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博客:审查勿扰

译者: 川夏愛源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6-9,星期日 | 阅读:1,398
原文:Calling Out the Chinese Censors : The New Yorker
原作者:欧逸文(Evan Osnos)

4月12号晚上,以拍摄大制作喜剧电影而非涉及政治敏感文化题材而为人所知的中国导演冯小刚,登上电影庆典的舞台领取由中国电影协会颁发的“年度导演奖”。台下坐着许多国内著名的导演和演员,但一切看起来似乎也只是一个司空见惯的无聊庆典。

冯小刚穿着敞口的黑夹克,在他正发表获奖感言时却停下来了,清了清嗓子,话锋偏转:“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中国的每个导演都倍受煎熬,这种煎熬就是审查。”他说。在中国,“审查”是一个在正式场合中不能被提及的词;政界和文化界的精英都心知肚明,宣扬它毫无益处。观众虽然意外却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紧接着,冯小刚发表的言论是多年来我在中国主流艺术家中听到的最惊人的言论之一:

“比方说导演写了一个剧本…他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想出了一句有意思的台词——想到了一个好的细节,并把它放到了一个合乎情理的环境中,一个与之密切相关的背景中…然而(审查人员)就会说你得把这改喽,这段不能说。有时这种建议是合理的,但更多的时候当你听到这些建议你会发觉他们真的是太荒谬了,简直让人啼笑皆非!”

“为了通过审查,”他继续道,“我得把自己的电影往坏里改。那为什么我们都还坚持了下来呢?原因只有一个:我们这帮傻子太爱电影了!”

他谈话中的装饰音就更不是他的本意了。虽有延迟,但这段视频还是被传到了网上,然而在这段讲话中,就在冯小刚说道“…这个煎熬就是(审查)”的时候,在监控室的审查官员当场就对这段话进行了处理。然而他的观点得到了大家的支持,晚会的气氛也因此达到了高潮,而他的言论也在网上广为流传,并引起了我们称之为“盖茨比”的优秀青年奋斗者们的众多异议和大量评论。这样做,冯小刚也在审查制度能否在社会中长存的这一争辩中开启了一个新篇章,这也让人们对审查制度的欠缺有了更警醒的意识。

冯小刚并非唱反调,他曾在电影《大腕》及爱情喜剧《非诚勿扰》中创下百万票房,并在近几年票房低靡之前,凭借电影《唐山大地震》及《重温1942》开创了票房神话。在向公众传达对监管制度不满的同时,他还谈到众多认为插手影视业会造成营利亏损的艺术家们的担忧 。

多年来,中国电影制片人,艺术家及小说家们都在面临着这个决策——是否该接受政策管制或拒绝它以达到消除令人反感的政治文件的目的。例如接受审查者提出的要求删减类似“国际歌”等偶然出现的演奏镜头才能放入影院的要求(导演贾张坷就曾经遇到过这样的状况);或者拒绝,那么影片必然会流入到黑市或者是国外影展里头。就算是那些支持这种政策需求的人都不会为它感到自豪。作家慕容雪村,为了使自己的第二本小说能够顺利出版曾经支持过审核制度,但之后他表示“这种心理阴影”困扰着他,“而且这种自我审核的感觉是最糟糕的”。

此月,慕容与电影导演一样,似乎对审核制度忍耐到了极限。在他的微博于上周遭到审查人员再三删除之后,他在时代周刊中文网发表了一篇标题为"致匿名审查人员的一封公开信"(译文节选可供大众阅读)。他写到:

“在未来的几年里,我会长期奋笔反抗,不停创作直到我看到黎明的曙光…我意识到到这封信可能只会给我带来不幸…我曾经恐惧,但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惧怕。我会在这里等待阳光照亮世界,照亮人们的心扉,照亮你所躲藏的角落。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不同,亲爱的匿名审查员—你拥有的只是现在,而我憧憬未来。”

很难说这些举动会带来什么。但在零星的反专制主义抗议活动中,新一代富有创造力的中国人已经予以回击,不料却在屡屡尝试中失败。这些后继者比他们的前辈更富有,更团结。他们要做的还有很多,包括维护自尊。这是一场更为公平的战斗。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客》博客:审查勿扰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37198.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