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深植于文化的忧郁

译者:大猩猩gorilla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4-9,星期二 | 阅读:1,875
原文: French are ‘taught to be gloomy by their culture’ | World news | The Observer
原作者:Jamie Doward and Hussein Kesvani

伊迪丝·琵雅芙(Edith Piaf)【1】困顿的脸庞正是高卢忧郁的典型形象。
图片来源:利普尼茨/罗杰图片  维奥莱特/盖蒂图片

曾以生活乐趣著称的法国如今却处处弥漫着恼人的忧郁;将于下月在伦敦公布的一项研究认为,法国人只能为此自责。法国学者交给英国皇家经济学会的研究结果表明,法国公民受自身文化因素影响,耳濡目染,终成忧郁。

巴黎经济学院教授克劳迪娅·赛尼可(Claudia Senik)认为,法国人拥有富足而悠闲的生活,但其教育体系和文化心理却使国人幸福感不足。

法国人享受着高水准的生活:国家福利优厚, 免费医疗保健普遍,及就读于公立学校。此外,每周仅35小时的工作时间使许多外国人为之向往,15万英国人已经定居于此。

然而法国人是忧郁的。最近WIN-Gallup公司【2】的调查数据表明,法国人对未来一年的期望值位居伊拉克和阿富汗人之后。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法国的自杀率远远高于除芬兰外的“老欧洲国家”【3】。自杀是导致15至44岁人群死亡的第二大诱因,仅次于交通事故;并居30岁到39岁人群死因之首。

赛尼可称此为“法式悖论”,即该国的全面繁荣看似并没有转化成公民的幸福;这可以从“在学校或其他社会实践中,尤其是在年少时养成的心态”中找到原因。

赛尼可分析来自欧洲社会调查的生活满意度数据之后得出结论:法国人的幸福感要低于其他欧洲国家。然而,更重要的是,赛尼可发现移居别国的法国人幸福感仍低于当地人;而法国移入人口幸福感要高于本国居民,而且他们认为,移居法国时间越长,越是融于法国社会,幸福感就越低。

赛尼可声称:“研究结果表明,法国文化中的某些因素致使国民痛苦。”

早在20世纪70年代,法国人生活满意度水平低已被广泛证实。曾有理论认为语言是诱因之一,但赛尼可认为这不是主要原因。她发现,瑞士或加拿大的法语人群与其他非法语人群一样快乐。

赛尼可总结认为,如果法国人要重新找回幸福感,教育体系必须发挥重要作用,在儿童时期转变公民心态。 “幸福举措应该考虑心理和文化因素的束缚力;由于这些都是,至少一部分是在学校和其他早期的社会实践中养成的,这就指向了公共政策的新层面,比如考虑教育体系的性质,”赛尼可写道。

当赛尼可的文章在法国以母语发表时,引起了博客界激烈的讨论,同胞们难免开始自省。许多人认为赛尼可的文章为法国的衰落提供了新的证据。一位博主写道:“我知道一些国家比法国贫穷,但公民却比大多法国人快乐,虽然他们要忍受贫穷之苦。”

“在许多贫穷国家,人们为其所拥有的感到快乐;但我们经常说不,总是抱怨。这肯定对精神没什么好处,”另一位博主补充说。

 

【1】伊迪丝·琵雅芙(1915-1963)是20世纪上半叶法国著名女歌手。

【2】 WIN是Worldwide Independent Network of Market Research的缩写。Gallup International是全球独立网络市场调查机构。

【3】“新老欧洲”的说法来源于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老欧洲”指法德等在美国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时持明确不支持态度的国家。而其他欧洲国家,则大多唯美国的马首是瞻,其中前苏联阵营的东欧国家表现积极,被拉氏称为“新欧洲”。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法国:深植于文化的忧郁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3295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标签: , ,

一条评论 发表在“法国:深植于文化的忧郁”上

  1. haider说道:

    然而法国人是忧郁的。最近WIN-Gallup公司【2】的调查数据表明,法国人对未来一年的期望值位居伊拉克和阿富汗人之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