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六十周年:感恩的韩国人

译者: shisubob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24,星期三 | 阅读:1,717
原文:Grateful South Koreans mark war anniversary
原作者:Calum MacLeod

“我只要服两年兵役,他们需要十二年。我向他们喊了声再见,那一刻真的有点伤感”。“我们属于同个民族,希望有一天我能和他们握手。”

韩国,Punchbowl——站在酒钵盆地的山岭上,韩国一日游游客尹英爱的目光越过一片茂密森林覆盖着的山谷,落在对面北朝鲜境内。眼前的这个国家让她不寒而栗。

“感觉很奇怪,很可怕。我一直都在想象这个被饥饿折磨的国家是怎样的。现在距离她这么近,让我感到很害怕,”57岁的尹英爱说,她赶紧回到自己的观光巴士上。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火山口留下的高地盆地,因形似潘趣酒酒杯,因此被当年的美国士兵称为酒钵(punchbowl)盆地。这个地方见证了三年朝鲜战争期间一些最激烈的战斗。伤心岭战役,喋血岭战役,还有其他一些冲突都在这一区域。数百名南韩、美国和其他联合国军士兵丧生于此。每年,搜寻队都在这里找到数十具尸骸。

韩国当地农民卞明武说尸骨并不是唯一让人记起这场战争的东西。在朝韩之间宽1.2英里的非武装区中,不时因野猪碰触引爆的地雷也会打破沉寂。1983年,他的叔叔在kachil 峰附近触雷身亡。这里曾是北朝鲜和韩美军队交战的地方。

从Ulji 观察点回望韩国,映入眼帘的是大片的人参和其他作物,一片富饶的韩国农村景象。

五十四岁的卞明武说:“没有美国,所有的这些就都是朝鲜的了”。回忆起战后美国的食品支援,他仍心存感激。这位种植西红柿的农民月均收入一万美元。

“没有美国,那就会没有食物,没有生活,我们将会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国家里,”他说,“但在韩国我们热爱自由和民主,因此我们可以发展到今天的地步。”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被轰炸的一堆废墟上重建起来的韩国,今天已经成为一个高科技创新中心,潮流引领者,全球第十三大经济体。今年7月27日,韩国将举国庆祝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署六十周年。因为六十年前签署的仅是停战协定,并没有最终的和平条约,技术上讲今天半岛上的两个国家仍处于战争状态。

大多数的韩国人一提到美国人就感恩戴德,感谢他们帮助赶走了朝鲜和中国军队。与美国国内不一样,这场战争远未被这里的人们忘记。但是,也有很多人担心韩国年轻一代不能理解这场战争对他们今天的自由和生活方式产生的重要影响,还有为什么今天边境线对面仍是自己的敌人,只不过他们的领导人变成了金家第三代领导人金正恩,独裁者金正日的儿子,老独裁者金日成的孙子。

出于这种担忧,每年都有很多政府和私人筹办的纪念活动,让后代记住这场战争,和这场战争造成的巨大伤亡。

今年一月份调查机构盖洛普韩国的一项调查显示,20-30岁的韩国年轻人中有23%很少或完全不知道这场战争。一些韩国人担心,这对一个与地狱之国为邻的国家来说可能意味着灾难。这个地狱之国完全封闭,饿死自己的国民,并不停宣传与韩国之间的仇恨。

六十年后的今天,朝鲜的战争模式仍然开启。今年早些时候,金正恩政权穷兵黩武的叫嚣达到了极致,宣称要将与美国举行联合军演的韩国‘变成一片火海’。美国在韩国有28000名驻军,负责防守边界。平壤方面也藐视联合国要求其停止核试验和远程导弹试射的决议,自行其是。

9359795552_0767ba903d_z一群韩国小学生结束活动,走出首尔韩国战争纪念馆‘兄弟像’。兄弟像描述的是一位韩国军官与朝鲜年轻士兵相聚拥抱在一起的景象。

我们怎能忘记

在首尔韩国战争纪念馆,李庆恩正与同事准备一场题为“我们怎能忘记”的朝鲜战争纪念展览。这个巨大的纪念馆提醒人们,“自由不是自己来的”。(freedom is not free)

李今年四十一岁,是一位宣传官员。“很多年轻人对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他说,“但是如果我们不记住历史,我们可能就会重蹈覆辙。”

在一个吵闹的教室里,三十岁的海军上尉林宰佑教孩子们制作巡逻船模型,孩子们觉得这样的历史课很好玩。在学习了两小时的战争史后,林问其中一个男孩他学到了什么。

“我觉得我要更爱我们的国家,”九岁的金慧荣笑着说。

下课前,林同样的话重复了两遍:我们刚才看到战争片段,你们要永远铭记在心。

“我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分裂国家,”他说,“战争还未结束,我们也受到朝鲜的很多威胁,局势最近仍然非常紧张。年轻人必须意识到自己国家的安全形势。”

韩国爱国及退役军人部韩战六十周年纪念办公室主任,朴钟王表示少部分人对这场战争的无知并不让人担心。他说韩国在用数字媒体渠道对年轻人传播战争历史方面很成功。

6月6日阵亡将士纪念日,首尔国家公墓,成群游客在此举行纪念活动。首尔一所高中的十六岁的金城洙和他的电影俱乐部同学在此拍摄一部关于韩国历史的短片。

“从前我们对此毫无兴趣,”他承认,“我们希望告诉我们的同辈以前发生过的一切,并应该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怀抱感恩。”

白骷髅老兵分秒必争 只为一枚应得的勋章

一年四季,首尔东部江原道Yongdae-ri的优美自然风光吸引着大批的观光客和户外探险爱好者。它也吸引着六十年前白骷髅特种部队的幸存老兵来到这里。

1951年,在朝鲜军队发动对Sula山脉进攻后,这个部队的400名士兵从这里撤离。在大雪纷飞的三月,他们趟过冰冷的河水,没有任何补给。仅在3月25号这一天就有120人牺牲,退伍指挥官金英石说。

“走着走着,一个战友倒下了,他就永远留在那了,我们必须继续前进,”他说。

一些士兵饿疯了。“有个士兵坐在一块石头上,口中念叨着‘这是我的家’,并拒绝前行,”八十五岁的关泰钟回忆说。他来自农村,认识野菜救了他的命。

恶劣的作战条件磨灭了同情心。由于没有足够食物,并且担忧战俘获释后会给敌军送情报,金英石一个人就在战争期间射杀了309名朝鲜战俘。

金说,他们部队的代号和骷髅军旗主要是为了吓唬敌人,但饿死和被友军美国飞机投下的炸弹炸死的士兵远多于死于朝鲜军队枪口下的士兵。总共817人的特战部队,最终只有283人幸存下来。

2013年6月6日纪念日,首尔国家公墓,朝鲜战争老兵和其他市民在纪念仪式上敬礼。近十万民众参加了此次纪念活动。

在军乐队的音乐中,20位白骷髅老兵给位于Yongdae-ri的纪念碑敬献菊花。中午十分,五十岁的当地驻军指挥官韩东珠给各位老兵献上韩国烧酒,一种用大米或土豆酿制的烈酒。

“我们发誓这样的纪念活动将永久进行下去。我要活到两百岁,所以前辈们都必须再多活十年,好监督我。”他和老兵们开着玩笑。

很迫切的问题是这些老兵都渐渐作古。金英石说,目前仍在世的50名老兵中,只有26人没有老年痴呆或其他病痛,仍积极参加他们组织的活动。他是一位退休土木工程师,战后参与修建了韩国第一条高速公路,但是韩国政府对待老兵的作法让他感到心寒。

这些年,他一直游说政府给特战部队的老兵的待遇提高两级,并给他们颁发勋章。50名幸存者中的30名目前仍没有勋章。“如果政府再不加快授勋,等到他们想授的时候都无人可授了。”

八十三岁的安炳熙是一位白骷髅老兵,他胸前挂满了军功章。与那些应得而不得不到勋章的战友相比他无疑是幸运的。

他说:“政府对老兵非常不公,我们每月的津贴只有150美元,与我们的付出相比太不相符了。即使是残疾人每月也能领到500美元的政府补助。”

爱国和退伍军人事务部官员朴钟王说,目前仍有十八万朝鲜战争老兵在世,平均年龄83岁。

朴说:“我们很难让所有人感到满意,但是会尽力争取给他们提高津贴,特别是那些确实需要帮助的退伍老兵。如果我们没办法提供物质上的支持,我们会通过其他方式纪念他们的功绩…他们的平均年龄已经83岁了,确实也没几年时间了。我们完全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并会争取让他们的津贴一年比一年高。”

“我们属于同一个民族”

毫无疑问,这场战争使居住在非武装区南边的韩国人的生活与他们的北部同胞相比产生了天壤之别。

韩国是个喧闹的民主国家,自由市场和美国的盟友国家使她成为一个重要的出口贸易国。这里的生活水平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互联网的使用率位居全球前列。

而对面的朝鲜,几乎没有任何工业,所有外汇来自国际社会援助或者走私活动。没有技术,没有新闻自由,高压政权秘密监视着普通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根据联合国的报告,两百万的民众死于饥荒,数万人不同政见者被关押在政治犯集中营中。

在首尔韩国政府官邸外,柳成炫一手举着标语,一手握拳,参加劳工抗议游行,抗议公司使用被解雇的合同工,行使自己的申述权。

“朝鲜战争的一部分因素就是为后代争取政治自由,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抗议。但是今天,我们仍需要更多的自由,比如劳工工会权利。”四十五岁的柳成炫以前是个股票经纪人,已经罢工抗议一年有余。

韩国有着热闹的街头抗议政治生活,劳工组织和农民经常举行抗议集会,对政府政策表达不满。

卞明武抱怨道:“大多数的农民目前都非常艰难”,他自己每月一万美元的收入远高于平均水平。与美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看起来是对农民有利,但是最终大头都被大公司和大客户拿走了,而农民的生活却非常糟糕。

脱北者李敏贞初到首尔时,民众对韩美自贸协定和美国进口牛肉的抗议让她感到吃惊。

“我那时觉得这里的人们被宠坏了,居然连牛肉的来源也要抗议。难道吃牛肉是唯一重要的事情吗?要知道,在我们朝鲜,民众抗议的话就意味着死亡,”她说。

五年过去了,如今三十一岁的李敏贞在大学里学习政治学。现在她尊重那些抗议者,把他们看成民主社会的健康组成部分。自小受朝鲜当局鼓动的反美情绪也逐渐消失,但是她仍然不能完全相信是朝鲜发动战争,入侵韩国,希望在整个朝鲜半岛实行共产主义统治。

朝鲜战争老兵李应圭今年八十岁。他平静地回忆起牺牲的战友。他说,“要健康的活下去,我的方法就是与人分享那些美好的回忆,不去讨论那些黑暗的片段。”他无疑得到了这场战争留下的所有珍贵遗产。

“目前我们国家这样发达的首要原因就是美国,我们需要报答你们。我让很多的兄弟姊妹去你们美国给你们服务了,两个医生,两个牧师。”他微笑着说。

但是六十年后,驻扎在这里的美军已经让有些韩国人感到厌烦了。

“年轻人讨厌美国大兵是因为一些士兵老是在这里惹麻烦,而且犯下很多恶行”,二十六岁的崔东瑞是首尔中央大学的学生,读工商管理。他服兵役的地方就在非武装区附近。

今年,首尔将接待830名朝鲜战争老兵重返韩国参加纪念活动,342名来自美国。朴钟王表示爱国与退伍军人事务部希望邀请到更多的老兵参加这次活动。韩国政府将负担受邀老兵在韩国期间所有的费用。

他说:“我们希望以这种方式对那些在朝鲜战场洒血流汗的老兵表示感谢”。

7月27日将要举行的纪念活动包括:一个大型纪念仪式,和平音乐会,还有为年轻人举办的和平营。韩国国内的各个老兵团体有自己的纪念日和纪念地点。

一直指责韩国和美国挑起战端的朝鲜也将在同一天举行庆典。7月27日是他们的“胜利日”,是一年当中的重要节假日。今年夏天,朝鲜政府又将举行他们举世闻名的‘万人操’表演,并将向世界炫耀新落成的胜利祖国解放战争博物馆。在历史表述方面,这个位于平壤的战争博物馆与首尔的韩战纪念堂形成鲜明对比。

李说,“当人们回首朝鲜战争时,我希望他们不要因为南北双方的历史表述而意见不一,他们只需要记得多少人因这场战争丧生,还有谁为那些最有权势的人作出了牺牲。”

李俊赫回忆起在韩国康华岛上服兵役时的有趣一幕,2011年他在那完成了义务兵役。临走前一天,他对着对面手持望远镜的朝鲜士兵开了个玩笑。

“我朝他们摸摸肚皮,因为我知道他们还饿着肚子。我看到他们也朝我笑,然后用很粗鲁的手势回敬了我们。”

李对他们只抱有同情。

“我只要服两年兵役,他们需要十二年。我向他们喊了声再见,那一刻真的有点伤感”,他今年二十四岁,在首尔学新闻。“我们属于同个民族,希望有一天我能和他们握手。”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朝鲜战争六十周年:感恩的韩国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102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