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兹里特:关于通货膨胀你应该知道什么

作者:赫兹里特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2-16,星期六 | 阅读:1,094

无论何时何地,从根本上来说,通货膨胀就是由货币和信贷的供应增加而引起的。事实上,通货膨胀就是货币和信贷的供应增加。

关于通货膨胀你应该知道什么

米瑟斯每日一文 2008年3月11日 亨利·赫兹里特(Henry Hazlitt) 艾孜提 译

何为通货膨胀

如今没有哪个话题像通货膨胀那样被人们讨论的那么多、或又被理解的那么少。华盛顿的政客们谈及通货膨胀就如同一个无法掌控的外来之物——如洪水、外敌侵略、或瘟疫一样。他们总是许诺要与“通货膨胀”斗争——如果国会或者人们给予他们“武器”或“严厉的法律。

然而,归根结蒂的真相是我们的政治领导人们由于他们自己的货币和财政政策造成了通货膨胀。他们许诺用自己的右手克服左手造成的状况。

无论何时何地,从根本上来说,通货膨胀就是由货币和信贷的供应增加而引起的。事实上,通货膨胀就是货币和信贷的供应增加。如果你去查——比方说美国学院词典,你将会看到通货膨胀的第一条定义如下:

一个国家通货不恰当地扩张或增加,尤其是通过发行不可赎回贵金属的纸币。

然而,近些年来,通货膨胀有了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意义。这点体现在美国学院词典给出的第二条定义之中:

纸币或者银行信贷的不恰当扩张引起的价格的大幅度上涨。

显然,货币供应扩张所引起的价格上涨与货币供应扩张本身不是一回事。一个原因或条件与结果当然不是一回事。“通货膨胀”这个词与在这两种截然不同意义上的使用引起了无穷尽的混乱。

“通货膨胀”这个词最初仅仅是指货币的数量。它意味着货币的数量膨胀和过度扩张。坚持这个词原始意义并不是学究式的迂腐。用它来表达“价格的上涨”会使人们的注意力偏离于通货膨胀的真正起因与克服通货膨胀的真正有效的政策。

让我们来看看在通货膨胀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以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当货币供应增加时,人们就有更多的钱买东西。如果商品的供应没有增加——或者没有像货币那样增加那么样多——那么商品的价格就会上涨。美元价值就会下降,因为美元的数量增多了。于是,相对从前人们得付更多的钱购买——比方说——一双鞋或者一百蒲式耳小麦。“价格”是一美元与一单位商品之间的交换比值。当人们有更多的美元时,他们就会把每一美元的价值看得更低一些。商品价格上涨,不是因为商品比以前更加稀缺,而是因为美元比以前更加充裕。

在过去,政府通过降低铸币重金属的分量和成色来实行通货膨胀。然后它们发现可以通过印刷机拼凑出纸币更廉价更迅速地引起膨胀。这就是1789年法国大革命 ( French assignats in 1789,)时发生的事情,也是革命战争时期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事情(ourown currency during the Revolutionary War.)。如今通货膨胀的方法稍微间接一些。我们的政府将债券或其他借据卖给银行。相应地,银行会在政府能取款的账户上增加相等数额的“存款”。然后银行又向联邦储备银行出售政府借据,联邦储备银行创造一个储备信用或者印更多的联邦储备钞票以支付给银行。货币就是这样被制造出来的。

美国的“货币供应”大部分并非表现为现金,而是表现为能以支票提取的银行存款。因此,大多数经济学家们在测量我们货币供应时会把增加银行活期储蓄(现在也常常包括定期储蓄)加到银行之外的货币供应上得到货币供应总量。按照这样的方式测量的1939年12月末货币和信贷总量为633亿美元,在1963年12月底为3088亿美元。货币供应388%的增长是同期批发价格增长138%的绝大部分原因。

通货膨胀的一些特征

人们通常认为把通货膨胀仅仅归咎于货币数量的增加过度的简化。没错。人们还需记得通货膨胀有许多特征。

例如,“货币供应”必须被视为是不仅仅包括现钞的供应,而且还包括银行信贷的供应——尤其在美国,大多数的支付都是靠支票完成的。

把单位美元的价值说成是仅仅依赖于既有美元的供应量也是过度简化。它还依赖于对美元供应的预期。举例来说,如果绝大多数人担忧美元的供应一年之后将比现在更多,那么美元的购买力会比没有这种担忧的情况下更低。

此外,任何货币单位,例如一美元的价值,不仅取决于美元的数量,还取决于其质量。比方说,一个国家脱离金本位,实际上意味着黄金、或获取黄金的权利突然变成了纸。于是,货币单位的价值通常立即下降,即便货币供应的数量没有增加。这是因为比起政府的货币管理者们的承诺或判断来说,人们更信任黄金。事实上,全部历史记载的示例表明,脱离金本位之后几乎必然发生银行信用和纸币的迅猛增长。

简而言之,从根本上来说货币的价值变化与任何商品价值变化的原因是相同的。正如每蒲式耳小麦的价值不仅取决于目前小麦供应的总量,还取决于小麦的预期供应量与质量,同样,一美元的价值取决于类似的各种因素。货币的价值,如同商品的价值一样,并不取决于机械的或物理的关系,而主要取决于经常是复杂的心理因素。

在论述通货膨胀产生的原因以及对策时,我们应当牢记真正复杂的问题所在,而不要被不必要或不存在的问题搞糊涂了。

举例说,人们常说美元的价值不仅仅取决于美元的数量,还取决于美元的“流通速度”(velocityof circulation)。然而,增长了的“流通速度”并不是美元价值进一步下跌的原因;它本身就是人们担心美元的价值下降的后果之一(或换一种说法,即人们相信商品的价格会上升)。正是这种信念使得人们更急于用美元兑换商品。一些论者对“货币的流通速度”的强调,只不过是用含混的机械原因取代心理原因的又一个错误的例子。

另一个盲区:一些人说通货膨胀主要是由货币和信贷增加引起的,作为对此的回答,另一些人说商品价格增长经常在货币供应增加之前发生。的确如此。这就是朝鲜战争爆发后立刻发生的状况。人们对战略原材料会稀缺的担忧使得它们的价格开始上涨。投机者和制造商们为了获利或为了保护性存货而抢购。但为此他们不得不向银行借更多的钱。价格的上涨伴随着同样程度上的银行借贷和存款的增加。美国的银行放贷从1950年5月31日至1951年5月30日增加了120亿美元。要是没有这些新增加的贷款和为了这些贷款而新增加的货币(截止1951年1月底大约有60亿),那么价格的上涨是不会持续的。简而言之,只有通过供应货币的增加价格才得以上涨。

一些流行的谬见

关于通货膨胀最顽固的谬见之一是:通货膨胀原不是由货币数量的增加引起,而是由“商品的短缺”引起。

的确,价格的上涨(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不应该被等同于通货膨胀)既可能是由于货币数量的增加引起,也可能是商品的短缺,或两者皆是。比方说,小麦的价格的上升既可因为是货币供应的增加也可因为是小麦歉收。即便是全面战争的情况下,我们也很少看到,普遍的商品短缺引起价格的普遍上涨。然而,通货膨胀是由于“商品的短缺”所引起的这个谬见是如此地顽固,即便是在1923年的德国,价格已经膨胀了数千亿倍之后,德国高层官员及数以百万计的德国人将这种糟糕的经济状况归咎于普遍的“商品短缺”——而就在这个时刻,外国人涌入德国用黄金又或用他们本国的货币购买德国的商品,这些商品的价格比同等商品在外国市场价格更低。

1939年以来美国的物价上涨经常被归因于“商品的短缺”。然而官方统计表明,1959年美国工业生产水平比1939年高了177%,或言之前者是后者的近3倍之多。说战时价格上涨是由于民用商品的短缺,这种说法也不比上面的说法强。即便我们承认战时民用商品短缺,如果税收从百姓的收入中征收走的那一部分比例与由于重整军备从民用品中挤占的那一部分比例相当,那么商品的短缺不会引起大幅度的价格上涨(汉译者注——通货总量并没有增加,但民用商品的生产会缩减,其价格会上涨,但这种价格上涨不是通货膨胀引起的,而是短缺引起的)。

这就是思想混乱的另一个原因。人们经常在言谈中不经意地假定预算赤字就是引起通货膨胀的必要的和充分的条件。然而,如果预算赤字完全是由出售政府的债券而得到的真实的储蓄,那就不会发生通货膨胀了。另一方面,即便是有预算盈余,也并不一定保证不发生通货膨胀。这一点可以从1951年6月30日截止的财政年度中看出来,尽管预算盈余35亿美元,但当时实质上已经发生了通货膨胀。1956年和1957两年尽管年度财政盈余但也发生了通货膨胀。简而言之,预算赤字,只有在货币供给增加时才具通货膨胀性质。即便预算盈余,但只要货币供应增加,仍然会发生通货膨胀。

同样的因果关系链适用于所有所谓的“通货膨胀压力”——尤其是所谓的“工资价格螺旋。”若之前、同时、或很短时间之后,没有货币供应的增加,那么工资增加高于“均衡水平”将不会引起通货膨胀,它只会引起失业。如果人们口袋中的现金并没有增加,价格上涨只会引起销量的下降。简而言之,工资和价格的上涨通常是通货膨胀的后果。只有在这两者的上涨引起货币供应增加时才会发生通货膨胀。

克服通货膨胀的办法

克服通货膨胀,就像克服许多其他问题一样,关键在于消除原因。通货膨胀的原因是货币和信贷的增长。对策就是停止增加货币和信贷。简而言之,克服通货膨胀的办法就是停止膨胀。就是这么简单。

虽然原理简单,这个方法常常在细节上涉及复杂的和难以达成一致的决定。我们先看看联邦政府的预算。在持续严重赤字的情况下避免通货膨胀是不大可能的。财政赤字几乎肯定是要通过膨胀的方式来解决,也就是通过直接或间接地印更多的钱。巨额的政府支出本身不是通货膨胀性质的——假如这些支出完全是由税收收入或者完全是靠借真实储蓄来支付的。一旦支出超过某个临界点,用上述两种方式填补赤字就变得非常困难,于是政府就不可避免地求助于印刷机。

此外,如果巨额的开支是由巨额的税收来填补,并不必然完全引起通货膨胀,这些开支不可避免地降低并且中断生产、毁灭任何自由企业制度。因此解决巨额政府支出的方法不是同等巨额的收税,而是停止轻率地开支。

就货币而言,财政部和联邦储备体系必须停止人为地制造廉价的货币,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停止随心所欲地压低利率。联邦储备银行绝不能回到先前的按照票面价格购买政府自己的债券的政策中。当利率被人为地压低时,低利率便刺激了借贷的增加。这导致了货币和信贷供应的增加。这个过程是双向的——因为要使保持利率人为降低就必须增加货币和信贷供应。这就是说为什么“廉价的货币”政策与支持政府债券的政策是描述同一事物的两种方式。比方说,当联邦储备银行按票面价值购买了政府的年息为2.5%的债券,他们就把基准的定期利率压低到2% (反正是要低于2.5%——汉译者注)。事实上,联邦储备银行是通过印刷更多的钱来支付那些债券。这被称为公共债务的“货币化”。只要这种形式持续下去通货膨胀也就会持续下去。

如果联邦储备体系下决心去终止通货膨胀并且切实履行自己的职责,它就会禁绝压低利率和使公共债务货币化的做法。实际上,它应当恢复到传统的做法中:中央银行的贴现率一般而言(尤其是在通货膨胀的时期)应当是惩罚性利率——也就是说,比下属银行揽储利率更高。

我想在此表明我的信念:除非回到金本位,否则这个世界将永远不会脱离通货膨胀时代。金本位对于国内的信用扩张提供了一个实际上是自动的限制。这就是官僚们放弃它的原因。除了作为一个抵御通货膨胀防御屏障以外,它也是唯一的曾经向世界提供相当于国际货币的东西的货币制度。

今天我们要问的第一个问题不是我们应当如何停止通货膨胀,而是我们真想这样做吗?要知道,通货膨胀的效果之一是造成财富和收入的再分配。在通货膨胀的早期阶段(也就是说在它还没有严重地扭曲和破坏生产之前),它使得一部分人在牺牲另一部分人的基础上受益。受益的那一群体靠维护通货膨胀来取得既得利益。我们中的太多人持有这样的谬见,认为他们能够成为获胜者,认为他们增加自身收入的速度能够快于过他们的生活成本的增加。于是在我们反对通货膨胀的呼声中有很大的伪善的成分,事实上,很多人呼吁的是,“除了我的产品价格和收入之外,其他人的产品价格不要上涨,其他人的收入不要增加。”

最伪善的是政府。在他们宣称向“通货膨胀”开战的同时实际上实行的是“充分就业”政策。正如一位通货膨胀的鼓吹者一次在伦敦的《经济学家》刊物上所说的:“任何充分就业政策的内容九成都是通货膨胀。”

他忘记说的是,通货膨胀必然以危机和萧条告终,比萧条本身更为糟糕的是公众的错误看法:萧条不是由之前的通货膨胀引起,而是由资本主义“固有的缺陷”引起。

总而言之,通货膨胀就是货币与银行信贷相对于商品数量的增加。它是有害的,因为它使单位货币贬值,它提高大家的生活成本,它对最穷的人征收实际上与对最富的人征收的同样高的税(对穷人并无减免),它扫荡过去储蓄的价值,打击今后的储蓄,它鼓励并且报偿给投机和博弈而打击节俭与勤劳,它使人们不再相信自由企业制度的正义性,并且败坏了公共与私人道德。

但它绝不是“不可避免的”。只要我们有这样做的真诚意愿,便可在一夜之间止住它。

亨利·赫兹里特(1894-1993)。米瑟斯研究院创始理事之一。他是自由主义思想家、经济学家以及《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新闻周刊》及许多其它出版物记者。

本文引自《What You Should Know About Inflation(1964)》前几章节。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赫兹里特:关于通货膨胀你应该知道什么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29506.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