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名利场

作者:方也/刘红 | 来源:经济观察报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9-4,星期二 | 阅读:2,314

导语除了能力和成长之外,究竟学生会主席的含金量几何?担任学生会主席意味着你进入了某个核心地带,能接触到教育口的一些领导,同时,可以在学联大会或校际联谊中认识外校的学生会主席。尽管并不能马上发挥效能,无论是你眼中的他们,还是他们眼中的你,都是可预见的人脉资源。

撰写新文章 ‹ 冷眼·Digest — WordPress @ccglim.com

去年搬家的时候,李谊还翻出了一本大学毕业留言册。细细看来,除了毕业照,他的同学们为他写下的热络话并不多,多数是客客气气“祝你前途大好”之类的客套话。班里的同学大多对他印象模糊——学生会干部与普通同学的隔阂感有时并不如想象中的体现在心理层面,而是生活节奏的错落。

每天宿舍卧谈会开始时,他还有一大堆的工作报告没写完,在室友们此起彼伏的哈欠声中,他出门拎着电脑到学校旁边的避风塘,宿舍晚上是要断电的。身边一拨拨看足球、尖叫着打斗地主和玩杀人游戏的学生,夹缝里写完报告可不简单,现在回想起来,好像还能闻到那些烟雾缭绕和无处释放的过剩荷尔蒙。

李谊在校学生会最高职位是办公室主任,曾作为学生会主席的有力竞争者,被很多人看好。在学生会庞大的组织架构下设的多个部门里,清水衙门和香饽饽之间的区别显而易见。郑融的大学生活是在山东大学度过的,他也是学生会的积极分子,曾经担任过秘书处的秘书长。在他看来,学生会主席一般都是从办公室、秘书处和实践部这三个部门里甄选。“办公室、秘书处和团委领导的联系密切,从工作上说,这两个部门属于职能部门,负责上情下达,在学生会内部更有群众基础。实践部最好理解,部长个人能力一般都最强,容易取得重大成绩并且在竞选的时候发挥出优势。”

李谊是自动退出竞争的,他的同事何非,是在学院学生会主席竞选落败之后空降到校学生会谋到了文艺部部长一职,郑融的竞选之路最终也因为种种原因落败。团中央对于高校学生会换届选举有着一系列的规定和流程,各个高校大同小异。一般由各学院提名委员会和候选人,委员会成员对学院候选人和校学生会候选人进行差额选举,产生主席团,由团委主管老师敲定主席和分管主席——学生会的选举和任命相对公平但同时充满制衡。

何飞算过,从大一学生会招新到最后当上主席,要PK掉大概200个人。从性格共性看,在同龄人中,学生会的孩子表现欲强、干练、向上、积极且充满责任感,希望在组织里得到充分锻炼。功利心重的始终占少数。

但竞争始终是真实且残酷的。能力和成长之外,究竟学生会主席的含金量几何?2011年英国剑桥大学中国学联主席竞选的风波至今未完全平息,争议双方的矛头也一致指向了主席把持的权力。在前任学联主席的履历上,赫然写着其在剑桥大学从事海外项目管理工作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为剑桥大学输送接受培训的中国政府高级官员、企业高管近千名”,同时还担任着某个国家部委示范项目的课题组组长。

据郑融的了解,绝大多数学校对于学生会主席都有照顾政策,比如保送研究生或者推荐工作等等,他认为这是很多人参与竞争的一个直接原因。至于其他的好处,李谊举例,“有时候入党竞争者太多,在班里申请往往需要等很久。但如果是学生会部长以上,大家都是政治素质过硬能力突出的同学,在学生会申请入党批下来的速度就会很快。”而且,成人世界里的权力膜拜同样能找到对应坐标,“很多女生都会喜欢学生会主席吧。别的学校我不清楚,在我们学校,男生主席的标配是艺术系的女生。”

简单来说,学生会主席的职责主要包括了四个方面,首先是开会讨论和参与起草团委向学生下发的文件,其实是内部人事管理,再次是组织校内活动,最后是代表学校出席校际活动。因此,学生会干部是否都因为事务繁忙而学业成绩不佳?在李谊看来,这是个伪命题,“大多数大学里挂科的同学实际并没有担任学生工作,成绩与工作没有必然的联系。”但他同时不否认,“学生会中的积极分子普遍希望毕业之后进入仕途,因此会把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交际与人脉建立当中。”“当过学生会主席的人,他所接触和拥有的社会资源相对更高一些。”郑融说。事实上,担任学生会主席意味着你进入了某个核心地带,能接触到教育口的一些领导,同时,可以在学联大会或校际联谊中认识外校的学生会主席。尽管并不能马上发挥效能,无论是你眼中的他们,还是他们眼中的你,都是可预见的人脉资源。

一个现实情况是,目前高校里的学生会主席家庭条件都比较好。“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李谊说,家庭条件相对较差的同学,更倾向于通过努力学习挣到奖学金减轻学费压力,他们没有那么强烈的服务意识。更何况那些来自城市,环境优渥的孩子,在社会交往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也能为学校和团队带来实际的项目和好处。

在北京,几所重点高校的学生会主席互相之间十分熟稔,李谊和学生会主席一起参加过北京青年会议,散会之后,主席们都要单独聚餐。事实上,除了李谊自己,他曾经的同事们都进入了团委、央企或者公务员系统——他们之间与父辈的圈子交织在一起,无疑是一张安全牢固充满生命力的关系网。“学生会社会化是必然趋势,也不一定是坏事。”郑融说,人际交往中的社会化是学生与社会接触的提前实现,也是学生会适应社会发展的自我调整和适应,无可厚非。李谊在学生会待了两年,却始终不能适应。学生会成员的饭局很多,节庆、过生日、加班或者工作告一段落,都能成为聚餐的理由。而座次安排,谁坐上席谁居下席,由谁来点菜,敬酒顺序,吃完饭之后由谁跑腿去买单,“和社会无缝衔接,”他开玩笑,“你看凌晨小饭馆门口扶墙吐的,不是失恋的,就一定是学生会的。”

对于李谊的厌恶学生会,何飞不置可否,他在文艺部部长的位置上一直干到大学毕业,“对于这个学生组织我更愿意看到单纯的地方,我们每次主办的晚会散场之后,大家都要在舞台上静静坐上一会儿,享受那种成就感。有哪个经历过的人敢说他一无所获?”他说,“我的理解非常简单,每个学校里都需要有一个提供服务,而且能让同学们随意当成牢骚对象的机构,很不幸,这就是学生会。”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报道

同乡聚会也是大学生交际交友的平台,新生借助这个平台与来自同一地域的新老学生交流大学生活经验、结交朋友。来自共同地域的学生往往具备共同的特征和话题,彼此在心理上更加靠近,因此同乡聚会中交流显得更加顺畅,更加容易相互信任。同乡聚会非但没有官方支持,近年来还屡屡遭到禁止,纯粹是学生之间代代相传,以一种松散的形式维系下来,甚至连活动经费都没有——大部分的同乡聚会都是师兄师姐请客,更多时候是AA制均摊。

承办一场同乡聚会并不容易,怎样寻找新生是最大的难题。守在新生报名点等待新生登记信息,在每天报名结束后借来新生登记表,在海量的信息中挨个查找学生籍贯是常用方法;也可以在各新生宿舍楼下张贴“同乡召集令”,或者去教务处搜查新生的籍贯,方法不一而足。同乡聚会的规模和活跃程度取决于参与者的热情,有些同乡之间经常聚会,大多数的同乡会一学期一到两次,聚会的形式也比较单一,聚餐、唱歌、爬山是常有聚会形式 (刘红)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大学名利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21675.html

分类: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