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蔚:清末旧照《立宪万岁》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6-5,星期二 | 阅读:1,541
作者:嘉蔚

拙编《莫理循眼里的近代中国》(福建教育出版社,2005年)第三册《目击变革》中,在《立宪政,兴洋学,发股票,办铁路》一节中刊发一组两张照片,并附说明如下:

一、1905年广西桂林的一个官方集会。这是主席台。最瞩目的是横额上的“立宪万岁”四个大字。当年7月16日,清廷颁旨派大臣出洋考察政治。在此前后,张之洞、袁世凯等重臣奏请清廷实行立宪改革。这张照片说明“立宪”已是官方公开的话题并开始深入人心。(图1)

二、这是与上页同一集会的会场。左边是省府大小官员,中、右是洋学堂的学生。满清官员服与学生西式制服正好象征了新旧交替的变革时期。(图2)

这一组两张照片,说它们是莫理循全部图片收藏中最有价值的一组,应不为过。第一张里横额上“立宪万岁”四个大字与下立的满大人形成极具震撼力的对比;第二张里新旧、中西两种服饰又形成极为有趣的对比。其中最关键的是“立宪万岁”四个大字,在笔者记忆里,还从未在其它早年旧照里见过,至今也未见过第二张。这使得这组照片成为珍贵的历史证物,证明了“立宪”曾如何响亮地成为清末中国朝野一致的政治口号与追求。“立宪”而且“万岁”!这“万岁”二字如何可以随便喊得?可见此四字的分量之重。

图1

转眼此书出版面世已达六年之久。最近蒙此书责编林冠珍女士转告,方知网上有热心此二照并且质疑原书说明中“1905年”的界定有误。典型的批评是:

作者显然没仔细读历史,需知五大臣归国,引发清帝国“立宪潮”,已经是第二年,即1906年以后的事了。1906年7月24日,考察归来的载泽在向慈禧汇报考察结果时,首次明确提出“立宪效法日本”的建议。9月1日,清廷才正式发表“仿行宪政”上谕。广西官员有胆量在1905年公开打出“立宪万岁”的横幅标语吗?

网友们循着质疑的思路,从史实记载、照片的收藏,以及照片中显示的场景、莫理循的行踪等几个方向,分别进行了深入的查阅与讨论,达到了相当深入的地步。

其中尤其是从地方史料中查到这样的记载:

1907年(清光绪三十三年)11月29日至30日,广西学界第一次游艺会在桂林举行,由巡抚衙门筹办,巡抚张鸣岐任大会总务长,支白银1500两。这是广西史上最早的省级运动会。参加比赛的学校共三十九所,参赛人数九百九十人。这次游艺会具有明显的娱乐性质,赛事分四个大组进行,中学参加甲级组,小学参加乙级组,还有来宾组和职员组。比赛项目有跑步、算术、提灯、拾物越脊、竞走、暮夜进军、跳远、跳高等。陆军小学堂获甲级组第一名,简易师范附属高等小学堂获乙级组第一名。

这一则记载,几乎与照片相吻合,即使不是同一次集会,也是类似的一次,因此提供了不少文字描写上的细节。

不过所有网友似乎都忽略了照片本身提供的一个细节。而仅从此书上的照片画面,即可读出司令台右侧那张日程表的主要项目。现抄录如下,改右向左直行为上至下横行,每一项下的小字因无法辨认而略去。

升旗

开会

奏军乐

宣诏

呼万岁三

祝词

呼万岁

演说

奏琴唱歌

奏军乐

运动

奏军乐

停会

下午开会奏军乐

各学堂运动

闭会奏军乐

鸣炮三声

图2

从日程里我们可以肯定此集会只开一天。这与1907年第一次游艺会的两天日程不符。佐证以照片里只有十面校旗,与记载中游艺会的参赛学校共三十九所的数目不符。可见照片所示集会并非史载1907年11月那次游艺会。

现在请注意大会第一个主要内容,是“宣诏”。

宣什么诏呢?

笔者以为横额上的“立宪万岁”四个大字即与诏书的内容是相关的。“诏”即皇帝的上谕。与立宪相关的上谕,即如上文所引,是清廷于1906年9月1日发布的。

无疑,笔者以前在书中所定的“1905年”正如网友所评,是错误的。比较可能的,这个集会应是在1906年9月份召开的,专门为了“宣”清廷决定预备立宪的“诏”而开的,宣诏后又有演说,然后辅以运动、唱歌等助兴节目。

由于网上追溯到照片的出处及其英文说明等细节,笔者在此作一详尽交代。

乔治?莫理循去世后,他遗留文件包括千余帧照片均由其遗孀捐赠给悉尼的米歇尔图书馆(今为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州立图书馆的善本部)保存。几十年后,大约在1960年代,图书馆将其整理编目造册。其中的照片部分由于编目分类时不甚合理,几乎把大部分原来成套的照片都拆散了。例子不胜数举,不一一细说了。有心者可从拙编里找到。而这两帧一组的照片,便因此而拆散。原因是编目时将肖像照归入四个类别,即可辨认身份与不可辨认的欧洲人两类,可辨认身份与不可辨认的亚洲人两类。此组照片因司令台上有一位满大人,便被归入“Portrait:Unidentified Asian”(肖像:不能确认的亚洲人士)一类,编号为“PX*D157,Vol.2”。而另一张是群众场面,不被认为是肖像照,便被“打入另册”,归到“Asia”(亚洲)大类中去,编号为“PX*D151,Vol.2”。

笔者将之复原为一套的理由是充分的。全部莫理循收藏中,仅此二照为相同纸质,相同规格,相同装帧,均由“桂林学院街容芳斋照相馆”拍摄。此外无此照相馆拍的其他照片。此照也非常明显地是一套:先从司令台下拍司令台,再从司令台上拍操场全景(司令台上的菊花亦留在了此照前景)。顺便说一句,菊花说明了拍摄季节为秋季,与9月某日相符。

如拙编前言中莫理循二子阿拉斯戴厄所说:“据我所知,先父在1910年以前自己没有拍过照片。”此二照如何进入莫理循收藏尚无从知晓(或许有朝一日莫理循日记全部译出并公诸于众,可以解开此谜并最终确认它们的拍摄年月)。网友讨论中提到莫理循图书馆,与他遗留照片无关。图书馆全部藏书,已在他生前的1917年卖给了日本人,其中似无照片册(不是指印有照片的图书)。

最后一个谜底是新州图书馆上网照片的英文说明从何而来?乃笔者无心插柳而成也。

原照均无说明。而且图书馆当年编目时,在所有带卡纸原版照片的背后,都注上了“1910”的年号。我一直弄不懂它的意思。因为显然这些照片摄于从1900年(甚至更早)直至他1920年去世之前,并非都在1910年这一年。如指年代,又无“S”在后,且1910S的话指1910至1919年,不包括1900至1909年。

我已无法忆及当时如何误认为是“1905年”的集会。大概是因为对1905年五大臣出洋考察宪政印象太深的缘故。但明显地,当时没有将“宣诏”与“立宪万岁”联想起来。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历史学者,“艺术家富于想象但疏于考证,可以理解。”呜呼!

再说何为“无心插柳”。笔者在米歇尔图书馆提出十数大册(盒),捡出要编入图册的图片后,要列出表格提交复制部门去翻拍。虽然大部分照片有一个编号,笔者仍需对图片作一简单描述以供记忆,而且为了使复制部门的澳洲职员方便辨认,我的简述用英文草草写就,而不用中文。这些简述不料也被翻拍者打在了图片编目上。我在当时不会用电脑来工作,因此要求把每一张图片印在一张A4的纸上并带有全部编目细节以供我编辑之用。图书馆做得很认真。认真到把我草拟的临时说明中的错误也照搬不误。这其中便包括集会操场那张。我本应写:“Celebration for constitution”,却手误为“construction”,前者指“宪法”,一错写成了“建设”。当时根本不当回事。因为全部说明还要重写,英文会由专家去弄好。

不料新州图书馆在事后将图片全部上了网,且不少英文说明直接搬了我的临时简述。这一下让我傻眼。但是我已无力去更正,只是告诉他们自己去与已出版的书核对。看来他们并未彻底改过来。

行文至此,错误已纠正,该交代的也已交代清楚,而“立宪万岁”的口号犹在耳边响彻,穿越一百零五年的时空,直达今日。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嘉蔚:清末旧照《立宪万岁》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6757.html

分类: 历史档案, 历史纵横, 资料文库.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