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中国的过度投资问题或被夸大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6-13,星期三 | 阅读:1,691
作者:盛薇 | 来源:思想库

中国存在过度投资的问题。这一点一经IMF指出,便赢得了西方学术界和政府的广泛认同。中国需要通过减少投资和增加消费来实现经济的再平衡——这几乎已经成为一种信条。若非如此,递减的资本收益将拉后未来的经济增长;更糟的是,庞大的过剩产能会造成投资锐减,而这又会导致经济的整体下滑。那么,中国的那些过剩投资都在哪里呢?

大部分人把矛头指向了快速增长的资本支出及其在GDP中所占的、高得异乎寻常的比例。固定资产投资(这一指标被广泛引用,因为它是每月公布的)过去七年的年平均增长率为26%,这确实令人咋舌。但这些数据具有很强的误导性,因为它们不仅尚未经过通胀因素调整,而且还将业已存在的资产的购买,比如土地买卖,纳入其中——这些资产的价值会随着土地和其它财产的价格上涨而膨胀。更为可靠的衡量标准(同时也是其他国家所采用的标准)是实际固定资产形成。这一指标是在GDP增值的基础上进行测量的。在过去的七年中,中国实际固定资产形成的年平均增长率为12%,比起上述的26%,这个数字就没那么吓人了;而比起同一时期GDP达11%的增长率,它也只是高出了一点点。

《经济学人》:中国的过度投资问题或被夸大 | 东西网 @dongxi.net

从左面的图表看,粗略估计中国2011年固定资本形成已达到了GDP的48%,这确实高得不太寻常。与此相比,日韩两国在这一指标上的最高值为近40%,而大部分发达国家的目前水平则在20%上下。但是,每一年度投资与GDP之比并不足以反映过度投资是否真的存在。考察投资过度是否出现,我们还必须考察总资本存量的规模,即经折旧调整过的过去全部投资的价值总量。据汇丰银行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曲宏宾估计,中国的人均资本存量是美国的8%,是韩国的17%(见上图右侧的图表)。就职于北京的一家调查公司龙洲经讯的Andrew Batson和Janet Zhang所进行的另一项研究表明,虽然中国当今的经济发展水平与美国的1930年相近,但论及人均资本,中国却低了四分之一。

有人认为,中国资本存量占GDP比重的上升,是新增资本效率降低的表现,即给定相同的资本增长时,GDP增长的更少。然而,当一个不太富裕的国家正在由农业国向资本密集型工业转型的时候,资本/产出会有所上升,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据龙洲经讯估计,2010年中国的此项数据为2.4,正好落在大部分国家从2至3的区间内。

考察资本效率的另一个指标是资本回报,倘若存在巨大的闲置生产能力,这一指标应当会有所降低。但是在过去的十年中,经经济周期因素调整之后,所列公司的平均工业边际利润和资本回报率都保持稳定。由于以国有企业为主的很多公司能够方便地获得低息贷款,所以整个社会的平均借贷成本更高,而这一扭曲带来的结果是投资的不当配置,而不是投资总额过高。全要素生产力(TFP)的增长率也经常被用来衡量一国劳动力和资本的效率。中国在这一指标上的表现与全球其它国家相比也属偏高。

中国的TFP增长在过去几年确有放缓,但这更主要是受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的影响。虽然在短期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只能带来很少的收入,但它将大大提高未来20年到30年间的生产力。也有一些人怀疑工程项目中的大部分,对中国而言,不过是鸡肋;但BCA调查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的基础设施仍不能满足国内需求,比如自1995年起中国的铁轨总长度增长了50%,但旅客数量却增长了一倍,货运量也增长了150%。中国用占全球铁路网6%的承运能力承担了占全球24%的货运量。另外,即使近几年来大兴土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依旧存在短缺问题。粗略算来,有三分之一的城市居民依然住在劣质的集体住房里。这也就意味着需要新建更多的房屋。再一次的,存在的问题不是供给过剩而是投资错误配置。巨大的需求来自于那些无力支付当前房价的人群,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富裕家庭选择持有不止一套房屋,他们把持有房产作为一种投资。

统计数据有缺陷么?

很多人把中国投资占GDP比重的快速上升和消费占GDP比重的下降当作一种经济异常现象。但是,对于一个工业化快速推进中的国家,这种模式其实再正常不过。在传统的农业国,农民会把收入的大部分用于消费,但工业化进程一旦开启,越来越多的国民收入就流向资本持有者,而他们又会把取得的收入用于再投资,比如投资工厂等。于是,投资占GDP比重上升,而消费的比重则下降。在工业化顶峰时期,日韩两国的投资占GDP之比都有过比中国近20年来之所见更猛烈的上升。

对中国投资与GDP比例之高的另一个解释,是建立于计划经济时期的中国统计部门,更加擅长统计投资而不是消费支出。有很多人认为,中国的消费(尤其是服务业消费)及其占GDP的比重被低估了,因此才造成了投资被高估的现象。摩根士丹利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投资占GDP的实际比重可能比官方公布的数据低10个百分点(即不是48%,而是38%)。

鉴于中国经济增速较快、贷款成本很低且国有银行地位举足轻重,某些行业的资本浪费问题几乎不可避免。但迹象显示中国并不存在严重的过度投资问题。当然,这也不意味着中国无需实现再平衡。中国还是应当从资本密集型产业向那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和更有利于消费者的产业转型,只是这其中的原因,并非维持增长,而是减少不公。那时,工人阶层便也能享受到中国过去的投资所带来的好处了。

本文节选自《经济学人》2012年4月14日出刊的一期。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经济学人》:中国的过度投资问题或被夸大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741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