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人心不古朝钱看,资深老外纷纷离开中国

译者:达骜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6-17,星期一 | 阅读:2,656
原文:A Briton’s Bitter Farewell to China Echoes Loudly
原作者:EDWARD WONG

马克.基托–“当今的中国社会,只关心金钱和由此获得的物质享受。”

中国,莫干山–马克.基托现在还呆在这里,但他发誓说,他很快就会离去。他说,他会在和家人完成最后一次到中国边远地区的自驾游后,在今年夏天离开, 二十多年前,作为一名英军士兵,他曾参加过一次历时59天的,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冒险之旅。

马克.基托上个月定好了在离开他生活了16年之久的中国前,最后一次驾车和家人一道去中国西部旅行的计划。

他那距上海三个小时车程,自己改建在一座竹林遮掩的山上的家中,家具已经被腾空。他的广东籍妻子,乔安娜.基托,正在把他们开的饭店和三家风格别致的宾馆的日常经营工作,交给别人负责。

很多在中国的老外,都以为基托已经在去年夏天就离开了中国。但是,作为在他这一代人中在中国颇有名气的一位外国企业家,46岁的基托先生,现在只是在兑现他在自己写的一篇很有挑衅性的文章–《你永远成不了中国人》中立下的诺言。 这篇文章于去年八月份,发表在一家英国文学杂志–《展望》上,这是他在向以上海和莫干山为家的那段生活告别,他出生在康沃尔,在威尔士长大,在伦敦上的大学,又在威尔士皇家步兵团服完役后便来到了中国。

在这篇文章中,他解释了为什么在中国生活了十六年后,要举家回国的原因。他讲述了在中国做生意的艰辛,描写了当地官员为了保住位置,不顾老百姓的死活,最后他还讲了担心在中国养育两个分别为8岁和10岁孩子的个人原因。

他写道:“我曾希望中国成为我大展宏图,和居家过日子的地方。”“我对这里已经没有了眷恋,从我的中国梦中醒了过来。”

从最近基托请客吃饭的一处高台上看去,这场梦似乎还很有吸引力,在当地一家饭馆摆在露天的桌子边,可以看到山谷的全景。他指着山下一座刚建了一半的佛教寺庙说,当地政府建这座庙是为了开发旅游增加收入,而实际上山下根本就没有和尚。

但是,当又谈到他的那篇文章时,他说:“在我的那篇文章发表后,引起了很多反响。”

基托的文章在旅居中国的外国人中广泛传阅,促使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反省他们计划在中国定居的基本思路。还有一些人质疑基托,是否对中国寄予了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有,基托所说的“你永远不会成为中国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老外想当中国人是为了什么等?

但是,基托先生确实是位先行者。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别的的老外也写了要离开中国的文章。 由于那些在2008年夏季奥运会开始前,来到中国的外国人开始迁离,这种离开中国的情况,今年似乎有所加剧。外国人也越来越担心中国北方的空气污染,这里的污染是世界上最严重的,还有缺乏饮用水和食品安全保障等。

这种大批离开的情况,似乎在像基托先生这样的老外中特别突出,他们精通中文关心时事。他们自以为自己比一般被跨国公司派到这里工作的公司职员,对中国的了解要深得多。他们是那些被历史学家乔纳森.斯彭斯在他的第一本书–《改变中国》中写道的那些外国人–学语言的学生,企业家和冒险家的继承者。

香港的出版商,拥有基托文章美国以外版权的哈维.托姆林森说:“我认为马克还在把自己当成来到中国的英国冒险家中的一员。”

英国人和中国有很深厚的历史渊源,无论是蒙德·巴恪思爵士这样的冒险家,他自称是清廷中人,还和慈禧太后是情人,还是那些在20世纪初在莫干山上修建了石头别墅的传教士。每一代的老外都会根据中国社会的变化,而有不同的特点。

长期在中国侨居的英国人,经营着一家书店并和基托是好朋友,且也打算在今年夏天离开中国的阿历克斯.皮尔森说:“我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发展的新阶段。”“现在新一代的老外开始来到中国,而中国年轻人的生活目标也各不相同。现在的氛围和我刚来时已经不同了。”

基托在中国生活工作的经历,都历历可数。他第一次和中国发生接触,是在他还在伦敦大学东方及非洲研究学院上学的时候。随后就是1993年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他参加了由一位英国冒险家,查尔斯.布莱克摩尔率领的一支骆驼队。但是基托先生最出名的是因为他在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时,获得了在中国的三个城市,发行一本外国杂志的授权,这对老外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他介绍说,这项赚钱的生意却在2004年被官方收走了,此后他便来到了莫干山,准备在中国开创另一番事业。

随后,基托先生还在给《展望》写的最后一篇稿件中,提到了准备离开莫干山的打算。浙江省的官员很重视这件事,并开始进行了调查。当警察向他的妻子了解情况时,基托先生正因为去美国而在上海。

他说:“她情绪失控;在电话里尖叫道:‘你在哪里在干什么?我让警察传讯了。’”“她是一个广东人,情绪容易激动。”

一个星期后,当基托先生回来时,事情已经平息了。他介绍说,可是地方的官员还是不死心,想知道他为什么要离开。部分原因是,地方官员必须执行省里领导的指示,他们显然很担心基托先生写的文章,会给引进外资工作带来影响。

在某种程度上, 基托的失望源自于有关的商业法规。基托先生说他的一个意见是担心政府,会随时把生意从你的手里拿走,因此不可能做长期打算。 比如,基托和他的妻子,永远都不可能合法拥有自己莫干山家地面上的土地。

但是还有一些更基本的问题。基托先生写道:“当今的中国社会,只关心金钱和由此获得的物质享受。”在另一段中,他又写道:“地方政府非常惧怕当地的老百姓,宁愿不去领导他们。”而且“只有在其权力和个人利益受到直接威胁时,领导才会出面。”

基托先生说他离开中国的最重要原因,是想让自己的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远离中国学校里的那种应试教育课程,和带有宣传色彩的历史课。

基托先生说无论有多少争议,他都坚持自己文章中的观点,而且已经筹划好了重回英格兰的计划,他们一家准备定居在基托先生父亲名下,在诺福克农村的一处农舍里, 这个地方现在已经成了旅游圣地。

他说,这个地方有些和莫干山相似。基托先生说道:“这里非常漂亮,除了夏季的周末外,这里非常恬静。在那里,基托先生希望能为当地的企业做些市场营销工作,再做一些把中文书翻成英文的校订工作,就像他最近所作的,对企鹅出版社出版的王晓方所著的《公务员日记》一书进行的校订工作。

基托先生说,他的妻子会继续打理莫干山的生意,他们一家也会不时回到中国,至少在莫干山的家还属于他们的时候。

他说:”我的一个主要观点是:看看外国人在中国的历史。“”外国人中唯一能在中国发财的,是那些做贸易的人。买完了再卖。这也是中国人干的生意。一切都只顾眼前。“



分享按钮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人心不古朝钱看,资深老外纷纷离开中国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3778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