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瑾:繁荣抑或陷阱

作者:徐瑾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8-8,星期四 | 阅读:2,147

—— 也说中国经济

在外界的多棱镜之下,以出口“MADE IN CHINA”廉价物品为标签的中国形貌正在发生剧烈改变。

一方面,根据美国《时代》周刊的报道,中国廉价劳动力的时代可能已经结束了。其引用经济学家研究表明,过去10年来,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实际工资每年增长近12%。这是20年来经济以两位数增长带来的结果,“推动这种经济增长的是国内火爆的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建设,再加上有一段时间发达国家对中国出口产品的巨大需求。”

另一方面,中国人在奢侈品消费方面也表现了惊人潜力。2010年中国大陆的奢侈品销售增长了30%,某机构报告甚至预言今后中国大陆的奢侈品消费市场将以年均18%的速度增长,到2015年将拥有全球奢侈品20%以上的市场份额,届时中国大陆将成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市场。

对比之下,伴随着中国概念股的集体下挫,做空中国之声在国际社会不乏拥兑;同时,国内情况亦难言乐观,就业无门、通货膨胀、食品安全等等种种集体焦虑令人瞩目,经济硬着陆还是软着陆的争议渐起。

如是参差错愕的诸多镜像,不禁令人疑惑,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中国:富裕抑或贫困?繁荣抑或衰退?幸福抑或不幸?事实上,这都是中国,一个面临多重转型的中国。

(图注:2011年10月12日,浙江温州,拾废品的人在拆迁房屋的废墟上捡拾废品,身后是一栋栋耸立的高楼。周俊祥/东方IC 。)

首先,中国人工必然不再便宜。过去几十年,人口红利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大动力。对于一个追赶型经济体而言,中国成功之处利用了上一波全球化的末班车,通过对外开放释放的外部需求极大地利用、刺激了内在闲置的劳动力潜能。

然而,伴随着经济发展以及城市化的进一步完成,以往印象中的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劳动力也面临瓶颈,中国可能正在迈过经济学上的刘易斯转折点——一旦跨过这一点,将意味着以前新增就业数量不改变工资水准的情况发生根本性逆转,近些年持续不断用工荒以及成熟工人工资上涨可谓信号。

其次,伴随着中国人力成本的上升,中国2010年人均GDP已经超过4000美元,正式迈入人均GDP3000美元门槛,成为中等收入国家。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意味着诸多症结的自动消失,反而意味着社会矛盾的日趋复杂,中国未来很可能陷入“中等收入国家陷阱”,面临增长停滞、贫富分化、腐败横行等系统性威胁,可能永远无法突破人均收入1万美元的门槛。

事实上,当前奢侈品热在中国的繁荣,正是“中等收入陷阱”的先兆之一。不少国人在海外淘货抑或买房一掷千金背后,也少不了灰色收入的贡献。央行近期一份报告就指出过万官员携款8000亿出逃,人均达5000万之巨,这是只是冰山一角而言。一个转型社会,制度的不完善很容易充溢寻租空间,而寻租行为本身就是灰色收入滋生的温床,贫富不均进一步孵化出畸形繁荣。

如此看来,中国之富,不仅在于灰色收入的横向,亦更多表现在GDP总量之上。我们常常说起中国经济总量巨大,前些年超越日本成为第二。然而,这并不是值得乐观的理由。日本曾经在上个世纪60年代已经达到刘易斯转折点,中国人均GDP比起日本当年实在难以匹敌。换言之,如果中国面临于日本同样的衰退牌局,那么中国的处境将会比日本更为悲催。

在中国真正变得“富裕”之前,如何避免步入中等收入陷阱?世界银行经济学家林毅夫给出三个药方,继续推动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解决好收入分配问题。事实上,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而言,这三个药方都涉及了对于以投资为驱动拉动模式的转变,这需要我们从根本上反思经济增长的目的,习惯以自由来看待发展。

(注:本文摘自《中国经济怎么了》,本书8月10号下午在上海图书馆季风书店有讲座,欢迎关注)

附,《中国经济怎么了》相关信息:

作者:徐瑾;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出版年:2013-7;ISBN:9787542641335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徐瑾:繁荣抑或陷阱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2337.html

分类: 图书评论,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