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九韬:我国云计算发展违背成本竞争规律

作者:赵九韬(ZHAO.Jiutao Albert)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11-2,星期五 | 阅读:1,476

一、我国云计算布局现状及存在的主要问题

云计算目前虽没有形成统一的定义,但一般的理解,云计算是一种IT资源的交付和使用模式,它是将与互联网连接的计算资源进行统一管理的运营,形成海量“资源池”,以按需、易扩展的方式提供所需的硬件、平台、软件及服务等资源,运用分布式、虚拟化等技术,通过按量计费或按时收费的形式向市场提供存储、备份、计算等服务。云计算自下而上分为云基础(主要提供基础设施等硬件及服务)、云平台(主要提供平台及服务)和云软件(主要提供软件及服务)三个层次。

在这里我谈的云计算主要是指最底层的云基础即云计算数据中心产业,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我认为国内在发展云计算数据中心产业上存在着一些急需纠正的倾向性问题。

据专家介绍,云计算数据中心的运营成本主要是电费支出,大概要占到总成本的70%左右。而在电费支出中,为主机降温的空调所消耗的电费支出又要占去70%左右。所以,云计算数据中心是否具有竞争力的决定因素是空调降温成本和电力价格。也就是在年均气温低和用电价格低的地方建设云计算数据中心具备成本优势。

但据中国IDC联盟资料,2010年中国云计算数据中心产业主要分布在实体工业集中的发达地区。其中:环渤海地区占30.3%,长三角地区占26.1%,珠三角地区占19.7%。

根据我国云计算数据中心产业现有布局和发展现状分析,我认为存在以下问题:

从布局上看,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唐这些经济发达地区本来工业用电就紧张,再将云计算数据中心这一“电老虎”布局在这里,明显不具有经济理性。区域经济发展有不可持续性的问题。

从产业政策上看,全国没有统一的产业规划指导,各地政府都把云计算作为战略新兴产业,为抢占这个“战略制高点”,争先恐后,一哄而上。据中国数据中心产业发展联盟2012年8月份资料显示,由地方政府主导的云计算数据中心和云计算产业园基地项目有36个,这些基地建设大多开始于2010年前后。机房规模动辄超100万台服务器,有供过于求、重复建设的问题。

从决策过程上看,地方政府只算政治账,不顾经济后果。在项目决策上缺乏科学性,没有详细可靠的论证,尤其是投入产出分析和市场调研、市场分析欠缺。有盲目跟风问题。

从项目实施过程看,选择的设计团队动辄施耐德、IBM,追求全球顶级;采购的设备动辄思科、微软,追求名牌效应。太过奢侈。专家介绍,世界顶级品牌无论服务器价格还是设计费用都要比国内品牌高出30%——50%;有造成浪费的问题。

从产业谋划上看,规划的园区动辄十几公里、几十公里,追求轰动效应。现在云计算数据中心的投资企业,毫无例外地都要求地方政府匹配大量商业开发用地,有变相圈地的问题。

二、云计算成功模式的初衷

大家知道,亚马逊、微软、goole等大型跨国公司,在世界各地都建有十几处、几十处数据中心。他们选择建设地点最主要的标准:一是气温低;二是电价低。目的就是降低运营成本。

追踪历史,探求云计算的发展初衷是借助先进的分布式、虚拟化等技术,高效利用廉价的设备,提供便捷的服务。

云计算的鼻祖亚马逊就是这么做的,他们通过虚拟化技术,把大量闲置设备的计算能力出租,对外提供按量计费或按时收费的服务,以减少设备闲置,提高利用率,增加企业受益。这种“多利用少闲置”的成功模式纷纷被其他公司模仿,逐渐演化为一种新的服务模式——云计算。因此,云计算虽然是现代信息服务业的一种新型服务模式,但其理念仍然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即通过技术进步向市场提供低成本的便捷、高效服务。

三、我国云计算数据中心建设违背成本竞争规律

目前,我国云计算数据中心建设违背“成本竞争”这一基本经济规律。主要表现在:

无论是国家确定的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无锡5个云计算创新发展先行试点示范城市还是自发建设云计算数据中心的成都、重庆、天津、昆山等城市,既不具备年均气温低的优势,也不具备电力价格低的优势。总体上根本不具有较低的运营成本。

举例来说,电价方面,京津塘地区的电价比黑龙江等地要高出0.50元左右,以一个20万台服务器的云计算数据中心来计算(年总需电力13亿度左右),仅用电一项,成本就高出6.5亿元人民币。气温方面,黑龙江的年均气温在-3℃,月均气温只有7月份最高能达到20℃左右,一年中最多不超过一个月需要空调给设备降温。而深圳、上海等地的云计算数据中心则一年12个月都需要空调降温。以建设1个规模为20万台服务器的数据中心为例,仅设备冷却一项全年就可节约运营成本2亿元左右。这些低纬度地区的数据中心在成本上显然不具备竞争优势。

同时,还存在的问题就是我国云计算企业的研发方向违背云计算的发展初衷。目前,我国云计算企业,研发方向一味地追求高、精、尖、贵。把云计算行业当成暴利行业是一种误区,有把云计算引向死胡同的危险。云计算产品的研发定位应该是向着廉价、大容量的方向发展,只有这样云服务的价格才能降下来,才能得到市场的认可。我国的云计算产业才能发展壮大,才能闯出一片蓝天。

四、采取切实措施引导云计算产业健康发展

(一)政府不要“主导”要“引导”。在发展云计算产业上政府要明智地退出,还主导权、决策权与企业,由企业自主决定建设地点、建造规模。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说:花人家的钱办办自己的事,只讲效果,不讲节约。用这句话来形容当前我国云计算数据中心的发展再恰当不过了。地方政府搞云计算的目的是在要“政绩”,是在花共产党的钱办“自己的事”,自然是“只讲效果,不讲节约”了。其结果是各地盲目跟风,相互攀比,追求“眼球效应”,必然造成浪费,没有效果。

(二)国家要抓紧出台云计算产业布局规划,明确把云计算数据中心建在电力富余、气温较低具备运营成本优势的区域。

(三)借云计算助推“高纬寒地”经济发展。由于光缆传输无空间距离的苛刻要求,远离中心市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高纬度地区可以借此机会变不利为有利——把天然的“寒冷资源”利用起来,发展云计算数据中心产业,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

2012年10月28日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赵九韬:我国云计算发展违背成本竞争规律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24695.html

分类: IT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科技视野, 科技驿站.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