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是最好的哲学

译者:nighting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5-20,星期一 | 阅读:985
原文:THE BEST PHILOSOPHY IS DOUBT | More Intelligent Life

8756637767_250b48ae0d

问题栏目:科林·布莱克莫尔的哲学偏好是质疑自己:你会是错的吗?

《灵慧生活》杂志,2013年5/6月刊

咱得面对这么个现实:勒内·笛卡尔(1)可不是最流行的哲学家。他那些讨论机器中的鬼魂的天书可不适合现在的死脑筋们,对于他们来说笛卡尔的哲学更像是机器中的机器。

但是,我说小伙子们,人家勒内写的还真不错哎!《谈谈方法》是我读过的最好的严肃哲学,这本书以一句绝妙的陈述开头:“在世界上的一切事物中,唯有健全的理性是为人人所最均等分有的,因为每一个人都认为他已经充分的有了这种天然的禀赋,所以甚至那些在任何别的史上最难感觉满意的人,都在理性方面除了他们所已有的外,通常也更不望在有多求。”(2)

笛卡尔是对的:“人们总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是他提出了一个革命性的观点——“绝不承认任何事物为真,对于我完全不怀疑的事物才视为真理”。

这就是笛卡尔的怀疑论。这使得他不相信任何事情,除了他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正在思考的人这个事实。 “我思故我在”,这个逻辑将他引导向了某些明显奇怪的结论,但是勒内的怀疑论中还是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科学是我们了解世界和自身的根基,而这根基的真髓便是不确定。已故的大哲学家卡尔·波普尔提出,一个科学实验唯一能确实证明的,就是某个假设是错的。还记得去年欧洲核子研究中历史性的成就吗?他们发现了希格斯玻色子。他们是这么说的:“在我们的数据中,我们观察到了新粒子的明显的迹象,错误率为五西格玛。”这里的五西格玛是个神马玩意儿?这是一种统计测量方法:表示粒子物理学在过去50年间大部分重要的发现有三百五十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是错的。

我并不是说科学家们应该每天早上一起床就充满激情去证明自己的理论是错的。我们都希望自己的理论达到五西格玛。但是我们必须接受唯一一个坚定不移的事实——我们的理论有可能是错误的。

再对比大部分人对领导者预期。魅力超凡的政治家们,特征总是很明显,他们对自己的观点有着绝对的自信。要是政治家们基于证据改变他们的想法的话,就会被斥责为墙头草,而不会被当作明智的做法而受到欢迎。但是不愿怀疑已经给这个世界带来了许多的政治灾难——从大流士(3)入侵希腊到现在我们在伊拉克的探险。

怀疑是智能的动力。过度的确信不疑让我们深受其害。最强大的哲学便是要常常质疑:有没有这种可能性?你是错的。

科林·布莱克莫尔:剑桥大学的神经科学教授,伦敦感官研究中心的负责人。他将于5月26日在“Hay Festival of Philosophy and Music”中举办两个讲座:《超越机器》和《了解》

译者注:

(1)勒内·笛卡尔,法国哲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对现代数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因将几何坐标体系公式化而被认为是解析几何之父。西方现代哲学思想的奠基人,是近代唯物论的开拓者并提出了“普遍怀疑”的主张。他认为,所有物质的东西,都是为同一机械规律所支配的机器,甚至人体也是如此。同时他又认为,除了机械的世界外,还有一个精神世界存在,这种二元论的观点后来成了欧洲人的根本思想方法

(2)本句翻译出自王太庆先生翻译的《谈谈方法》,译君没有读完笛卡尔的整本作品,不愿在这种情况下草率翻译书中语句,望谅解。

(3)大流士(Darius):古代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国国王,在他统治的时代帝国达到巅峰时期,疆域辽阔。第一次入侵希腊时遭到了希腊人民的奋起反抗,战败后回到波斯准备第二次入侵,还没来得及出发就死翘翘了,就把这个遗愿交给了他儿子萨瑟斯( Xerxes ),这货更夸张,为了完成他爸爸的遗愿,在阿索斯山的半岛附近挖了道海沟,然后准备在达达尼尔海峡上建一座大桥,连接起亚洲和色雷斯(见下图一),这座大桥建了一半就被风暴吹毁了,萨瑟斯气得够呛,判了达达尼尔海峡300鞭刑,和烙铁刑,请想象士兵们拿着鞭子抽海水的景象,还把烧红的铁块扔到海里以惩罚大海,想象不出见下图二。总之最后萨瑟斯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费老劲也没完全占领希腊,然后就被刺杀了。

图一

8756637795_28c9ba0908图二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怀疑是最好的哲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35479.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