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缅甸最后一任新闻审查总长“收笔”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9-27,星期四 | 阅读:1,607

THOMAS FULLER 报道2012年09月26日

丁瑞曾担任缅甸最后一任审查总长,是军政府强大的宣传机器背后的一支主要力量。

缅甸仰光

他的办公室在二战期间曾是令人畏惧的日本宪兵的审讯中心。这也是丁瑞(Tint Swe)的绰号“文学刑讯官”的来历。

“我们没有逮捕或拷问过任何人,不过我们得拷问他们的作品,”丁瑞说道,严肃的面孔掠过一丝笑意。

丁瑞是缅甸最后一任审查总长。这是一个很有权势的职位,决定着公众能读到什么,而哪些内容则从官方历史中删除。

在近50年间,缅甸军政府在印刷前对每本书、每篇文章、每幅插图和照片以及每首诗都进行审查。对于寻求控制公民生活几乎所有方面的军政府而言,这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措施。

审查办公室有一个奥威尔式的名字,叫新闻出版审查与注册局(Press Scrutiny and Registration Division)。好几代作者对它感到忿忿不平。审查者返回的手稿上,经常整段整段都是红线。有时整本书、整篇文章都遭到禁止。对军方势力或政府腐败稍有微词,都会被删除。缅甸以前的英文名字“Burma”也被删除,改为军政府喜欢的“Myanmar”。

甚至是电话簿上的黄页也要通过审查办公室的审查。

大约100名审查人员,其中大部分是女性,坐在老旧的柚木桌子旁的旧藤椅上工作。部分工作是在电脑上完成的,但很多审查者的笔筒里还是放着红笔。这些办公室里杂乱地放着的一堆堆发霉的书、报纸和手稿,以至于办公室员工表示他们必须定期喷杀虫剂消灭蛀书虫。

最近,办公室里确实安静了。一个月前,丁瑞将国内知名的编辑和出版商都召集到这儿,宣布一个重大的决定:在存在了48年零14天后,审查制度即将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

在外界看来,缅甸发生的政治变化——比如释放异见人士、激烈的议会辩论、新闻自由等——既有些突然,又让人感到困惑。在近年来的军事独裁历史上,几乎没有不经过暴力和流血而拱手让出权力的先例。

丁瑞自己的故事也记录了政府内部发生的变化:很多官僚逐渐意识到,军事统治是难以为继的。去年,他和信息部(Ministry of Information)的其他官员为废除审查制度制定了一个时间表。那时,距总统登盛(Thein Sein,又译吴登盛)领导的政府上台已有几个月。

“我过去做的工作与这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也是和现实不协调的,”丁瑞在他的办公室里说。在那里,几乎每面墙上都挂着政府的宣传标语。

“我们无法回避改变,”他说,“整个国家都希望改变。”

47岁的丁瑞的正式身份是军方强大宣传机器背后的主要力量。但是,在军政府当局日趋衰落的那几年,这位审查总长却有着双重身份,恰能说明那个政权的渐趋崩溃。在一次难得的采访中,他承认自己本身也是一个热心的作家。周末时,丁瑞会撰写一些有关军事史、武器以及其他主题的长篇文章。在他最喜欢的书中,有一本就是讲美国军事史的。

他把自己的作品发布到了Facebook上,引起了记者的嘲讽,开玩笑地说,甚至连审查总长都知道怎样绕过审查委员会。

缅甸的记者表示,在担任所谓的文学刑讯者的五年半时间里,曾经做过军官的丁瑞经历了一个逐渐转变的过程。(缅甸国内通常用于政治犯的肉体刑讯由政府其他部门负责执行。)

丁瑞起初是一名严厉、粗鲁、坚定的政党官员——正是独裁政权中的典型军官形象——但他渐渐意识到,在互联网时代,审查制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他变得更友善、更宽容了。到今年,他甚至还协助媒体编辑组织了一次会议,探讨缅甸新闻业的未来。

《奈比多时报》(The Naypyitaw Times)是一份周报。它的编辑苏林昂(Saw Lynn Aung)还记得五年前有一次丁瑞大发雷霆,要求他删除一段称某部存在腐败的文章。

“你是知道规矩的!”他记得当时丁瑞高声喝道,“我可以让你关张歇业!”

丁瑞担任审查总长时,正值军政府面临一些最严峻的挑战:2007年秋天,佛教僧侣发动了起义;2008年5月,“纳尔吉斯”强热带风暴(Cyclone Nargis)导致至少13万人丧生,政府应对不力。他表示,那时为了维持秩序和稳定,审查制度还是很有必要的。

记者们称,那些动荡事件过后,丁瑞显示出了更宽松的迹象。

“他会说,‘请耐心点——会发生改变的,’” 苏林昂说,“在我看来,他稍稍走在了变革的前面。”

丁瑞说,和其他人一样,他也密切注视着最高领导层的蛛丝马迹。他仔细读过登盛去年的就职演说,演讲关注的是全国和解和减轻贫困。

“这个讲话让我觉得,真正的改革就要来了,”丁瑞说。

总统就任三个月后——早在外部观察者认为改革进程已经启动之前——他和其他一些官员就着手,开始废除审查制度。2011年6月,有关娱乐、健康、儿童和体育的文章不再需要事前审查。其他内容也相继被解除审查。最终,缅甸最后两个需要接受审查的领域,政治和宗教,也解除了审查。

随着独裁统治所留下的痕迹渐渐淡入历史,人们也不禁担心会出现倒退。那些靠军政权赐给的垄断和合同发财的巨商们,现在会延缓经济自由化进程吗?强硬派会压制改革派吗?

但在有关审查制的问题上,丁瑞是确信不疑的。

“不会掉头的,”他说。

然而,缅甸的新闻自由依然还存在一些问题。报纸和杂志要出版,依然必须得到许可证。

丁瑞说,前审查办公室及其员工的命运也还悬而未决。那100名审查者承认,他们现在手头上有大把空闲时间,并且很快工作会变得更少,因为出版物注册正在被转交给各邦。

丁瑞环视了一圈办公室,说自己有一种失落感。

“我很自豪,是我终止了审查制度,”他说,“但我也是人。我的办公室以前总是挤满了作家和出版商。”

“现如今,我的办公室真是门可罗雀啊,”他说。

翻译:陈亦亭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缅甸最后一任新闻审查总长“收笔”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2291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