直是西域诸国的愿望,汉代就曾有来自地中海的使者学习,但由于从养蚕到织布整个过程较复杂,以及中国各方面的技术保护措施,丝绸技术只是缓慢地向周边地区扩散。

公元552年,是中国的南北朝时期,而当时西罗马帝国已经灭亡,东罗马拜占庭帝国仍然强盛,此时皇帝查士丁尼与控制了中、西贸易通道丝绸之路的波斯人交恶,这位喜爱丝绸的皇帝于是派遣僧人去东方获取养桑蚕和制作丝绸的技术,并获得了成功。这个故事的梗概由查士丁尼时代的史学家普罗可比记录,但细节不详。

而历史学家们的考证给这个故事增添了多个版本的细节。有人说这些僧人是印度人,回到当时有印度人居住的和阗一带把蚕卵放在竹拐杖中带来了拜占庭;也有说僧人是波斯一带的人,当时中国的桑蚕技术已经从中国传入波斯人控制的中亚地区,他们在拜占庭皇帝重金引诱下,把蚕卵卖给了拜占庭;还有人说,印度僧人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在柬埔寨一带登陆然后来中国取走了蚕卵带去拜占庭。无论细节如何,这些蚕卵最后化成蚕虫,在东罗马吐丝结茧,造就了拜占庭帝国的丝绸纺织行业的兴起。

丝绸技术由东罗马帝国和伊斯兰地区向西欧各地传播发生在几百年之后,主要是以意大利人为主导的十字军东征时期(1095-1272)。相应是中国的宋朝,当时中国工匠和企业家发明了很多高效率的手工业工具,例如脚踏缫丝机和脚踏织布机, 纺织技术突飞猛进。有些史学家认为,此时的中国已具备了英国工业革命早期的技术基础。意大利商人基于从东罗马获得的丝绸技术,然后以其敏锐的商业嗅觉跟进中国的纺织技术发展。可能途径之一是通过来往于丝绸之路的中东商人,其二是游走四方的教士和探险家们,其三是把宋朝灭掉的元朝铁骑,他们把中华很多优秀的工匠裹挟到欧洲大陆。因此意大利的丝绸纺织技术一直保持了较高的水准。

时光荏苒,历史走到了18世纪初英国工业革命的前夜,前面提到的年轻英国人John Lombe出场了,他悄然来到意大利,受雇于一家当时最为先进的丝绸纺织作坊。他白天是老实的学徒,晚上偷偷溜进作坊仔细描下纺丝机的图纸,1716年大功告成的他辞职回到了英国。1718年,John的哥哥Thomas Lombe设计了一款改进型的纺丝机并获得英国专利。据说意大利人对这种无耻的“商业间谍”行为非常恼火,当时意大利地区的当权者萨丁尼亚(Sardinia)国王于1722年派了一位女杀手来到英国,用毒药将John Lombe暗杀。这一年Lombe家的纺丝厂也在英国德比市的德纹河岸,红红火火地开张了,成为英国第一家成功的纺丝厂。差不多同期,印度的棉纺技术也相继进入英国,基于中国和印度两个古老文明的技术,英国纺织产业从此腾飞。

鉴于Lombe兄弟俩对英国纺织工业的贡献,Thomas Lombe于1727年被英皇授予骑士爵位,他制造的第一部水动纺丝机被收藏于英国伦敦塔皇家博物馆。由Lombe兄弟创建的纺丝厂在后来的两百多年中数度转换主人,如今已经成为德比工业博物馆,向世人述说英国工业革命的起源故事。塑造在德纹河跨桥上的John Lombe浮雕像,也在提醒人们一位出色的商业间谍如何改变了人类历史。的确,纺织工业的兴起是英国工业革命的三大重要支柱之一,另外两条发展主线是能源革命和钢铁冶炼技术革命。

中国丝绸技术向世界的传播跨越近两千年的传奇过程,虽然浓缩了宗教、阴谋、战争、间谍、暗杀等诸多惊心动魄的好莱坞电影元素,但这是人类优秀文明历经很多自私自利的二传手、克服重重障碍走向世界、发扬光大的真实过程,是古老的中华文明在历史长河中为现代社会奉献涓涓智慧的例子。事实上,历史上中国这样的贡献还有不少。

西方一些学者认为中国的四大发明:纸、印刷术、火药和指南针对现代社会意义巨大。例如工业革命前夕的英国思想家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在其著作《新工具》中写道:“举世皆知的印刷术、火药和磁石,人类的世界因为这三种发明而为之改观。首先在学术上,其次在战争中,最后是在航行方面,而因此又引出了不计其数的变化。由此,人类的文明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其实,中国创造的很多农用工具和先进的农耕方法对全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也意义非凡,例如条播机、扬谷机、中国铁犁、农作物轮种技术等。当然还有精美的中国陶瓷,其制作技术的传播故事也很精彩。

遗憾的是,相比帝王将相事无巨细的生活记载,中国科技史纪录是那么单薄、贫乏。很少有历史资料提供足够的证据链来说明这些为人类文明作出巨大贡献的中国技术的发明者是谁,他们如何发明了这些划时代的技术,这些技术又如何传播到世界各地。对于西方技术传到中国的“西学东渐”路径,中外文献多少还有些记录,而中国技术向世界传播这个“东学西渐”的过程却仅存于一些国外旅行家中国游记的不详介绍之中,它犹如历史暗河中的潺潺流水,你知道它们的存在,却看不见踪影。

科技发明和财富创造本应该是任何一个文明最华彩的篇章,然而,我们的史书却被帝王宫廷的阴谋故事充斥,今天的影视荧屏上也都是穿着各朝服装在宫廷中尔虞我诈之辈。这些片面单调的史书和史观,误导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让人们以为历史就是由这些个帝王将相主宰,使得年轻人的行为模范只有那些善于玩弄权术、诡计多端的大臣奴才,个个削减脑袋成为鱼肉社会、坐享其成的寄生虫,而把能创造财富、推动社会进步的科学和技术,当成“雕虫小技”无情地过滤掉,这何尝不是中国社会后来创新力量日渐凋零之因?

在中国经济崛起之时,如果希望中华文明受到世人尊重,那么还原丰富的中华历史细节非常重要,而科技发明创造以及如何与世界交流、融合的过程是其中最重要的部分。我们会蓦然发现,西方文化其实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吸纳了那么多中华文化的精华,中华也一直是个文化聚宝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人类文明的演化在各种族人民的互相学习中交替进步,西方包含着东方,反之亦然。

今天,站在人类历史一个横截面上的我们这一代,没有必要刻意地将某项文明打上西方或东方的标签、按自己的意志去撕裂。与其这样和过去搏斗、并与未来潮流交战,不如拿出智慧和勇气选择最佳的文明,扬弃糟粕,然后轻松前行。

(本文作者董洁林博士是苏州大学商学院特聘教授,苏州大学企业创新和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中国科学技术政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她于1988年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完成博士学位。文中所述仅代表她的个人观点。)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东学西渐”:历史暗河中的传奇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2753.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