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月刊》:挤上龙年末班车的龙宝宝们

译者:Tinco_Chan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1-25,星期五 | 阅读:1,257
原文:Enter the Dragons – Mara Hvistendahl – The Atlantic

 

“你想要剖腹产还是自然分娩呢?” 一位接待员颇不耐烦了应付着我。那是在6月,我刚刚电话联系到了上海一家最好的妇产科医院的VIP病房。

“顺产”,我回答道。真是吓我一跳。

“你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我不清楚,我猜我可能在6周以后了。“好吧”,她说,“但是你如果不在第一孕期结束之前来向我们预约的话”——预约的言外之意就是提交订金——“病房可就没有你的位置了。”

从去年的一月开始,截止于今年的二月,在这个中国的龙年之际,孕妇们对这样的再熟悉不过的对话可是习以为常了吧。一度与帝王有关,象征着权力的龙,在中国的十二生肖谱中是唯一一种虚构的生物并在很多地方被视为其中最具有祥瑞的生物。准爸爸准妈妈们自然不会把鼠,蛇,又或者是——我自己的象征,虽然我中国的朋友们曾善意地把握比作一种“勤奋耕耘的动物”—— 一只绵羊拿他们的神圣图腾相提并论。

当我们来到了产科病房,虽然,我和我丈夫的开始想到了福瑞将至,事实上,事情可并非就这么顺。在我们的第一次等候当中,新人们在候诊区的墙边排着长长的队伍,为了到达超声室,我必须拼命地穿梭于摩肩接踵的大肚子准妈妈人海当中,男士们则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智能手机,徘徊在准妈妈们的身边。产房这般众生相我就仅仅观察了5分钟。后来,一名医师给我开了份记录着那“淘气小家伙”各项指标的单子,并护送我离开了超声室。结果自然就是:一个龙宝宝要诞生了。

在台湾的2012年的1月到9月期间,出生人数比起同期的2011年上升了14.5个百分点。越南在2012年的前5个月迎来了多于去年61375个的新生儿的降生——这可是高达13.5百分点的大幅度上升。但北卡罗莱大学的人口统计学家蔡永(Cai Yong)说到(蔡永的龙宝宝就是在去年2月诞生的),同样的数据情况并不适用于中国大陆,中国大陆2011年出生率下降——这恰好是兔年——反映了准爸爸妈妈们希望能够推迟生产日期。唐辉(Tang Hui),广西省南宁市一所最大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告诉我当我去他们的医院时侯,这里的新生儿从过去一个月的270、280个,下降到只有200个。“你就看看这里有多少人吧”,她指了指那一排排坐在不是很舒服的塑料椅子上的准妈妈们。

一些产房增加了床位;另外一些则将新上任的妈妈们安置在了儿科病房。在越南,妇女们甚至不得不共用床位。医院已经拒绝还在劳动的妇女前来预约。一位准妈妈,谢明亲(Xie Mingqin)就被告知自己的情况并非那么地紧迫。但她还是将自己的孩子迫不及待地生在了停车场。至少,那不会是我的命运,因为一月的预产期如期而至:意识到了接待员的叮嘱, 我设法提前预定了一家专门为外籍人士以及上海上层人士服务的医院。

未来静静等候着我们的龙宝宝,但是,其中的变数我们无法确定。尽管中国的出生率出乎意料地持续走低—— 一个龙年是不足以改变几十年计划生育政策所造成的结果的——官方警示着低走之后龙宝宝的急速膨胀。但愿天佑婴孩,当然他们可能在生活中被诅咒,永不停歇地剥削着爸爸妈妈们的精打细算,在人山人海的学校,在优胜劣汰的高考场,以及在你死我活的第一份就业竞争岗位。

至于一些还没有孩子的家庭,蔡告诉我,他们现在在谈论到等待一个不是那么祥瑞的年份,来准备生下自己的宝宝。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大西洋月刊》:挤上龙年末班车的龙宝宝们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2837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