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好莱坞热心帮助纳粹?

译者:wshiphill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10,星期三 | 阅读:1,957
原文:Scholar Asserts That Hollywood Avidly Aided Nazis

9253123508_cd38927859

在《勾结:好莱坞与希特勒之间的契约》(“The Collaboration: Hollywood’s Pact With Hitler”)一书中,Ben Urwand利用大量新资料,指出很多好莱坞工作室为了维护自己电影在德国的市场,不仅默许纳粹审查,还积极、甚至满腔热情配合纳粹政权在全球的宣传活动。

20世纪三十年代,“好莱坞不仅与纳粹德国合作,”作者接受来自麻州剑桥镇的电话采访时﹝当时他正在哈佛知名“学者协会”(the Society of Fellows)﹞讲到,“他们还与阿道夫·希特勒这个人合作。”

Urwand这本著作将在十月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至今也没几位学者看过。但是在本月,他的研究由在线杂志“Tablet”进行了总结,现在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

“我认为此人的发现就是惊天霹雳,”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大屠杀史研究者Deborah Lipstadt说,“我等不及要读这本书了。此书欲将这个故事厚颜无耻的一面说出来,让我大吃一惊。”

9253123584_46509c5084

但是其他熟悉这段历史的学者则质疑这本书的原创性,以及从书名上就开始显现的阴暗且执拗的偏见。

“此处‘勾结’这个词有诽谤之嫌,”布兰代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历史研究者,同时也是《好莱坞与希特勒:1933-1939》(“Hollywood and Hitler: 1933-1939”,此书和Urwand的著作涉及了相同的领域)一书的作者,Thomas P. Doherty说,“你会用这个词描写维希政府,路易斯·梅尔(Louis B. Mayer,好莱坞工业大亨,著名制片人,米高梅公司创建人)为人贪婪,但是他在道德上也不会像维德孔·吉斯林(Vidkun Quisling,挪威法西斯政府总理)那样糟。”

9253123998_1c64eac167

在好莱坞所谓的“黄金时代”,当时的德国政府对电影产业实施管控,这件事电影史家们也早就知道,而且当时的美国媒体对此有所报导。﹝1937年《希特勒的大手伸向好莱坞》(“Long Arm of Hitler Extends to Hollywood Studio”这篇报道就曾上《新闻周刊》(“Newsweek”)的头条﹞

但是35岁的Urwand却利用德、美两国档案文献,将最刺激的一幕展现于人前,为的是比先前所有学者更深、更远地揭示好莱坞与第三帝国的关系。

他一页一页地写出好莱坞工作室的老板们——很多还是犹太移民——如何一幕一幕地剪辑影片,以符合纳粹官方的标准;生产能够让纳粹天衣无缝地改换成文宣电影的材料;而且根据一份文献所示,他们还资助德国发展军备。

甚至被格劳乔•马克斯(Groucho Marx,马克斯三兄弟之一,美国著名电影演员)赞为“经营唯一带种工作室”的杰克•华纳(Jack Warner)也不例外,他为《一个纳粹间谍的自白》(“Confessions of a Nazi Spy”)放水后,问题愈演愈烈。Urwand写道,华纳个人下令,把电影《左拉传》(1937)所有对白中的“犹太”一词全部删除。华纳的工作室还第一个邀请德国官员到洛杉矶总部拍摄电影、指导剪片。

9253124068_2f0311591e

“说华纳兄弟是反法西斯战士纯属子虚乌有”,Urwand说,“而且在1933年,他们还率先试图对纳粹让步。”

Urwand是澳大利亚裔学者,外祖父母在战争年月到处躲藏,他说自己是在2004年开始的这项研究,当时他还在柏克莱加州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念研究生。接受编剧Budd Schulberg采访的时候,Urwand含糊地提到梅尔(Louis B. Mayer)常与德国驻洛杉矶领事见面,讨论给自己工作室出品的电影进行剪辑事宜。发现这个论文题目后,Urwand便开始着手准备。

9253124288_c1327822ba

在柏林国家档案馆,Urwand发现了一份1938年1月从20世纪福克斯电影(20th-Century Fox)德国分公司寄来的信,福克斯在信中询问希特勒是否表对美国电影发表意见,落款还写上了“希特勒万岁!”(Heil Hitler!)。

其他的发现接踵而至,有希特勒副官们对“领袖”每晚观影后的记录﹝他喜欢劳莱(Laurel)与哈代(Hardy),讨厌《人猿泰山》﹞,有一本剪贴簿,里面有杰克·华纳为在莱茵的一次河漫游提供的材料,期间他与其他高层1945年七月搭乘了希特勒的游艇,此次旅行是寻找战后商机之旅的一部分。

“就是那回,我档案馆尖叫起来。”Urwand答道。

他还揭发了有关德国官员到定期百汇好莱坞工作室细节,如特派领事Georg Gyssling的职责便是监督好莱坞,看完电影后,他便提出剪辑要求,也会参加到让人匪夷所思的辩论——例如提出“《金刚》会不会打击德国民众的士气?”之类的问题。Urwand找到了关于纳粹在全球监控网的记录,监控者们要确保在所有国家公映的电影都被剪辑,美国也不例外。

有时候整部电影都要。以前的历史研究者们已经对关于《欧洲疯狗》(The Mad Dog of Europe,1933)的这部反纳粹电影发生的争斗发表过专著,认为是有些犹太团体因其会激起反犹主义,才表示反对。但是Urwand公布了世上仅存的手稿,发现好莱坞工作室关心的只是保护自己在德国的生意。

“我们在德国的收入超好,但我目前所担忧的是,好景会不再。”路易斯·梅尔(Louis B. Mayer)在一个法律案件中如是说。

Urwand认为,好莱坞的“勾结”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开始,纳粹制闹事后,当时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s)创始人卡尔·莱姆勒(Carl Laemmle)同意剪辑《西线无战事》,接着就在德国大赚了一笔。Urwand也承认莱姆勒是帮助数百犹太难民搞到了美国签证。

Urwand写道,这一情况延续到1938年11月,直到水晶之夜(纳粹德国袭击全德犹太人)成为世界新闻头条。

1939年米高梅公司为十位访问洛杉矶纳粹报社编辑来了一场“亲善之旅”。Urwand也发现,1938年12月,一位美国商业代办撰写的一份报告指出,米高梅公司资助德国军火生产,这是他们巧妙打破限制、回收在德收益的一部分。

Urwand说,他发现将近20部为美国观众制作的电影遭到德国官方严重扭曲或者因为纳粹反对无法上映。他补充道,更重要的是,犹太角色还真就在电影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作者表示,有些没有拍摄的电影不可小视,绝对能够成功转移舆论。

有的学者——如Doherty——指出,当时的很多电影包含了很多反纳粹的隐性桥段,而且美国观众也看得出来。这些工作室的老板私下里常常做得更多。

美国南加州大学历史教授Steven J. Ross正在撰写一本书,会细说鲜为人知的反纳粹间谍巨网的故事,这张网从1934年在洛杉矶开始运作,其金主便是整日忙着为满足纳粹官方进行剪片的工作室老板们。

“这些大人物被指利令智昏,歧视犹太,而他们的忠诚实际上放在了幕后,去帮助犹太人。”,Ross说。

但是Urwand坚持使用“勾结”,指出这个词(德文为Zusammenarbeit)反复出现在美德双方的文献中。

而且,他对在反纳粹方面,好莱坞比其他大型产业业绩更为突出的观点愤怒非常,更不要说对美国国务院了,后者总是限制为犹太移民发放签证。

“国务院的记录十分糟糕,”他说,“但是国务院并没有资助纳粹发展军备,也没有在德国散步支持纳粹的新闻影片,没有见过纳粹官员,也没有签订什么秘约。”

“勾结纳粹就是好莱坞工作室的所作所为,”他补充道,“而他们也是这么说的。”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书评:好莱坞热心帮助纳粹?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39701.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图书评论, 多向思维, 文艺评论, 时尚·娱乐.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