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令人惊叹的建筑艺术

译者:crystal_chan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5-14,星期二 | 阅读:2,242
原文:Wireds Weekly Picks of Stunning Architecture | Wired Design | Wired.com
原作者:Nathan Hurst

 

来自连线每周精选(13.01-13.04)

简介

《连线》杂志自2013年1月起,在全球范围内挑选著名建筑,为大家介绍相关的设计和建筑特点,并于每周五进行连载。

盖泽尔图书馆,圣地亚哥

”苏斯博士“西奥多·盖泽尔与这座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图书馆同名,实在有点奇怪,因为这座建筑并非苏斯式。与这位好博士写的故事中歪歪扭扭而又五颜六色的建筑不一样,盖泽尔图书馆充满了镜面玻璃、混凝土和笔直的边缘。这座建筑于1970年开放,用16个混凝土扶壁支撑着悬臂式的较高楼层,蘑菇般开在校园上。1991年盖泽尔死后,他的妻子捐了一笔钱和一批盖泽尔的著作,并提到他多么热爱这个图书馆,随后,图书馆便更名以纪念他。因此,虽然建筑师威廉·佩雷拉没有受到苏斯博士的影响,但是苏斯博士的灵感似乎来自于佩雷拉。

照片来源: [email protected]/Flickr

水塔,芝加哥

反光玻璃营造出美丽的外观,但这对鸟类来说却会致命,因为它们常常辨别不了映出天空或树木的玻璃。甘建筑设计工作室设计的水塔牢记这一点:波浪形状的混凝土露台不仅给居民提供了阳台空间,而且还有助于限制可视的反射角度;栏杆和玻璃贴上少量的瓷砖以帮助削弱较高处的反射,使得这座2010年建成的,高859英尺的塔,根据美国鸟类保护协会和人道对待动物协会,成为了保护鸟类安全的建筑典范。但它并不只是跟鸟类有关。鼓起展开的部分是基于条纹状石灰岩地层的样式设计,还起到遮挡公寓免受阳光直射的作用,并有助于防风,而同时保持了正方形的覆盖面积。

照片来源: Steve Hall © Hedrich Blessing, 由甘建筑工作室提供

侨福广场,新加坡

建筑博客把侨福广场形容为“艺术装饰”,然而,我们知道它实际上是什么。这座建筑高472英尺,建筑师用褐色砖块建造,再配以装饰性的雕塑和精致的青铜格栅。正如这座大厦的开发商侨福集团时任主席的评价:它的设计特别地“壮观而不朽,时尚且讲究”。这座办公大楼于2002年建成,奥地利、蒙古国以及阿联酋的大使均在此住过。它奢华却不过分,有着华丽的天花板和涂金的装饰。

一个突出的特色:大堂酒吧有个三层楼高的酒架。你会问:“如何取下三层楼高的酒?”这通过天使般的售货员连接到远程控制的装上有轨绞车的起重机来取得。不过,由于大厦政策不允许照相,其内部照片稀少。

额外收获:它的身后是我们本周的首个建筑——新门双塔

照片来源: Nicolas Lannuzel/Flickr

F&F塔,巴拿马市,巴拿马

以开发商F&F房地产命名,不过也许更佳的称呼是旋转塔。这座797英尺高,位于银行区的巴拿马市地标,每层楼都绕着中心轴柱旋转几度,设计为写字楼,并于2011年完工。建筑师 Pinzon Lozano以其合作伙伴因大厦的五座电梯遭到批评,一些人认为只有五座电梯并不足以有效地运载居住在这座52层楼里的人们。建筑网站Emporis把这座螺旋形混凝土玻璃结构的建筑提名为2011年应获奖摩天大厦。

照片来源: Courtesy World Bank Photo Collection/Flickr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

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在过去20年间爆发式发展,(目前)以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为首,获得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区委员会最佳摩天大厦奖(它目前在最高大厦中排名第四)。

这座建筑经常比作开瓶器——它太像了,因此纪念品商店实际上卖的开瓶器做的形状就像它——然而KPF公司对它的设计,是代表天与地之间的入口,并在它梯形空间中设置了观景台。不过,这座多用途建筑并不只是漂亮,随着上升,它从四个面转换成六个面,运用了对角支撑和悬臂梁构架连接到中央核心来减轻重量。它的次生效应是随着建筑向上延升而看起来狭窄,逐渐消失在天空中。

照片来源: Courtesy of Mori Building/Kohn Pedersen Fox Associates

 

巨人网络集团园区,上海

中国游戏公司巨人网络集团的总部看起来有点像是你可以从视频游戏中找到的东西,这是再适合不过的了。但必须同意的是要把它做成人们真正想要工作的地方。墨菲西斯建筑工作室建造了环绕建筑的雕塑景观来稍微增加些绿色,而不管你是否介入办公室政治,这还能用来摆脱敌人。

于2010年建成的这座建筑,尝试使用景观作为一种工具而非基础。从游泳池、网球场,到图书馆和礼堂,还有办公室,有棱有角的房子和大厅有着各种各样的功能。建筑物部分屋顶覆盖着低矮的绿植,并伸出一翼悬挂在人工湖上方,整座建筑就像许多角色扮演游戏,有意造成迷宫一般的错综复杂。墨菲西斯指明这里鼓励“偶遇”,虽然并不是说你是否会碰到任何骷髅蜘蛛。

墨菲西斯的公司网站墨菲宝典(Morphopedia)上,以这座不规则伸展而且复杂精致的建筑作为案例,展示一组它的照片和平面图。

照片来源: Roland Halbe

旋转中心,马尔默,瑞典

瑞典没有为“最高摩天大楼”设特别高的门槛,但是,除却北欧国家最高大楼,马尔默的HSB旋转中心并不以其623英尺高而闻名,而是以九个扭曲的方块,一个叠着一个,使这幢大楼成为具有代表性的标志。

西班牙建筑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设计的这座主要用于居住的塔楼,既模仿了房子,也模仿了人的躯体。从底部到顶层,楼层有90度的变化,其中的雕塑性多于功能性。不过,它的结构确实结合了实用元素:建筑表面的钢制外骨骼起了减震的作用,而且有防风的效果。

城中30万居民视这座2005年完工的大楼为新标志,连隔着厄勒海峡的邻国丹麦都能看到它。

照片来源: Mirko Junge/Flickr

纽约盖里,纽约市

于2011年建成,正位于纽约市金融区外的云杉街8号大楼,是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建筑师弗兰克·盖里首次设计的住宅楼。这座西半球(迄今)最高大楼纽约盖里高达870英尺,融合了建筑师标志性的弯钢外墙,造成的波纹和反射效果,像天空中的波浪一样。

除了昂贵的公寓——顶层公寓每月高达4万美元——大楼低层还设有一所公立学校。这座建筑的设计意在使居民感到能够径直走进太空,而从远处看去,波浪状的金属有着相同的效果。

上图来源: Courtesy of Gehry Partners, LLP

下图来源: dbox

瓦赫宁根校园,阿特拉斯大楼,荷兰

瓦赫宁根大学的阿特拉斯大楼像一只大的、正方形甲虫,主要由外骨骼支撑。其外墙使用混凝土网格,减少了内部柱子的用量。整个建筑有个大型的,楼层之间以人行天桥连接着的露天中庭。2007年完工的阿特拉斯大楼同样建有可转换实验室,因此它的内部可以按占用者的需求来重新配置改变。由文努理建筑工作室和欧弗扎让耶建筑与城市生活工作室设计的这幢大楼设有瓦赫宁根水与气候中心、土壤小组和环境科学小组,以及一个巨大的悬挂着的地球仪装置。

上图来源: Courtesy of Rafael Vinoly Architects; 
下图来源: Courtesy Flickr/Erik van Ravenstein

 

御木本大厦,东京

东京御木本大厦座落在东京,它有粉红色的天然外墙。这是一处外观自然的设计,里面隐藏着复杂的结构布局。它的窗户设计看起来像是从大楼上切出来的不规则块状,给人一种非典型结构的假象;而环绕大厦墙角的是一些弯曲的窗户,因此没有原本该有的支柱。为了使内部开放,伊藤使用钢板,用混凝土填充,然后焊接成墙。这样打造出的9层楼高的狭窄的占地2500平方英尺的建筑,于2005年建成,并成为御木本珍珠公司的总部。

照片来源: Toshihiro Oimatsu/Flickr

 格鲁吉亚银行(前苏联公路部),第比利斯,格鲁吉亚

前苏联政府既不懂建筑的舒适性和装饰性,格鲁吉亚银行总部也不懂。但是尽管这座建筑是由一系列巨大的混凝土块堆砌而成,(或可能出于这个原因)它有意思地具备了那个时代的鲜明方形建筑风格。

这座像俄罗斯方块的建筑建于1975年,前身为苏联公路部,2007年卖给银行,实际有18层高,面积达4万4千平方英尺。跟许多结构主义建筑案例一样,它的块状立体构成几乎就是工业仓库的变体,而经重新构想,设置了一片森林在它下面生长。吉奥吉·柴科哈瓦所处的地位让人羡慕嫉妒恨,他是公路建设部长兼建筑师。跟祖拉伯·加拉哈尼亚一样,他既能沿袭典型的前苏联粗犷主义建筑风格,也能够扩展并超越这种风格。

照片来源: Matt Bateman/Flickr

 

马林县市政中心,圣拉斐尔,加利福尼亚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建筑群常常精巧地嵌入当地景观。然而马林县市政中心却难以隐藏。虽然有鲜蓝色的屋顶和长长的圆角设计,它仍非当地知名建筑。(虽然从乔治·卢卡斯到Dr. Dre,它曾经为流行文化提供了灵感。)

从1960年开始,赖特死的那一年,这座市政中心像赖特的其他作品一样,融建筑于景观一体。目前作为国家历史地标,它主要由两个(880英尺和580英尺的)长厅组成。这两个长厅通过一个带有高高金顶的圆形建筑连接在一起。它是这位著名建筑师最后的,也是最大型的设计。

上图来源: Jay Galvin/Flickr. 下图来源: Galileo55/Flickr

碎片大厦,伦敦

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建筑师伦佐·皮亚诺把碎片大厦设计成带玻璃外墙的不规则金字塔,这让人联想到玻璃碎片。高1016英尺的这座大厦,是欧盟的最高建筑,与纽约时报大厦(同样是皮亚诺设计)高度相差无几。不过这座碎片大厦不只有漂亮的外观——它的城市规划体现在建筑风格中。它于2012年7月正式开放,集办公室、公寓、餐厅,以及一家五星级酒店为一体。其概念来自塞勒尔房地产,即把一个“垂直城市”整合到伦敦交通运输系统的节点中。这个节点位于伦敦桥地区几乎最繁忙的火车站顶上。碎片大厦入围(伦敦)设计博物馆的”2012年年度建筑“,而且自今年二月起,它将为参观者开放第68层至第72层。

照片来源: Tom Godber/Flickr

葛拉塔,首尔

除了跳马舞,首尔的江南区还有些有趣的建筑,尤其以坎索特建筑事务所于2011年建成的波浪形葛拉东塔为代表。虽然还没有葛拉西塔,但是,这座31层的东塔设计,让人联想起韩国传统陶器的形状。其形状并不只是超现实,对齐的外观有助于自然光照达大厦内部深处。

照片来源: Courtesy of Consort Architects


央视大楼,北京

2009年完工后,768英尺高的央视大楼成为中国中央电视台(政府运营的电视网络)的新总部。OMA公司的建筑师把这座建筑设计成粗糙立体的甜甜圈造型,仿佛折成90度的两块在中间会合,这颠覆了传统摩天大厦给人的印象。而工程公司Arup设计的筒体网格及可视外墙,有助于支撑75米的悬臂。

照片来源: Dmitry Foronov/Wikimedia

新门双塔,新加坡

贝聿铭不规则形状的新门双塔1990年在新加坡建成。从特定角度向这两座建筑望去,会产生一种视错觉——37层的办公大楼看起来像奇妙的平面大楼。

照片来源: Joan Campderros-i-Canas/Flickr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连线》:令人惊叹的建筑艺术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3502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学术评论, 新闻视线, 艺术走廊, 视觉走廊, 趣味科技.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