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称雄亚洲的民国足球

来源:新浪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30,星期二 | 阅读:2,524


民国的足球运动,没有官方管理机构,没有经验丰富的外籍教练,没有职业运动员,没有频繁的国际交流,中国足球却在亚洲获九连冠,产生了“亚洲球王”李惠堂,登上奥运赛场。

称雄亚洲的民国足球

文/马俊岩

19世纪60年代,随着中国沿海城市的开埠通商,洋人将足球带入中国。

1867年,上海租界侨民自发组织了“上海足球会”,参加比赛的都是外国侨民。这个协会被当时的上海人称为“西联会”。从1926年起,中国足球队开始参与洋人的比赛。

1881年,天津北洋水师学堂从建学之初,就将足球列入正式课程。1901年,教会学校圣约翰大学成立足球队,人称“约翰辫子军”。1902年,南洋公学(今上海交通大学)也成立了足球队。

圣约翰大学和南洋公学每年举行比赛,持续11年。每年,在麦根路球场,这场上海“德比”吸引众多的学生和市民前来助威。赛前,两校举办鼓励大会,大楼上挂横幅标语,校长做思想动员。比赛时,军乐队、锣鼓队、面盆、火油箱、鞭炮齐鸣,热闹之极。比赛后,哪队获胜,哪个队的啦啦队和同学就蜂拥出动,排班站队,夹道欢送。

对于南洋公学校长唐文治来说,足球比赛是学校的一件大事。每有比赛,唐文治便亲自布告如下:“今日下午本校与圣约翰比赛足球,所有上、中院(上院为大学、中院为附中)各级一律停课一日,以便前往助威,尚望各球员努力比赛,为校争光,本校长有厚望焉。校长唐。”

一次南洋公学球队比赛失利,唐校长竟抱头痛哭。

其后,全国各地高校都陆续成立了足球队,并经常举行比赛,多采取循环赛制。

对于民国年间球员的构成,北京市社科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说:“民国年间,球员的素质都比较高。他们不是职业的运动员,很多是品学兼优的学生,还有医生、艺术家等各类人群参与。”

在化学教室成立体协

金汕说,民国足球完全是民间的体育活动,没有政府层面的机构出面管理,不是政府不重视,而是“政府太困难,那时候国力贫弱,拿不出太多的钱出来搞体育。中国队出国打比赛,很多时候都是自筹资金。”

1913年,“华北联合运动会”成立,辖北京、河北、河南、山东、新疆、东北三省等共18个单位,经费全靠会费、门票和募捐收入维持。从1914年起,足球被列入每年比赛的常规项目。

1914年,华东各大学体联成立,成员有南洋公学、圣约翰大学、上海沪江大学、苏州东吴大学、南京金陵大学、杭州之江大学,当时人们称为华东六大学运动会。

1924 年8 月,在国立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化学教室召开了“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 成立大会。出席这次大会的有全国各地体育代表,南京大学校长张伯苓被选为董事长,国民政府外交总长王正廷被推举为名誉会长。

全国体协是民间群众性体育组织,在草创阶段,经费没有着落,《申报》报馆免费出借房屋一间,作为体协办公场所。

1924年秋,全国体协组织了上海中华足球会。体协成立后做的第一项工作,就是举办了上海中华足球联赛。京剧大师周信芳领导的华伶队参加过此项赛事。1926 年,在体协的促进下,全国分区足球锦标赛揭开序幕。体协本想此项锦标赛在各区轮流举行,无奈交通不便,时局混乱,球员都不是职业球员,还要学习和工作,所以最终只在内地武昌举办过一次,其余都在上海、香港、天津三大沿海城市。

“亚洲球王”李惠堂

远东运动会从1913年起,每两年举行一次,按菲律宾、中国、日本的顺序,轮值主办。在其21 年历史的10 届竞赛中,中国足球连得9 届冠军。已故著名体育教育家、复旦大学体育系主任蒋湘青认为,这是民国体育在国际运动竞赛中最光辉的一页历史。

1923年,在日本大阪举办第六届远东运动会。日本人以为稳操胜算,不料以1:5大败。上海的《申报》将日本媒体表达沮丧情绪的“号外”传回国内,把标题改为“中国足球铁军,堂堂十年连胜”,这让中国足球队在亚洲体坛内获得“铁军”的称号。

香港球员李惠堂在这场比赛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李惠堂是亚洲足坛乃至世界足坛上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他在1923年被澳大利亚人封为“亚洲球王”,1976年又被联邦德国一权威足球杂志评为“世界五大球王”,与贝利、马修斯、斯蒂凡诺、普斯卡斯齐名。

李惠堂从小热爱足球,1921年,少年李惠堂加入香港南华足球队。1923年即在远征澳大利亚的比赛中为中国人赢得了荣誉。初到澳洲,中国球员在媒体上的形象都是骨瘦如柴的病人,在比赛上,李惠堂连中三球,让澳洲人的眼睛一亮。

柏林奥运会失利后,李惠堂和球员们去英国观摩,阿森纳队以8000英镑的年薪挽留他,李惠堂拒绝了。

1947年秋,李惠堂参加了香港对上海的一场比赛,从此“挂靴”。新中国成立,贺龙曾邀请李惠堂做中国国家队主教练,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

两次出征奥运会

1936年8月,柏林举办第11届奥运会。受国际奥委会邀请,中国派出140余人的庞大代表团准备参赛。然而此时的中国正处于抗战前夜,国库空虚。中华全国体育协会向国民政府申请了22万元的专用款项,只有17万元得到落实。

在民国年间,参加奥运会之前不必打小组赛,没有“出线”一说。为了组成一支强大的国家足球队,全国体协在香港举行了选拔赛,最终确定了22人的大名单,上海4人,其余都为港粤籍,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李惠堂和谭咏麟的父亲谭江柏。

大名单产生后,先是在香港练习两场,后全队到上海跟“西联会”打热身赛。前两场都赢了。最后在江湾体育场3 万多观众之前,以2 : 3 败于西联。为提高技术,国足提前两个月出国,在东南亚进行了23场友谊赛,其中胜20 场、平3 场,并筹得经费5万元。在赴柏林图中,中国足球队队员选择最低廉的舱位,住最便宜的酒店,自己买菜、做饭。

在希特勒的德国,柏林汤姆逊球场,中国首场对阵英格兰。终以0:2落败,惨遭淘汰。之后,队员们周游德、奥、英、法、瑞士等国,并在旅途中进行了8 场友谊赛。1948 年,中国足球队参加了赫尔辛基奥运会,初赛时被土耳其队以0 : 4 淘汰。(完)

(点击图片放大)

京师大学堂足球队队员合影。该校足球队成立于1910年。1905年4月24日,京师大学堂举行了第一届运动会。发文告说:“盖学堂之宗旨,必以造成人才为指归,而造就人才之方,必兼德育、体育而后为完备”,开我国高等学校举办运动会之先河。上海图书馆上海年华/图

清末,拖着长辫的广东岭南学堂学生与河南(珠江南岸)小学学生进行足球比赛。岭南学堂较早地引进了西方近代运动项目。当岭南学堂在澳门办理时,就在课外开展足球、棒球等球类运动,并与当地中葡人士进行足球比赛。1904年迁校广州河南康乐村后,在校内开辟了足球场。

1917年-1919年,福州市基督教青年会大院里,穿长衫的青年在踢球。中国的现代足球运动引进跟西方人的进入有非常大的关系,西方人所到之处,都会有足球的影子。中国足球文化的传播,首先是在香港、澳门、上海、福州等东南沿海,然后才进入内地。西德尼·甘博摄影。

1918年-1919年,德国、奥匈战俘在北京西苑俘虏收容所新所的足球场上踢球。一战于1918年11月结束,刚刚参战一年的中华民国作为协约国的一份子,取得胜利。在中国共建立了六所俘虏收容所,关押同盟国在中国的外交官员以及士兵。俘虏们的文体活动丰富。

上世纪初期,兰开夏队与法商队在打比赛。上海的外国侨民在1867年成立了“上海足球会”,起初只有外国侨民参加。中国人称之为“西联会”,成员主要有西商队、西捕队、法商队、英国驻沪军队等。1926年起,中国人开始参与“西联会”的比赛。上海图书馆上海年华/图

1911年4月,威海卫国王饭店运动场上举行的足球赛。1898年,清政府将威海租给了英国。从此,威海成了英国在中国的第二块殖民地。现代足球起源于英国,随着新航路的开辟和越来越多殖民地的占领,英国也将足球运动带到世界各地。

1922年的圣约翰大学足球队。该队成立于1901年,与次年成立的南洋公学足球队一起被誉为“上海双雄”。两队每年都有比赛,气氛激烈。两队都有自己的啦啦队。民国足球萌芽于高校,尤其是教会学校。没有职业足球运动员,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上海图书馆上海年华/图

1924年,纽丝仑(今译新西兰)学生足球联合会欢迎南华足球队来访的海报。南华足球队成立于1908年,是香港首支华人足球队。1921年,16岁的李惠堂加入,很快成为中国足坛的神话。征澳洲、打日本、进南洋,一路披荆斩棘,为中国人甩掉“东亚病夫”的帽子,做出了巨大贡献。

1928年,“亚洲球王”李惠堂和他获得的奖杯。李惠堂1905年出生于香港,1922年入选南华足球队,开始足球生涯。1923年入选中国国家队,分别于1923年、1925年、1930年、1934年参加了第六、七、九和十届远东运动会足球赛,四次均夺冠。

1929年,华北足球队员合影。华北足球队是由清华、汇文和协和三校的学生组成的球队。从1913年-1917年,三所学校每年一度的三角对抗赛中,都有足球比赛。华北足球队曾在1915年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全国运动会上获得亚军。

1929年,辅仁大学足球队在校园(涛贝勒府)花园亭前合影。民国时对北京足球贡献最大的当属辅仁大学。30年代末,辅仁大学成立“紫星”队,讲究球技,注重球风。后来在我国足坛享有盛誉的李凤楼就是“紫星”成员。辅仁大学还为新中国培养了第一批国家队和北京队队员。

民国时期,上海大众书局印制发行《足球成功法》封面。英国人亨塔著、林长茂翻译。书中主要介绍足球基本练习法以及作战策略。全书分6章,包括球员须知、守门、后卫、前锋与中坚等。

上世纪30年代,东华足球队与西商队(英侨商人)比赛,以6:2大胜。东华足球队创建于1931年,队员最初由上海各大学的精锐组成,后发展成医师、金融、工商界职员以及大学生组成的纯业余体育团体。活动经费由上海工商界人士中热心者成立董事会提供。上海图书馆上海年华/图

参加1936年奥运会国足队员合影。大名单共22人,其中有“亚洲球王”李惠堂和著名歌星谭咏麟的父亲谭江柏。这是中国足球队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赛前,为筹集资金,也为提高技术水平,足球队员提前两月出发,先到东南亚踢了27场球,筹得资金5万元。上海图书馆上海年华/图

1936年,参加柏林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在上海乘船离境时的场景。这条船上,并没有中国足球队队员的身影。他们已经在东南亚踢比赛,热身、赚钱。足球运动员们去柏林乘最低等舱位、住最便宜房间、自己买菜做饭。

1936年8月1日,第十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德国柏林举行。进驻奥运村时,“亚洲球王”李惠堂为旗手。这届运动会,中国参加了田径、游泳、举重、拳击、自行车、篮球和足球6个大项的比赛,还进行了武术表演。

1935年左右,印度苏门答腊,中国队对阵印度。整个上世纪30年代,尽管国内战乱不断,中国足球与外界依然有零星的交流。

1936年8月6日,柏林奥运会上,经过舟车劳顿的中国足球队与强大的英国队进行比赛,最终以0:2败北。此前,中国足球在十届远东运动会上获得九次冠军,国人对中国足球给予热望,看台上的中国啦啦队有五六百人。

1936年8月31日,英国阿森纳队球员泰德·德雷克正在给一个中国球员签名。柏林奥运会失利后,中国足球队受欧洲各国的观摩邀请,开始欧洲之旅,共踢了八场友谊赛。在伦敦,他们与伊斯灵顿的一支球队比赛。

20世纪40年代,上海,马来西亚联华足球队与西侨白鹰足球队比赛,以4:0大胜。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的足球队常去东南亚以及一些欧洲国家参加比赛,东南亚球队也经常受邀到上海参加比赛。上海图书馆上海年华/图

1947年6月,北平,清华大学足球队与在中国的韩国侨进行了一场友谊赛。清华学堂于1911年4月开学,在办学之初,清华学堂学生就成立了自己的足球队。30年代初,北平五大学(清华、北大、师大、燕京、辅仁)的体育竞赛会,都将足球列为竞赛项目,赢得了很多观众。

1948年5月,上海江湾体育场,第七届全运会上,香港队与上海队正在进行足球比赛。中华民国全运会一共办了七届,这届是抗战后的第一届,也是蒋在大陆办的最后一届。此后,中国体育进入中共时代。上海图书馆上海年华/图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组图】称雄亚洲的民国足球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1509.html

分类: 历史档案, 历史纵横, 学术评论, 时尚·娱乐.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