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天然气:页岩的世纪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6-8,星期五 | 阅读:1,537
译者:Shierzou | 来源:经济学人

原文:Natural gas: Shale of the century | The Economist

“天然气黄金时代”有可能比绿党想像的还干净。

2012年6月2日|来自印刷版

07172753_23088.jpg (595×335) @cdn.yeeyan.com

美国的“非传规”天然气的繁荣让人惊喜连连。从2005年至2010年,该国的页岩天然气产业每年以45%的速度增长。页岩天然气是通过水和化学物质撞击页岩产生天然气,这便是有名的水压致裂法(hydraulic fracturing)技术即“压裂法“(“fracking”)。页岩气占美国整个天然气产出的比重从2005年的4% 上升至今天的24%。美国生产的天然气多得不知该如何处置。其储存设备很快便装满了,且天然气价格(不像石油因地定价)暴跌。上个月,天然气价格下降至每百万英热单位(mBtu)不到2美元:不到天然气繁荣前的六分之一且对于生产者来说,价格太低而未能实现收支平衡。
这些是大部分欧洲和亚洲国家所面临的问题,这些国家分别要支付大概比美国高达四至六倍的天然气价格,美国廉价天然气正中它们的下怀。美国的天然气热带来巨大的经济优势。该行业直接或间接地创造了成千上万个工作岗位。而且让包括让石化产品在内的几个行业重新焕发活力。在这些行业中,从天然气中提取的甲烷来自于原料。

07173032_54584.jpg (290×281) @cdn.yeeyan.com

因日益增长的需求,天然气价格有可能在未来几年上扬。巨额投资页岩开采的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 Shell)的老板彼得•沃瑟(Peter Voser)预计,至2015年,页岩气价格将翻番。但仍低于欧洲和亚洲的价格,因此该产业应仍有增长空间。据预测,若按目前的生产率计算,美国的天然气足够维持一个多世纪。

这令人难于置信。仅在五年前,美国有望成为天然气进口大国。在2000年至2010年间,该国修建了基础设施以再气化1000多亿立方米进口的液化天然气(LNG)。然而,2011年,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不足200亿立方米。美国现在正努力将闲置再气化终端改造成为液化设备以出口液化天然气。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沙宾渡口(Sabine Pass)安装液化设备终端的计划有望于2012年6月获得批准。

美国天然气繁荣冲击波让其他地方感同身受。俄罗斯位于巴伦支海(the Barents Sea)的什托克曼(Shtokman)大型天然气田项目——价值400亿美元,旨在为美国输送液化天然气——已停止上马。曾定点专供美国市场的卡塔尔LNG将目标转移至能源匮乏的日本。但是,随着中国、澳大利亚(Australia)、阿根廷(Argentina)和几个包括波兰(Poland)和乌克兰(Ukraine)在内的欧洲国家有可能会大规模生产页岩气,预计将迎来更大的变化。

去年,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发表了题为《我们正迈进天然气金时代吗?》鼓舞人心的报告。2012年5月29日,该机构发布了一份后续报告,将上一篇文的疑问句改为了肯定句。该机构预计2010年至2035年,非传统天然气的供应将增至三倍,将导致较平缓的价格上升,而非下降。该机构还预测这将促进全球对非常规天然气的需求增加一半以上。

在美国可自由使用压裂法

不是每个国家都如此牛气冲天的。美国的页岩天然气繁荣是受“歪打正着”的各因素刺激形成的:政府受盲目开采的启发制定了“开放获取”管道法规;该行业拥有大量的钻机和其他基础设施;有强有力的产权保障,土地所有者拥有其所有土地下面的矿产资源的权力。其他地方很少具备这些条件。

欧洲有良好的天然气管道网,这些管网理论上向所有国家开放。然而,这些管道却多年未进行更新换代。欧洲的土地所有者通常并不拥有其土地下面的矿产,因此没有动力激励他们去开采矿产资源。欧洲也是人满为患,因此其邻避者(不得在我后院论者)聒噪不停。

中国存在截然不同的问题:水资源缺乏,百万加仑的水可能要在单个井中进行压裂。阿根廷政府最近下定决心要牢牢控制住该国最大的石油公司YPF,这将使页岩产业所需的外商投资公司退避三舍。

此类障碍将使各国天然气增长速度、规模难与达到与美国的天然气热相抗衡的水平。而且即便大幅增加供应,欧洲天然气价格有可能不会下降太多。不像美国的天然气价格,因俄罗斯和挪威的长期出口合同,欧洲天然气价格与石油价格挂勾。

页岩气生产商也面临着来自绿党的口诛笔伐。绿党抗议页岩气产业对重水(heavy water)的使用而且存一个小小的风险,液压可能导致蓄水层受到污染甚至导致地震的发生。还有一个危险是,在页岩气探测和开采过程中会逃逸出大量甲烷。甲烷是一种强大的温室效应气体。国际能源署预测页岩气的生产过程中会释放出比常规气体开采多3.5%的甲烷,若涉及到排放多余气体时,比常规采气多12%的甲烷。法国(France)和保加利亚(Bulgaria)已禁止使用压裂法; 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反压裂者也正团结在一起。

绿党有一个案例,却对此大做文章。只要竖井正确密封起来,几乎不存在压裂法会污染地下水的危险。通过采取不通风措施,甲烷的排放可控制至可接受的最小范围。而在传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中长期存在的地震风险对于页岩的开采来说不算太大而且可通过监控手段进一步减轻。国际能源署说,此类预防措施将导致页岩气井成本增加7%——对于健康产业来说,很个微不足道的代价。

然而,这些措施都不能解决页岩气和所有化石燃料所引起的大问题:全球变暖。国际能源署设想,若人类没有认真努力地推动可再生能源和其他低碳科技的发展,全球温度上升将超过3.5°C。这可是无法承受的代价。

来自印刷版|商业

译注:

页岩气(shale-gas): 从页岩层中开采出来的天然气,是一种重要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页岩气的形成和富集有着自身独特的特点,往往分布在盆地内厚度较大、分布广的页岩烃源岩地层中。较常规天然气相比,页岩气开发具有开采寿命长和生产周期长的优点,大部分产气页岩分布范围广、厚度大,且普遍含气,这使得页岩气井能够长期地以稳定的速率产气。

绿党: 提出保护环境的非政府组织发展而来的政党,绿党提出“生态优先”、非暴力、基层民主、反核原则等政治主张,积极参政议政,开展环境保护活动,对全球的环境保护运动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全球的绿党都有一个特性就是他们提倡生态的永继生存及社会正义。这使得绿党明显地与传统的资本主义派与社会主义派大不相同。第二个值得注意的特色是绿党是由社会运动的行动者组成的,他们代表了政治上的弱势团体或是少数族群。简而言之,绿党是社会运动者的政治延伸。绿党的四个基本主张是:生态永继、草根民主、社会正义、世界和平。

水压致裂(hydraulic fracturing):又称压裂。一种改善井底附近油层渗透率,提高油井产量的增产措施。作法是通过压裂设备(主要是高压水泵)把高黏度压裂液在高压下挤入地层,造成新的或者扩大旧的油层裂缝。然后迅速挤入含有大量支撑剂的悬砂液(或携砂液),使这些细小而坚硬的支撑剂颗粒在除去外加压力后仍能支撑住已经压开的裂缝,以改善油井附近的油层渗透性,提高油井产量。所用的支撑剂可以是经过筛选的纯净石英砂、包有塑料外衣的核桃壳碎粒或者其他坚硬颗粒。水压致裂是人为改造低产油层的一种好方法。许多油田从一开始就采用它,甚至有些探井试油时也要压裂,以确定它们是否有开采价值。、

邻避现象(“Not In My Back Yard”):简称为“NIMBY”,即一般所谓的“不要在我家后院”,指的是当国家推行某些对社会整体而言是必要的政策时,政策的目标地区却强烈反对把当地作为政策目标的草根运动。邻避现象展现出特定的大众自我矛盾的态度:原则上赞成政府施政的目标,但该目标的预定地不能与我家“后院”毗邻。邻避现象广泛存在于诸如兴建监狱、工业区、游民收容所、核电厂等许多领域。[1]

重水(heavy water):即氧化氘,是由氘和氧组成的化合物。分子式D2O,分子量20.0275,比普通水(H2O)的分子量18.0153高出约11%,因此叫做重水。在天然水中,重水的含量约占0.015%。由于氘与氢的性质差别极小,因此重水和普通水也很相似。重水的离子积常数为1.6*10-15.重水主要用作核反应堆的慢化剂和冷却剂,用量可达上百吨。重水分解产生的氘是热核燃料。为了防止核子武器扩散,重水的生产和出售在很多国家都受到限制。重水还可做示踪物质。一般相信重水并不属于有毒物质,但是人体内的某些代谢需要轻水,所以如果只喝重水会生病。情形就好像空气中最主要的成分氮气是无毒的,但吸入纯氮会因为缺氧致死。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经济学人》天然气:页岩的世纪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7137.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科技视野, 科技驿站.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