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说说今年的物理奖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0-6,星期三 | 阅读:1,605

来源:猴戏发表于2010-10-06

早晨起来打开网页,看见Geim和Novoselov赢了诺贝尔,挺意外的。消息披露前一天,我在松鼠会讨论组里说:“如果明天,A. Geim因为graphene拿了物理奖,他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两奖在身的科学家。”

Geim是个有很多稀奇古怪想法的实验物理学家。把青蛙放进磁场去磁悬浮一下,算是一个。论文发表在Nature,并为他赢得Ig Nobel。

他还研究了蜥蜴手掌掌纹的微结构,是如何和外界依靠范德瓦尔斯力产生粘性的。这篇论文发表在Nature Materials上,其中有张图片如下:蜘蛛侠玩偶的右手掌心处是他们模仿蜥蜴掌纹开发出的的新干燥粘性材料,蜘蛛侠通过这层材料被吸附在玻璃板上。TBBT的谢耳朵把漫画英雄印在T恤上,Geim是把漫画英雄写在论文里,发表在顶级刊物上。

Unfortunately we are unable to provide accessible alternative text for this. If you require assistance to access this image, or to obtain a text description, please contact npg@nature.com

当然,最影响深远的一次奇思妙想则是他石墨烯(grahene)的工作。石墨是个常见的材料,人们已经研究了近百年,石墨是层状结构,每一个碳原子层(石墨烯)靠范德瓦尔斯力吸在一起。又是范德瓦尔斯力!从前研究蜥蜴的时候,Geim要想办法用材料去模拟蜥蜴手掌去产生足够的范力,现在研究石墨烯,他要想办法怎么打破层之间的范力,剥离出单层碳原子。他和Novoselov打算用透明胶带(没错,就是办公室里常用的,最便宜的那种)。

和他同时尝试剥离石墨烯的还有哥伦比亚的年轻教授 P. Kim的科研小组。他们用的方法看上去更“高科技”一些,用AFM(原子力显微镜)的针尖扫过石墨顶端,企图依靠针尖的力量带下来几片石墨烯。

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透明胶方法赢了AFM。在一次报告上,Kim说,当他听到Geim用透明胶法实现了单层石墨烯的时候,他心想,完蛋了,我可能拿不到终身教职了。不过,因为他跟进得很快,随后发表了几篇很重要的论文,现在已经成为正教授。

youtube上面有很多视频介绍到底怎么用透明胶剥graphene,有兴趣可以自行搜索。这个方法最神奇的地方在于,那么薄薄一层材料,居然可以用肉眼在显微镜下看到。

当然在科学发现中,好运气是重要的一部分。在剥离graphene的时候,Geim他们用的硅衬底上的氧化层是300纳米厚,后来人们发现,如果用其他厚度的氧化层,他们很可能无法在显微镜下看到单层graphene。

很多人觉得graphene不配拿诺贝尔奖,我相信这些人并不理解graphene这个体系的独特之处,就在前两天,人们在拉伸的graphene样品里发现朗道能级分裂,这说明拉伸对于graphene来说,相当于产生了上百特斯拉的赝磁场,这种宏观量子效应或许可以用来设计新的器件。

去年诺奖给了光纤,今年给了graphene,并不像人们预测的那样不同领域的研究轮流坐庄。这说明,一笔写不出两个物理,无论是什么领域,用的都是量子力学,用的都是同样的思维方法和观察方式。graphene发现以后,高能领域的人也很兴奋,他们设计了很多实验,希望用这个独特的二维体系去模拟一些高能领域内的难题。所以,你看,在真正的物理学家眼里,凝聚态并不只是固体和液体。

最后,祝贺A. Geim(右)和K. Novoselov(左)!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简单说说今年的物理奖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305.html

分类: 科技视野, 科技驿站, 趣味科技.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