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诛”,古代中国的一种民主形式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0-31,星期日 | 阅读:2,196
来源:岳伍 发布在 凯迪社区猫眼看人

昨天买了本书,《晏子春秋》。读时发现一个词很新鲜,“民诛”(第一次看到,够孤陋寡闻的吧?呵呵)。这个词乃是晏子谏景公时所出。当时,针对景公“确实有百姓得罪君主的,哪里有君主得罪百姓的”之错误认识,晏子严正指出,不但存在着君主得罪百姓的事情,而且存在着得罪之后君主受到处罚的事情。当然,最为严厉的处罚要数“民诛”了。

晏子说:“您错了。那些疏远的人有罪,亲近的人去处治他们;低贱的人有罪,尊贵的人去处治他们;君主得罪了百姓,谁将处治他们呢?我冒昧地问一问:夏桀和商纣,是被君主杀的呢,还是被百姓杀的呢(桀、纣,君诛乎,民诛乎)?”晏子这么一讲,景公当即认错,他说:“我太固鄙了。”(《景公怒封人之祝不逊晏子谏》)

这种“民诛”观点的提出,比著名的荀子“载舟覆舟”比喻时间上要早得多,更比唐太宗的引述要早得多。只不过前者不怎么出名,后者广为人知而已。它所运行的基本逻辑是,君主如果暴虐无道获罪于百姓,百姓便得以起而诛之。《晏子春秋》之译注者陈涛指出,“‘民诛’观点的提出,不但是对国君,即便对整个统治阶级,都是严正的警告。”

这种“民诛”观点,后来在《孟子》里面也有反映,“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弒君也”。当时,齐宣王问孟子:“商汤流放夏桀,周武王讨伐商纣,真的有这些事件吗?”孟子答:“史料中有这种记载。”宣王又问:“臣子犯上杀死君主,行吗?”孟子答:“破坏仁的人叫做‘贼’,破坏义的人叫做‘残’,毁仁害义的残贼,叫做“独夫”。(人们)只听说把独夫纣处死了,却没有听说是君主被(臣下)杀害了。”(《孟子/梁惠王章句下》)

据《史记》记载,见识过这种“民诛”厉害的还有周厉王。他放纵骄傲,国人都公开议论他的过失。召公劝谏说:“人民忍受不了您的命令了!”但厉王不思悔改,反而找来一个卫国的巫师,让他来监视那些议论的人,发现了后就来报告,立即杀掉。一时之间,国人没有谁再敢开口说话,路上相见也只能互递眼色示意而已。但终于有一天,人们忍无可忍,起而诛之,只不过厉王逃脱了,没有被诛成。厉王的太子静被藏在召公家里,国人知道后,就把召公家包围起来。召公用自己的儿子代替了王太子,王太子这才免遭被诛。

这种历史上一再上演的“民诛”,真是够厉害的,它可不像当今美国人弹劾总统、选举新总统那么温柔。

“民诛”是暴力的、恐怖的、血腥的,但客观上看,它有存在的合理性。它的实质并不坏,它的实质乃是一种民主。它是百姓对当权者实在看不下眼、实在忍无可忍了时的一种癫狂发作。百姓的逻辑是,既然您忽视我们的主张,不听从我们的主张,做出了若干与我们的主张相反的事情,深深地伤害了我们,那好,对不起,我们之间先前存在的君主——臣民关系便从此一刀两断,您就已经是我们的罪人!我们要拿您治罪!

那位说了,古代中国人整出个这样的民主,也太血腥,太搞笑了,要是人家君主为害尚浅,够不上“民诛”呢,难不成百姓就得听之任之?NO,NO,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咱列祖列宗也并不傻,至少不比现在的美国人傻,他们也早就设计了温和得多的民主形式,那就是弹劾制。关于这点,孟子说得很坚决,“诸侯危社稷,则变置”(《孟子/尽心章句下》);而到底怎样才能实现这种对君主的弹劾呢,那就是有请“贵戚之卿”出手,“贵戚之卿”可以易君之位,改立君王:“君有大过则谏,反覆之而不听,则易位。”(《孟子/万章章句下》)

那位又说了,倘若君王的罪过也够不上弹劾呢,你百姓还不是干瞪眼?NO,NO。君王的一般性错误,由臣属负责纠正。由臣属纠正君王的错误?不是说“君叫臣死臣得死”,君叫臣干什么臣就得干什么,否则就是“抗旨不遵”、大逆不道吗?NO,NO,NO 。您八成是电视剧看多了,完全整拧了。现在,很多国家的法律都规定了这一条,下级服从上级命令,限于命令本身是合法的,非法的命令不予执行。其实古代中国人的下级,就有这么做的!也是被要求就这么做的!

景公的宠妾去世后,景公守着她三天不吃饭,希望她复生。晏子假称有医生能起死回生,骗景公离开,命人收殓。这事,可是惹恼了景公,他责备晏子说:“我这个君主,不过是徒有其名罢了。”当时晏子是这么回敬景公的:“……我听说过,君主正确臣子服从叫做顺从,君主邪僻臣子服从叫做乖逆。”正确的才服从,不正确的就不服从,不做乖逆之徒,这才是臣子的正道。

身为臣子,应该如何给君主纠偏,这在《荀子/臣道篇》里,有非常明确的论述。以下引用一段“坐看枫临晚”的相关翻译:

“君主有了错误的谋划、错误的行为,国家将危险、政权将灭亡,这时大臣、父兄中如果有人能向君主进呈意见,意见被采用就好,不被采用就离去,这叫做劝谏;如果有人能向君主进呈意见,意见被采用就好,不被采用就殉身,这叫做苦诤;如果有人能联合有智慧的人同心协力,率领群臣百官一起强迫君主、纠正君主,君主虽然不服,却不能不听从,于是就靠此消除了国家的大忧患,去掉了国家的大祸害,结果使君主尊贵、国家安定,这叫做辅助;如果有人能抗拒君主的命令,借用君主的权力,反对君主的错误行为,因而使国家转危为安,除去了君主蒙受的耻辱,功劳足够用来成就国家的重大利益,这叫做匡正。”

君叫干啥就干啥,那不是为臣之道,那是臣子乖逆而已,是做臣子的失职!从君臣关系的角度讲,那更是离谱的、荒唐的,绝不足取的。因为,最好的君臣关系莫过于和谐的君臣关系了,而什么是和谐的君臣关系?还是看看晏子说的吧。

针对景公所言的“梁丘据是跟我和谐的人啊”,晏子纠正他说:“这叫做相同。所谓和谐,拿味道作比方,君主如果是甜的,那么臣子应该是酸的;君主如果是淡的,那么臣子应该是咸的。现在梁丘据这个人,君主是甜的,他也是甜的,这是所谓相同,怎么能够算得上和谐?”

“所谓和者,君甘则臣酸,君淡则臣咸。”这才是和谐的君臣关系!可惜的是,现在,还有几个人这么理解呢。古人之被误解,实在是太厉害了;古代民主传统之被遗忘,实在是太厉害了!

2010-10-29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民诛”,古代中国的一种民主形式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789.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3 条评论 发表在““民诛”,古代中国的一种民主形式”上

  1. buick car cover说道:

    This will be the earliest time We’ve commented here and I should say you give genuine, and high quality details for bloggers! Wonderful job.

  2. botox melbourne说道:

    TYVM, great post! Exactly the stuff I had to know.

  3. Crush the Castle说道:

    TYVM, nice post! Exactly the thing I had to hav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