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外眼里的微博世界

来源:《中国青年报》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6-13,星期四 | 阅读:1,271
本报记者 辛明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06月13日   06 版)

微博上,看见有人“盲目”夸奖德国,雷克都会感觉很奇怪:为什么总喜欢夸外国?为什么喜欢拿国外“照镜子”?讨论问题难道不能就事论事?

“你们和美国都是大国,要自信。”雷克操着流利的汉语开玩笑。

雷克今年32岁,德国人,慕尼黑大学汉语专业研究生,2005年,曾作为交换生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2007年,在他26岁生日那天,他从北京徒步走到新疆,用了350天,行程4646公里,写下了《徒步中国》。

雷克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微博上,这和他的硕士毕业论文有关。去年春节期间,他发现在微博上就韩寒的问题很多人吵得不可开交,挺和倒分成两派。他感觉很奇怪:这件事情为什么这么重要?他想探讨背后所隐藏的微博情绪和社会问题,现在论文已经到了收尾阶段,下个月将答辩。

雷克看不懂中国的微博情绪。有一天,他在微博上这样“抱怨”:“我说中国还有些不完美,就被骂个‘臭老外’。我说中国发展的方向是对的,就被骂个‘洋五毛’。说德国好,被骂。说德国不好,也被骂。最悲剧的是,我说在家里换了个灯泡而已,被骂个‘没内涵的傻瓜’。”

雷克独立客观的态度,幽默诙谐的语言,吸引了5万多粉丝。

    德国人都很严谨?

    “你们德国人做事特别严谨吧。”雷克经常被人问到这个问题。

雷克会说,“你这么说确定不是在笑话德国人?”

常有人在网上发同类的微博:“从23个细节感受德国人的严谨,体会德国的崛起。”下面放着一串图片和解说词。

雷克只要看到就会“反击”,“飘过的德国人表示这些图和解说词大部分应该属于笑话吧?不可能有人把它当真。”雷克说,那不是严谨,那是“变态”。

“拜托大家不要再给我发那些令人恶心的微博。什么一年173天上班,什么23个细节,德国人不允许学前教育,德国人只吃薯条……他们不了解德国,估计连自己国家也不了解。请别转发给我了,谢谢。另外,我跟别的德国人无关,只代表自己。”

他也向公知开战。

有一天,任志强转发了“德国人信奉的五大哲理”。

雷克看到后,开始反击,“这位任志强先生发的微博,我作为‘德国佬’没有听说过还有这么一套。”雷克说,自己之所以反击,最重要的原因是,德国的确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但不是这些,“这些都是虚假的消息,没有经过核实的,很少有人提到真正值得学习的经验。”

雷克感觉,很多人拿德国说事,其目的主要是骂自己人,“为什么不直接骂呢,为什么要扯上别的国家照镜子?这或许是一种不自信,你们现在是大国,是时候自信了。”

一天,关于德国奶粉的事情,雷克又出来辟谣了。

一个微博名人发了这样的微博:德国网络媒体开始集体呛声,中国人买光了德国的奶粉!在此呼吁下国内的妈妈们,宝宝能适应就换换其他牌子的奶粉吧。最苦逼的是在德国的中国妈妈们,给自家的孩子买口粮还要备受冷眼。

还有人发微博说:据《图片报》等报道,德国品牌奶粉行情大涨。近几个月,在柏林、北威州等超市的奶粉柜台常常空空如也,一些德国妈妈非常愤怒,原因是中国人买走大批奶粉并寄往中国,因为中国奶粉屡受污染。德国奶粉厂家虽加班加点仍不能满足,一些厂家已开始拒绝中国人大批订购。

雷克气坏了,他马上站出来辟谣:“一些德国妈妈非常愤怒”——还好只是一些而已。如果真的有德国人因为这种事情抱怨的话,我只能表示对他们无语。外国人狂买我们的产品,我们还不高兴吗?”

他还列出德国媒体的报道,调侃地说,“这些媒体当中,只有一家比较有影响力。其他的呢,好比我给德国人看《临汾晚报》是怎么报道德国的。”

有时候,他也为德国人说两句好话。

“中国美食文化很棒,估计没有人敢否认。但你要是说‘欧洲没啥好吃的’,那么我只能对你表示心疼:你旅游失败了,留学失败了,出差失败了。欧洲好像只有“面包、奶酪、土豆”吗?那请问,你觉得面包等于面包吗?奶酪等于奶酪吗?假设我说‘豆腐就一个味儿’,那么你会不会觉得我是白痴?”

过节的时候,雷克也经常吐槽:

“我们德国人是这样:过节的时候最容易发生各种家里矛盾。谁看谁不顺眼,谁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就在那些应该开心团结的日子,我们最爱闹事。我好奇:你们也这样吗?(我先来哦,去年圣诞节的24号晚上,刚吃完饭就跟家人因为什么小屁事吵起来了,后来自己出去散步了就好些了,哈哈哈)你呢?”

前一段时间,中国游客在埃及古建筑上刻字让互联网上骂声一片,雷克公知的情怀又忍不住了:

“埃及文物上‘到此一游’事件是很典型的网络热门话题。大家每次就是两种反应:一、我们中国人的脸丢到国外去啦!二、人肉那个SB!——但这些是不合理的。首先大家少一点考虑‘中国人在外面’的形象吧,好好做自己就可以了,何必被谁代表?”

中国国内的微博论战,雷克也会上来说说自己的意见。

“某位上海人进自己家附近的餐馆,用上海话点餐说不通,结果很生气,就不肯用普通话点餐,认为餐厅服务员身在上海就应该懂上海话。我作为德国人觉得那位上海人挺莫名奇妙的。点餐还上纲上线,你不累吗?在我看来,正儿八经的上海人其实很低调。他们热爱自己的文化,但不喜欢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优越感。反而是一些乡下人搬到上海之后,一下就变骄傲了,认为自己‘灰常’上海,所以瞧不起人家外地人,也就是说,他们瞧不起自己原来的老乡。这是我一个小老外的看法。”

“最逗的是,微博上每个群体都觉得自己最惨,连待在上海的人也是。(我不说‘上海人’因为那些爱闹的人未必是真上海人,从祖先和身份来说。)反正他们觉得自己比别人惨。好吧,你们最惨,比民工惨,比农民惨,比矿区的人惨,比偏僻山区的人惨,甚至比灾区的人惨。你们比谁都惨。给你们点个蜡烛吧。”

    “这是很极端的情绪”

    雷克说,中国的微博很关注政治新闻,而在德国,类似的个人社交工具,很少谈论政治事件,说的都是家长里短的身边事。

“这可能和大家不相信很多媒体的报道有关吧。”雷克说,“微博上的信息来源不清楚,就会有人站出来吵架。”

于是微博,就成了各种论战的战场。

他观察到一个现象,“民间审查”:“微博的删帖,大部分是有人举报,我觉得新浪很无奈,他们无法看到所有的微博,有人举报,只好先删掉再说。我觉得大家是在相互审查,我很难理解这种现象。如果是有恐怖分子,我们可以举报。但是如果有不同观点,就相互举报,这样的做法非常糟糕,其后果是,每个人都会习惯性地自己审查自己。然后,该说的话也不敢说了,好像到处都是警察。”

雷克觉得,微博上相互扣帽子,相互谩骂,或许是因为很多人觉得自己的生活不舒服,压力大,想发泄。

“我觉得在德国,扣帽子是正常的事情,比如我支持绿党,我很忠诚,但是意见不同,大家不会指着鼻子人格侮辱。微博上很有意思,观点不同,扣帽子,骂人性,最后骂得无边无际。这是很极端的情绪。”

“在大街上,怎么不会相互谩骂,为什么一上网就要骂人呢?”雷克说,“在互联网上说话尽量做到对事不对人。我不知道对面坐着的是小女孩还是老人家。万一骂了他们,我会很伤心。”

雷克关注微博情绪,这也催生了自己的硕士论文。

去年年初,韩寒现象成了热门话题,各路名人参与论战,而且这个话题至今保持热度。雷克仔细地看了大家的论战,感觉很纳闷,为什么这个事情那么重要?他要用一年的时间来搞清楚这件事情为什么重要。写了大半年,雷克感觉自己“不懂”中国了。

“我写了半年,现在依然难下结论,论文写的有点让我操心。”不过,雷克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现象,“我觉得挺韩和倒韩的人,说的不是一个话题。对于挺韩的人来说,韩寒是自信的年轻人的一个代表,有人为他们代言,有这样的意见领袖,感觉很舒服,他们甚至不是关心文章内容和观点,在他们眼里,倒韩的都是一群内心险恶的‘五毛’,目的是毁掉他们的意见领袖,他们很愤怒。但是‘倒韩’的人,主要观点是打假,现在,鸡蛋、奶粉、食用油等都有假的,连警车都有山寨的,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一个青年作家,也存在作假嫌疑,很多人就坐不住了。他们希望最起码一个作者,一个青年,他必须是真实的,如果作假,必须倒下,打假需要一个突破口,‘倒韩’是为了帮社会。就这样,挺他的和倒他的吵了一年多,大家的话都有道理,但是没有吵到一起去。”

雷克感觉,中国的互联网自我审查和各种论战,还有很多奇怪的现象,网络里隐藏的情绪,值得很多学者关注。

    在路上了解中国

    雷克了解中国,不仅仅是在互联网上。2007年那次徒步旅行,让他看到了另一个中国。在他的《徒步中国》中,记录了一路的各种见闻,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一次旅行中的“上访”。那天,他住在一家小旅店,退房的时候,晚了10分钟,老板坚持多收他半天房费,老板说了:“规定不能改,欢迎下次光临。”

雷克暴跳如雷,把钱扔下,跑到院子里大喊“欺骗游客”、“做生意不公平”。

旁边的饭店里有人办婚礼,看一个老外扯着嗓子喊,大家感觉很奇怪。一个老太太走过来支招,问他怎么不去公安局或者县政府?

雷克还真去了。在县政府,一个头发灰白的男人接待了他,了解情况后,问他,你愿不愿意见见老板?

老板很快就到了,一脑门子汗,不停地道歉,还拿出了一沓钱,硬让雷克收下。雷克没要,转身就走了。

现在提起这件事情,雷克非常后悔,感觉自己太失礼了,“这件事情就是我的错,最后却让老板赔礼道歉,这是不对的。”

其中的道理,雷克也明白,“官员看我是外国人,不想把事情闹大。很多基层官员,害怕老外闹事。”

早在徒步之前,雷克就对基层官场有过了解,他在北京电影学院进修摄影的时候,地方举办摄影大赛,通常会邀请几个老外“充充面子”。雷克也免费去过很多地方旅行,对中国基层的情况很了解。

“我再次道歉,老外在中国也要遵守法规。”雷克说。

有人说,这是不是老外的“超国民待遇?”

雷克不置可否,但是他说,“这是不对的!”

前一段时间,雷克在德国做演讲,一个来过几次中国的德国人问他:“我最近觉得中国人对我们外国人没有像以前那么友好和热情。很可惜啊!你觉得呢?”

雷克发微博分享这件事,他说,“但在我看来,说不定这也是好事吧。还是平等待遇最好,不是吗?”

旅行中,还有一个叫“诺诺”的年轻人让雷克记忆深刻。

诺诺24岁,是个腼腆的小伙子,一直是个乖孩子,刚从医学院毕业,是个医生,他长期关注雷克的博客和动向。毕业后,他偷偷地买了火车票,到新疆追上正在步行的雷克,他有两个愿望,一是看看新疆,二是陪着雷克走一天。

诺诺的境遇让雷克很纳闷,诺诺是医生,但是挣钱却很少。

“医生应该挣很多钱啊,如果工人挣钱少,我没意见,可是医生应该挣到很多钱。”雷克用手在自己身上比划,“医生要在我身上动刀子做手术,我希望你过得好,吃得饱,幸福生活,为什么这里的医生收入很低,我一直不明白。”

雷克是个非常幽默的大男孩,经常在微博上讲笑话,有一天,他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昨晚和几个德国人吃饭。一晚上的话题:北京空气怎么那么脏?!有时家对面的高楼都看不清,最近身体感觉很差,多吓人!要买什么样的滤气器比较好?要戴什么样的口罩比较有用?吃完了以后,一起下楼,准备分散。‘戴好口罩’,我说。他们点头回答,‘你先过去吧,我们还要在这站一会儿吸根儿烟!’”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一个老外眼里的微博世界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3747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