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浑蛋们感到孤独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1-4,星期四 | 阅读:1,374
来源:新华网  般若
dapenti AB8o6ZkM nMJ11
《社交网络》连续坐实北美周票房冠军,足以见证Facebook如何深度改变这个世界。

他赢得世界,却失去朋友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我的名字叫马克·扎克伯格,卷发犹太人,成绩优秀,高中最爱编程,造了几个有点小用的软件后,我考上了哈佛。在大学我什么都不缺。社交?那是上等社会有钱小孩的游戏,我羡慕但我不需要。女朋友?有一个我喜欢无比的女生Erica,但她没我聪明,从她去波士顿大学就知道了。我不会甜言蜜语,我向来直言直语,这就是为什么我女朋友会叫我asshole然后和我分手。我生气,我愤怒,于是我在博客里说了她的坏话,我还专门因此建立一个叫走facemash的网站来表达我对所有女生的不屑。我1小时内编程出来的网站在两小时内因为流量过大把哈佛的网络系统瘫痪,那又怎样?我什么都不怕。

两个傻呵呵的兄弟俩找到我告诉我他们想建一个哈佛学生自己的社交网站,他们叫它哈佛社区。我觉得这主意不错,所以自己编了另一个网站叫做The facebook,我和我的好朋友爱德华一起合作,他出钱,我出力,我70%的股份他30%。傻呵呵兄弟不爽了觉得我偷了他们的想法,但我觉得我没做错。好朋友爱德华也不爽了,因为我听信他人的流言蜚语最后把他的股份骗到0.03%而已。他面对着我,在律师的面前说,马克·朱克伯格,我是你唯一的朋友,而你背叛了我。

当故事结束,我坐在我的电脑前,通过Facebook找到了那个我曾经深深喜欢的女孩子,我一遍遍看着她的头像, 犹犹豫豫地加了她为好友,又一遍遍地刷新,期待着她能通过我的好友认证。但最后, 我知道我其实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她又怎么知道,这个价值6.4亿美元的网站只是我当时因为她离开我伤心难过而建造的呢?

周六的晚上,我自己一个人跑去电影院膜拜大卫·芬奇,有点儿pathetic,如果结合国内流行词也许我该把它翻译成悲摧,这个词太妙了,它精确地描述了理工科宅男没有女朋友的寂寞悲哀的状态。后来,当片中当马克·朱克伯格决定将当时的Facebook推广到斯坦福时,全场欢呼。那一刻,我前所未有地感到自己正活在这个世界的中心。那一刻,感受到的,是深陷世界中心的孤独。事实上,从头到尾,你可以从周围人的笑点看出,看电影的都是Facebook的用户。

谁不是呢?就连我那在国内PPT都要我代劳的骨灰级导师,有一天竟也神秘兮兮地冲我眨眼:昨天和你在Facebook上聊天的女孩,什么情况?

就是这样,在美国,在任何一个实验室或者图书馆,十台电脑里边至少有四台在上Facebook;公交车上,十个玩手机的人至少有八个在上Facebook。有人丢了钱包,回到实验室上网,发现Facebook上有留言,说捡到了他的钱包让他去拿。现在,Facebook在207个国家已经有了5亿的用户,26岁马克·朱克伯格也成了全球最年轻的十亿美元富翁。

大卫·芬奇的这部电影有点让我喘不过气。一个“混蛋”与他周围人的关系始终是这部电影的中心。其实,让马克的故事变得引人入胜的不仅仅是那些争端,而是那些争端在Facebook编织的巨大社交网络的笼罩下形成的反讽意味。

大多数时候,Facebook之所以比谷歌更能引起话题,是因为后者旨在改变我们接触事物的方式,而Facebook却直接插入了我们的人际关系。它的横空出世似乎扰乱了整个世界。

有人觉得马克赢得了世界,却输掉了所有的朋友。片子的结尾,马克的女下属对他说,you are not an asshole, but you are trying so hard to be(你不是一个浑蛋,可你在努力地成为浑蛋)。或许他们的人品不是完美的,一如当年牛顿和胡克,牛顿和莱布尼茨,李政道和杨振宁的互相攻讦。讽刺的是,马克失去了现实生活中唯一的朋友,却在Facebook上得到了几百万的好友。可是他有了几百万的好友,却还是感到孤独。而他曾经唯一的好朋友,正在起诉他——这部电影随处可见如此的黑色幽默。对于这样一个略显阴暗的故事,它甚至都有点过于好笑了。

无奈,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史诗。讽刺正成为唯一可信的时代精神(相比起纯情和悲壮),而我们在这网状的世界里攀爬,每个人都有朋友,每个人都感到孤独。

PS.如果该片将在国内惊天上映,译名或许只能是《该网页无法显示》,你们懂的。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社交网络》:浑蛋们感到孤独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949.html

分类: IT观察, 人文视野, 文艺评论, 科技驿站, 趣味科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