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中国人的道德前景

作者:茅于轼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11-10,星期六 | 阅读:1,654

我非常激动,14年前,天则经济研究所就是在三味书屋办的成立典礼,整整14年了,天则所活了14年,三味书屋也活了14年,都挺不容易的。

今天非常荣幸跟大家谈中国人的道德前景。我们的改革是非常成功的,我想这一点绝大多数人是认可的,当然我们也有很多的问题,但是这些问题是改革中发展中的问题,什么意思呢?以前,我们不存在所谓的贫富差距,因为都是穷人,没有一个富人.现在有富人了,出了好多的问题。那是不是我们全变成穷人好?我想不是,还是得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解放后的三十年里,中国把富人全都打倒了,变成了一个穷人国,现在我们中国不再是穷人国了,你说这是好事坏事?我觉得是好事.所以发展中存在一些问题,是不可避免的。这么伟大的一个成功,中国历史也好,世界历史也好,可以说是罕见或者说是唯一的现象。这里头的变化当然是方方面面的,我觉得很根本的方面就是道德观的变化,道德观就是是非的判断,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这个判断是一切判断的基础,一个人做事总按照他认为对的来做,这个变化如果搞得不好,把对的事看成错的,错的看成对的,那就很麻烦了。很遗憾的是,我们改革三十多年,对道德问题没有很好的展开过,虽然说也是在不断地讨论,八荣八耻,以德治国,但都不是开放的讨论,尤其是现在实事求是的道德和过去计划经济、共产主义的道德,有一些什么样的区别,这个问题没有很好地讨论和分析过。言外之意,我们还继续原来的计划经济的道德观,这个是很错误的。

正如我所说的,道德观是一个非常基础的东西。它涉及到是非、涉及到人和人最基本的关系,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政府和社会的关系,政府和人民的关系,甚至于全世界的人和人的关系,政府和政府的关系,所以它是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我今天讲的内容,可能会涉及到这一切的方面,人和人的关系,人和政府的关系,政府和政府的关系,甚至说我们来看看全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是非关系。

首先要提出一个分析框架,这个分析框架是建立在功利主义的道德观基础上的。道德观有许许多多的基础,有基于神学的,也有基于天性的、遗传的,我比较倾向于把它放在功利的基础上讨论。一般人总认为,道德就是不讲功利,为什么要拿功利作为基础讨论道德呢?你们慢慢听我的分析,就会感觉到功利主义的道德观有一套逻辑,而且这个逻辑还能够讲得通,当然别的道德观也有道理,可是它们在逻辑上不能成为一个系统。

道德和功利的关系,英国的哲学家杰里米·边沁就说过:”什么是道德,就是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他这个话很对,但问题不够精确,大多数人是什么人?最大幸福大到什么程度?现在的经济学就可以把这些事说得更清楚,所以道德实际上是大家的利益。大家的利益可能和个人的利益是冲突的。所以说我们不会认为违反大家利益的原则是符合道德的。比如说,阶级斗争,你说这些符合道德、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吗?答案是否定的,一个符合道德的东西,应该包含所有人的利益。我在这儿提出一个分析框架,这个分析框架非常简单,就是一个二乘二的举证,我把它叫做人己利害举证,人就是别人,己就是自己,利和害,举证,它是二乘二的举证。

第一个象限就是利人利己,对别人对自己都有好处,第二个象限是损人利己,对自己有好处,对别人有坏处。第三个象限就是损己利人,自己有害,对别人有好处,第四个象限就是损人损己或者损人不利己,对别人对自己都有坏处。利人利己、损人利己、损己利人、损人损己这四种情况,最好的一种情况,从全社会来讲是利人利己,从道德来讲损己利人是最好,损人利己是最坏的,但是从一个社会上来看,损人利己和损己利人是同一件事.一个小偷偷别人的东西损人利己,被偷就是损己利人,当然他不是自愿的,但是客观上来讲,他是损己利人,也有自愿的损己利人,马路上摆一个摊,给别人免费理发,损己利人,用自己的时间和工具为别人服务。请他理发的人就是损人利己,这一件事情就是免费给人理发,又是损人利己,又是损己利人.我们往往只看到他损己利人的一面,道德很高尚,这个人无偿为大家服务,就没有看到,因为有好多损人利己的人来了,所以从全社会来讲,这件事是好事、坏事?我们加起来看是坏事,因为一个损己利人迎来好多人损人利己,他培养的损人利己比损己利人多,所以不太值得提倡。我们说这四种情况,只有第一种情况利人利己是没有任何人受损害的,其它三种情况都有人受损害。损人利己把别人损害了,损己利人,把自己害了,损人损己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说作为全社会最好的一种安排就是不要让任何一个人受损失,每个人都得到好处,他的本身就是利人利己。

我们要问用什么办法做到利人利己呢?或者用什么样的办法防止一切人受损?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就是人权。人权就是说每个人都不会受到侵犯,人权是每个人都可以享受的权利,而社会因为这个权利不需要付出成本,没有任何人为了别人的人权自己要受损失,整个社会是没有成本的权利,所以提倡人权给了每个人不受侵犯的一个机会,但是条件就是没有一个人可以侵犯别人。所以从全社会来讲,每个人都有一个基本的权利.人权是什么权?生存权、财产权、言论自由、行动的自由、不受人体的侵犯,总而言之是不受侵犯,或者反过来讲,只要没有人侵犯别人,这个就是人权社会,人权社会就是没有人能够侵犯别人的一个社会.人类历史有好几千年了,也就是最近几十年,顶多一二百年慢慢产生了人权社会,在此以前,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都不是人权的社会,或者说都有人可以侵犯别人。因为他有特权,因为有些人有特权,所以其他的人就没了人权,这个逻辑是非常清楚的,如果有人有特权(就是他可以侵犯别人,而不受惩罚),其他人就不可能有人权。

从前的皇帝马路上看到哪个女孩子漂亮,就把她弄到皇宫去了,他有特权,女孩子就没有人权。这种现象从外国到中国,从几千年以前一直到几百年以前,没有改变,后来出现了自由民主的思想,慢慢的有了人权的观念,历史就起了变化,这个变化表现为市场经济的发生,这个过程在什么时候呢?在十九世纪初或者十八世纪末,那个时候到现在,只有两百年。人类历史有几千年,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有几千年,几千年进步很慢很慢。人口几万年才多少人,到1820年,十九世纪初,全世界总人口为10亿人,几千年或者上万年全世界的人口只有10亿。然而从1820年到现在还不到两百年,全世界人口总数就从10亿增加到65亿,整整增加了55亿,花了多长时间,两百年。我们再来看寿命,截至1820年,人的平均寿命是26岁,几万年人的寿命很慢很慢地增长,基本上可以说没有增长,而这两百年,我们的寿命平均到多少了?全世界平均67岁,中国已经超过70岁了,不到两百年的进步,超过了几千年的若干倍,四倍、五倍。财富的生产来讲,也是这样的。这确实是人类历史的大变化,它变化的原因,说到底就是人和人关系的变化,就是有了人权,每个人都不受侵犯,所有的活动,都是利人利己的活动,两个人抬一个木头,把木头抬起来了,一个人抬抬不动,两个人就抬动了,是不是利人利己。两个人定一个合同,大家都同意的,一定对这两个人都有好处,当然我不讲结婚这个事,结婚,两个人都同意的,肯定对两个人有好处,当然有一个条件,这两个人是平等自愿的,这个条件非常重要,有的时候,明明他不同意,但是受周围的环境,不得不同意,那就没有人权,像这样的婚姻是因为没有人权造成的。

我为什么说不谈结婚这件事,因为这个事有的时候讲不太清楚,为什么讲不清楚,两个人谈恋爱,谈一半一个男的或者一个女的不干了,你说这件事害人不害人,害人啊,很难讲,一般人认为是害着人了,但是另一方如果感觉无所谓,你不干就不干,不干拉倒,我找别人,他就觉得没什么损害,所以说这个事不好讲清楚。今天讲得清楚的是经济关系。我们所有的合同,所有的买卖都是双方得到好处,这样一种关系就是市场经济的关系。我们买东西双方自愿,你是心甘情愿把钞票拿出来买东西,卖的一方他也巴不得有人买他的东西,因此像这样的活动,无一例外都是自愿的,都是双方得利的。这个条件非常重要,双方都是平等自由的人,如果一方受另一方的控制,他就有可能被迫地从事一件事,这种情况就不可能实现双方都得利了。

如果说双方都同意,如果是平等自愿的,那么就一定有财富的创造。你也好,我也好,是不是财富创造的呢?如果财富没创造,你好我就赔了。比如说赌博,赌博你好了我就赔,我好你就赔,加起来等于零,但是做买卖不一样,我自愿拿钱买东西,我一点没受损失,你卖东西给我,你也没受损失,你还得到好处了。双方都得到好处,从逻辑上讲,一定是有财富的创造,这和马克思的理论完全不同,马克思认为交换是不创造财富的,一头羊换一匹布,为什么一头羊换一批布,因为一头羊生产的时间、劳动的时间等于一匹布的劳动时间,所以一头羊正好换一匹布,马克思很聪明却在这个地方犯了一个大糊涂,为什么先生产一匹布,再换一头羊,我为什么不生产那头羊?那不是一个大笑话吗,而且认为交换不创造财富,认为交换以前和交换以后还是那个东西,一个苹果换一个香蕉,交换以前是苹果、香蕉,交换以后还是苹果、香蕉,哪有财富,他是这么看问题的。我有一百个香蕉,你有一百个苹果,我也想吃苹果,你也想吃香蕉,现在我碰到你的时候,我愿意拿我的一个香蕉换你一个苹果,换完之后,总数没变,还是一百个香蕉、一百个苹果,但是我变成九十九个香蕉和一个苹果,你变成九十九个苹果和一个香蕉,交换以后财富就增加了,何以见得,因为我有九十九个香蕉还有一个苹果,那个苹果的价值是超过一个香蕉的。你拿两个香蕉跟我换一个苹果,我不会干,因为我有的是香蕉,我只有一个苹果,你拿两个香蕉跟我换唯一的苹果,我当然不愿意干,你拿三个,也许拿五个,勉强我同意了。那就证明这个苹果值五个香蕉,原来是一百个香蕉,现在变成一百零四个香蕉。仔细讨论的话,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想这个例子也足够说明这个问题。因为仔细讨论的话,牵扯到很多客观和主观财富测量问题。我想应该承认交换是创造财富的。人们辛辛苦苦冒着风险做交换,他是有所得的,尤其奥妙的是双方都有所得,不强迫任何人,对方那个人和我一样的,他也是想赚钱的,我们两个都想得到好处,我们找出一个办法,这个办法对大家都有好处,这个办法就是交换,什么叫市场经济,就是交换经济,由于市场经济的出现,使得财富迅速地增长,理由非常简单,就是因为双方同意的交换,一定会产生出财富。

所以,我们说一个企业家如果赚了一百万,那么他的对手也得赚一百万,他的对手可能是另外一个企业家,可能是消费者,不管是谁,只要是跟他平等自愿地达成这个协议,他一定能得到好处,这个好处可能表现为钱,也可能表现为方便,其实在经济学,方便也可以用钱度量,就是消费者剩余。总而言之,一个企业家赚了一百万,这个社会没有少掉一百万,而且社会也获得了一百万或者八十万,不一定那么准确,反正是也得到了差不多财富的增加,或者是方便的增加,而且这个方便可以用钱度量的,在经济学上也叫做消费者剩余。因此我们现在说企业家赚钱有罪,我觉得非常错误,这是一个很大的危险,现在这个社会把有钱人看成都是剥削者,我觉得是非常大的错误,当然有一些有钱人确实是剥削得来的,贪污腐化就不用说了,假冒伪劣就不用说,除了贪污腐化、假冒伪劣,还有没有什么情况下存在剥削呢?根据我的看法,平等自由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剥削的,所以说剥削只发生在人和人不平等的时候。我们看全世界的国家,在发达国家,”剥削”这两个字已经见不到了,我们到发达国家看一看,他没有这个概念,因为他那儿人和人是平等的,我们这个社会有剥削,因为人和人不平等,有很多被迫同意一件事,这种事他要吃亏的,他没有别的选择,他只好就范。前一阵有一个小青年给我打电话,在北京打工的,他说我干了三个月,老板不给钱,到年底才给钱,他问我,我现在是继续干好,还是现在不干好,我就说,你现在已经被他套牢了,你三个月工资在他手里拽着,你跟他已经没有平等谈判的地位,你只能就范了,你现在干下去到年底拿不拿到钱还是一个问题,你现在不干,那三个月工资他就不给了,所以说人和人不平等、不能同样受到法律的保护,这个时候产生了剥削。因此我们把剥削的概念转换成人权的观念,人人都有他的基本权利,这就是人和人能够实现双赢,实现财富的增加的一个最基本的条件。

全世界的发达国家,十九世纪开始至今的这两百年,人类世界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这两百年还没有完全完成,对发达国家他们基本上完成了这个过程,中国则是正在转型,就是说我们正在完成之中,还有很多国家根本谈不上人权,老百姓活得很悲惨。其实这个日子我们都尝试过,改革以前的日子,那时候人是没有人权的,谁要提倡人权,那是犯了大忌了,就变成反革命了,我们认为现在人权状况有很大的改进,虽然还不满意,确实有很多毛病,但是改进是一个现实,我们不能否认这一点,现在言论也相当地自由,虽然出版还不太自由,但现在你跟朋友讲什么话都行,文革的时候可不行,文革的时候你跟老婆讲都不行,你得加倍小心。很多人因为跟朋友讲了一些话,被告发,受了很多的罪,现在没有人的,现在谁告发啊?哦,好像还是有,吉林大学一个学生告发他们的老师讲林钊的电影,有几个例子,这样的学生真是很糟糕。现在随着人权的进步,可以肯定的说,发达国家也是人权发达的国家,最穷的国家是没有人权的国家。用我刚才的道理就可以解释,有了人权他得到了保护,不可能发生四种情况的那三种,只可能发生人和人都得利,只可能发生利人利己,财富就增加了。利人利己,首先是利己,同时又利了人,利己是什么意思,人是自利的东西,利人利己之所以可能发生,正好因为人是利己的,我是利己的,你也是利己,我们两个碰在一块发生利人利己的事。因此道德观不是建立在无私的基础上,恰恰建立在有私的基础上。有些人提倡无私,真正的意图不是说他要无私,而是你们都无私,我就可以有私了。我举一个例子,从前有人号召大家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个口号逻辑上是不成立的,我们知道,逻辑不成立一定是错误的,我们学过几何学,几何学就是从逻辑来看问题,不管你道德好不好,逻辑上不对,那就没有可能是对的,不可能是对的。为什么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不对呢?我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我要利人,碰巧你也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你要把利益给我,我也不接受,我们把利益给第三者,第三者说我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你说怎么办,如果中国人都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我们只好把利益出口到外国去,如果外国人也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那就不好办了,但是有一个条件下是可以的,有一个人毫不利人专门利己,其他的人都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虽然道德上讲不通,但是逻辑上讲得通。确实我们社会行了这种逻辑已经有了几千年之久了,有一批人专门提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他就可以得到很大的好处。有些人提倡无私,我挺喜欢这个东西,我怕你把他拿走了,所以我教育你,你要无私啊,如果我也无私的话,你拿走就拿走吧,我反正也无私,我不担心你有私无私,提倡无私的人,提倡你们都无私,他有私,逻辑关系是这样的,所以你们千万不要上无私的当。先人后己也是讲不通的,我要先人后己,你先做,那么你也是先人后己,你先做,讲不通,马路东南西北一个十字路口,南北向先人后己,东西向先走,东西向我们也是先人后己,你们南北向先走,最后谁也走不通,马路就空在那儿,当然这个说起来很滑稽,实际上我们看到正好相反,先己后人,我往前走,你也往前走,大家都走不通,最后行得通的时候,人和己是一样的,一个社会的合理性在于人和己是一样的,我们不要上无私的当,我们要看到私是人的本性,而且是社会和谐的基本条件。我们坐飞机不用怕驾驶员把飞机开到山上去,为什么?他是有私的,他不会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但是要碰到一个真正无私的人开飞机,我看我就不敢坐了,恐怖分子就是无私的,他去开飞机,谁敢坐这个飞机?要把社会弄得有条有理,我们不要上号召大家无私的当。这个社会之所以这么有规矩,能够生出这么多财富来,从根本上来讲是因为大家都有私心。

我们看到很多坏事是不是”私”造成的呢?要有所分析,我们看到的坏事,95%以上是侵犯了别人的私,我的私心膨胀,膨胀到把人家的私给侵犯了,这时候产生了坏事,所以把私和侵犯别人的事,或者别人的私得不到保护,只有你的私,没有我的私,我是一个特权分子,我们看到长安街上汽车不可以左转弯,但是特权分子的车就可以左转弯,有些特权车发出很怪的声音,我是特权,我来了,他就是侵犯大家的私,私的坏处是侵犯别人的私,如果每个人都尊重别人的私,自己有私,而尊重别人的私,这个社会是很融洽的一个社会。我们看到很多丑恶的事,95%以上都是侵犯别人的私,我们不是提倡无私,而是提倡克制私心,我们的私心要加以克制,什么道理呢,怕侵犯了别人。因为人往往有一个习惯就是把自己的私看得比较重要,把别人的私看得比较轻,这个时候你也这么看,我也这么看,冲突就发生了。很多的纠纷都是由于两个人的私发生冲突,大家都克制的话,冲突就没有了。法律就是用来判断私的界限在什么地方,但是法律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我看到很多的例子,一个企业,几个合伙人把它搞得从无到有,大家不计得失,艰苦创业,从零开始,创造出几百万、几千万,等到要分了,毛病就来了,这种企业很多,好好的一个企业,很有生命力的企业,从零开始,这几个领导人都是非常有才华的,等到要分的时候,因为开始的时候没有说得太清楚,一分就出问题了,好企业就垮掉了,合作不起来了,甚至于互相造谣,互相发布对对方不利的消息,搞得合作的气氛一点都没有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科研小组创造发明得到了一百万的奖励,本来蛮好的科研小组,还可以出很多的成果,就是因为分奖金,讲不清楚到底你的贡献大,还是我的贡献大,争来争去争到最后伤了感情,合作不起来了,散伙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所以我们说一个和谐社会,不是一个无私社会,而是克制私心的社会,它和特权社会是不同的,特权社会一部分人有私,一部分人无私,一个和谐社会是人人的”私”都同样得到保护。当然这里产生一个问题就是,一个社会没有特权,它能不能自理呢?如果有了坏人怎么办呢?所以这个社会如果有坏人的话,还得有一个权威机构,这个权威机构你说他有特权也好,他没有特权,不能对付坏人,如果这个社会没有坏人,根本就不需要政府了,大家都能自觉,问题是,这个社会总会有少数的坏人,于是这个时候就产生了一个拥有特权的单位维护秩序。所以既有人权,又有必要的特权,这就是民主的政治,这个特权是大家赋予他的,是可以随时随地把他撤销的,不是终身的。

我们看全世界的政治,有民主又有特权,特权是人人平等,民主社会不是人人平等的,有些人出门要有保镖,做不到和老百姓都一样,社会不是这样自理的,民主社会不见得是完全平等的社会,少数人有必要的权利和必要的保护,可能也需要有警车开道,有的时候有这个需要,也不是永远需要。但是这个特权,是他们赋予给他的,是可以撤销的、可以更换的,按照一定的程序,这就产生了民主的制度。所以民主和人权是互相补充的,光有人权没有特权,这个社会不好治理,但是光有特权没有人权,那就更糟糕了,所以应该有一个民主和特权互相配合的社会。我的这些看法我是想了很长时间的,我也给自己提出了很多的问题,但是不见得都想得对,大家可以帮我来想,欢迎大家提出问题。

我们现在要回答一个问题,我们能不能有一个社会它是互相服务的?是不需要钱的?因为我们感觉钱这个东西有很大的毛病,什么毛病呢,很简单,没有钱的人很痛苦。用钱的社会,对有钱的人来讲,那是非常舒服的,但是对于钱少的或是没有钱的人,那是很不公平的。因此,有人就想我们能不能够有一个又有人权还不需要钱的社会?但是那样的社会里我们的生活靠什么呢?靠互相服务,我给你理发,你给我种地,你给我粮食,大家互相服务。这个社会是不是可以很理想,比我们现在花钱的社会,毛病少多了吧?现在这个社会不行,为什么不行?我来说明这个道理。

一个好人在马路上摆一个摊,免费给人家理发,就有人来请他理发,这未尝不可,我为你服务,现在是我损己利人,你来损人利己,等到下回你干活的时候,你是损己利人,我来损人利己,大家互相服务,这个社会是不是更美好一些呢?我猜想共产主义大概就是这样的。但是我要说,这是做不到的。何以做不到呢?我摆了一个摊理发,有人就来理了,有一个人他上个礼拜刚理完发,本来不需要理的,现在一看免费理发,我再理一个吧,总归理发一次漂亮一点精神一点,于是就把理发的资源给浪费了,不是说最需要的人来理发,而是不特别需要的也有机会得到理发的服务。我们知道,过去计划经济时期福利分房,房子不是买的,而是分的,每到分房的时候,单位里头就紧张了,谁都说我最需要房,分房委员会也没有办法判断到底谁最需要,拿不出这个尺子来量一下到底谁最需要,因此就变得非常紧张,甚至有人要寻死上吊,蛮好的一个单位,一到分房的时候,工作就都停下来,讨论怎么分房,打什么样的分,各式各样的办法都想尽了,照样有人寻死上吊。现在没有这一说了,不需要分了,拿钱说话,拿钱买,有钱就买了,没钱拉倒。所以它避免了资源浪费,它可以判断出谁最需要。但是这个前提是,让大家都有差不多的钱,可是现实生活中,钱多了钱少了,差别很大,因此我们说,市场经济它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对于没有钱的人是很不平等的,是非常大的毛病。有人挨饿,为什么?他没有钱,如果说,你是按计划分配,是不是一定分配到没有人挨饿呢,恐怕也做不到。

我们为什么能够容忍用钱说话的市场经济呢?原因是它有一个最根本的道理,每个人都能赚钱,都有机会赚钱,除非你有残疾,你有能力上的缺陷,只好由政府来救济。我们每个普通人都有机会去赚钱,赚钱的路对每个人来讲是平等的,都是畅通的。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在市场经济里头,你为社会创造多少财富,你能拿回去多少财富,我为社会一个月创造两千块钱,我能把两千块钱拿回去,换句话说,你得到的收入多少,看你对社会的贡献大小,看你对社会创造财富的多少。比方我是一个理发师,我忙了一个月,我要买的东西是几百种,打电话、用电、吃、玩、交通,都是不一样的东西,我怎么样交换呢?我用理发为社会创造财富,我又用了社会很多的财富,这里头拿什么衡量呢?就拿钱衡量。我为社会理发一个月,多少财富?有一个客观标准,那就是我的工资,工资怎么得来的,是竞争得来的。因此,它很准确地度量出我为社会所做的贡献。我拿这么多的财富,这是我创造的财富,我有权拿回这些财富,这样看起来是一个比较公平的关系,市场经济之所以能够容忍贫富的差距,就是因为它是一个比较公平的机制,意思是我创造的财富你能全拿回去,这个说法和剥削理论是不一样的,剥削理论说,我这个理发师赚了两千块,老板给了一千五,剥削了我五百,在一个自由平等竞争的市场上,他剥削不了我,因为如果我创造两千,他给了我一千五,他剥削了我五百,那另外一个老板说,我给你一千六吧,我少剥削你一百,我剥削四百就够了,那我就到他那儿干活,第三个老板说,我还可以多给你一百块,我给你一千七,我只要剥削三百块钱就行了,我就到他那儿去了,你想想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你剥削不了了,你想剥削,人家别的老板比你剥削得少,员工就跑掉了,最后均衡的结果就是你创造的财富全都能够拿回去,这个说法是比较简单的一个说法,在经济学里头比较严格的证明,它有一系列的前提,这个前提归根结底就是人权,就是自由平等的人际关系,就是对财产权、待遇、竞争的平等,就是购买的自由选择等等。

于是我们就产生这样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人类社会必须有价格,没有价格的社会,是一个混乱的社会,刚才说了,我能创造多少财富,是在竞争的条件下,市场给我的判断,我创造的财富用钱表示,这就是价格,这就是我的工资价格,这个东西是不可以没有的。也就是说,我们幻想一个社会没有价格,没有交换,没有市场,是不可能的,或者说价格万岁,人类社会不可能是一个没有价格的社会,没有价格的社会是一个混乱的社会,它不能度量一个人的贡献,它也不能比较两个项目的优劣。比如我要盖一个发电厂,我用原子能发电?还是水力发电?还是火力发电?我这个电厂盖在煤矿附近?还是盖在用电的地方?我是运煤?还是输电?哪个方案更好?哪个方案节约成本?没有价格的话是算不出来的。有了价格,你就能够节约资源,这个社会就变成一个很富裕的社会,每件事都按照成本最低的方式把它完成。因此人类社会不可能没有价格,而价格的背后是什么,是人的私心、平等的竞争。这些关系都涉及到最基本对人类社会发展的认识,它是建立在私心上的,但是这个私心不是某一个人某一个特权者的私心,也不是某个普通老百姓膨胀了的私心,而是每个老百姓被同样赋予的私心,一件事从社会来看和从本人来看,往往是不一样的。

自由也是一个例子,刚才我们说私,每个人都应该有私,但是每个人不能侵犯别人的私,自由也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有自由,但是你不能侵犯别人的自由,什么叫做自由主义,就是每个人不侵犯别人的自由,让所有的人都生活在没有人侵犯自由的环境里头,每个人都不侵犯别人,因此每个人都生活在没有人侵犯的环境里头,这个时候人人都得到了最大的自由,没有人干涉你的自由,你的自由是不是最大了?当然你也不能干涉别人的自由。所以,自由主义恰好是限制人的自由,不要干涉别人的自由,这就是自由主义。什么叫私心?你得尊重别人的私心,而不是说只有你的私,没有我的私,那就变成特权,尊重别人的私心,每个人都尊重别人的私心,大部分的官司就不用打了。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茅于轼:中国人的道德前景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25123.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