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争议:几十年后如何看待

作者:饶毅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10-8,星期一 | 阅读:1,103

高位者可以糊涂;低位者可以用落后来阻碍先进;理念一致者可以为个人冲突妨碍共同事业;很多人,可以因为一己的一时利益,损害长期的大多数人(包括自己)的利益。

这是中国历史不断重演的场景。

科学的进步,依赖于革新旧观点。指出现状的缺陷和不足,是提出新观点、或在制定解决办法的前提,是科学进步的常规。

我读的书不低于平均,我还没有看到,社会的进步可以没有争议。

有争议的思想和观点,如果可以带动良性变革,是值得进行的。

关键是,到底哪些观点和做法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也许,看看几十年前的争议,可以发人深省:

发言的人数不能决定是否内容正确;

发言者职位不能左右是否内容正确;

貌似占领道德高地不能保证内容正确…

1979年两万多读者给《大众电影》写信,多数反对《大众电影》刊登依《灰姑娘》改编的英国电影《水晶鞋与玫瑰花》中男女接吻的剧照。好在那时国外不像现在那么瞩目中国,没有看到我们的尴尬。

如今,只是笑笑当年的窘迫?还是说,这样的争论,不仅当年在其他领域发生,而且现在实际还在进行,不过以另外的形式,有其他的参与者。

在有大量国内外经验可以总结的科学和教育界,就没有很好的体制探讨,很多明显问题没有讨论,更谈不上解决。

几十年后,我们可以复习现在科学体制和教育体制是否改革、怎么改革。

今天,我们可以看看三十年前,《大众电影》从两万多来信中选登了4期的讨论。

附录

《大众电影》编辑部总编、编辑同志:

《大众电影》一九七九第五期的封底(资料图片)

我看了你们编辑出版的一九七九第五期的封底影照,非常愤慨!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万没想到在毛主席缔造的社会主义国家,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洗礼,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你们竟堕落到这种和资产阶级杂志没什么区别的程度,实在遗憾!我不禁要问:你们在干什么???

英国音乐童话故事片《水晶鞋和玫瑰花》,我还没有看过,无法评价它是香花还是毒草。但我想,这部影片既然能受到你们的如此鼓吹,一定有什么“进步”意义。由此可以推断,这部影片一定会有许许多多的对九亿人民有教育意义的、对实现四个现代化有好处的镜头。然而,你们没有选登,却偏偏以封底的显赫地位,选登了灰姑娘和王子拥抱接吻的镜头。这是为什么呢?

毛主席生前多次教导我们:“洋为中用”。难道我们的社会主义中国,当前最需要的是拥抱和接吻吗?你们显赫地刊登这幅影照,是什么动机?是在宣扬什么呢?难道我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任务,党的政治路线,搞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你们这样宣传吗?难道九亿人民大众在新长征途中需要你们给予这样的鼓舞吗?你们吃着人民公社社员、农场工人种的粮油,穿着工人织的布,住着工人盖的房子,我们的战士保卫着你们的安全,难道是他们需要你们给予这样的精神刺激吗?你们这样做,我看是居心不良,纯粹是为了毒害我们的青少年一代。你们准备把我国的青少年们引向何方呢?你们还有点中国人的良心吗?还有点中华民族的气味吗?同志们!不要以为洋大人放个屁都是香的!

总编、编辑同志!我说的话尖刻一点,我还亲耳听到工农兵群众骂你们无耻呢!我认为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你们都是有知识的人,有学问的人,应该好好想一想,千万不要随波逐流,借“百花齐放”之名,行放毒害人之实。那样,九亿人民不会答应的!不管谁支持你们的这种罪行,我敢肯定,他总有一天会受到九亿人民的谴责或审判的。毛主席刚刚逝世两年多,我们有的人就把毛主席的教导忘得一干二净,就不讲阶级和阶级斗争了,就想篡改社会主义方向,就不坚持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了,就不要为人民大众、为工农兵服务的无产阶级文艺了,而热衷的竟是那些对“中”、对“今”都毫无用处的洋人、古人,甚至资本主义腐朽的东西,攻击党和毛主席的洋毒草、古毒草、今毒草,也陆陆续续搬上了我们的社会主义的舞台,充塞了我们党办的报刊,这是多么触目惊心,令人难以容忍的事情啊!我决不反对学习外国的先进的科学技术和各国人民的先进思想(包括文化艺术),更不反对学习我国古代的对今天有用的先进的文化遗产,但我反对学习那些洋的、古的资本主义腐朽的东西。比如资本主义腐朽的生活方式,我坚决反对学习。因为拥抱、亲吻,留什么男不男、女不女的洋头,穿上什么这样那样的喇叭裤、超短裙、连衣裙、高跟鞋,跳什么“磨肚皮”舞等等。这些,对完成我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战斗任务毫无用处。我们九亿人民,在党和毛主席教育下几十年了,应当有中国人的气节,我们的报刊杂志,不能鼓吹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谁鼓吹这些东西,谁也同样会受到九亿人民的谴责和审判!

我也不反对爱情,我们应当提倡无产阶级的爱情,应当提倡中华民族风格的爱情,那些洋大人们腐朽的爱情,那些搂搂抱抱、亲亲吻吻的爱情,我看不宣传为好。因为弊多利少。你们可能认为这是艺术,不可没有。我看这类xxxx不如的艺术,不适合中国现代的国情,应当休止!我看你们的老毛病又犯了,也该及时治疗,否则,十分危险!

我在愤恨之下,一气写了此信。出言不逊,对你们一定会有一点刺激,也可能你们会觉得好笑,或是咒骂什么“极左思潮”、“四人帮那一套”等等。反正现在帽子工厂、棍子店尚未彻底关闭,我从来也不害怕什么帽子、棍子,敢做敢为,对了坚持,错了就改。你们如有胆量,请在《大众电影》读者来信栏,原文照登一下我的信,让全国九亿人民鉴别一下,那才算是“百花齐放”,有点“民主”的气味。否则,我只能认为你们做贼心虚。欠人民的帐是一定要还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致以

敬礼

新疆奎屯农垦局一二九团政治处

中国共产党员 问英杰

一九七九年六月十日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当年的争议:几十年后如何看待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23399.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