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叙利亚悖论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6-1,星期五 | 阅读:1,717

核心提示:叙利亚的经济模式将全体国民覆盖在内,但又将任何能对抗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宽广阶层联盟扼杀在摇篮中。叙利亚现存的小规模的中产阶级最终会不会让这个国家转向稳定和民主?

原文:The Syria Paradox
作者:ADAM DAVIDSON
发表时间:2012年5月22日
本文由”译者“牛虻翻译,已经校对

Inline image 1

【原文配图:前面的标语牌上写:解放叙利亚】

抗议活动持续了一个月才导致突尼斯总统被废黜,而在埃及将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赶下台则花费了18天时间。利比亚用时更长。为击败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el-Qaddafi),反叛军展开了长达8个月的血腥抗战。但是叙利亚——差不多同利比亚在同一时间发起示威活动——却深陷残酷内战,且战斗似乎还远未结束。其中一个原因很简单:叙利亚的经济模式本意就是将全体国民覆盖在内,但又将任何能对抗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的宽广阶层联盟扼杀在摇篮中。这无疑是让大多数叙利亚人感到畏惧的现实。但是同样也可以质疑我们自以为了解的革命——最最要的就是,相比伊拉克和利比亚之类的单一产油国,经济成分越是多样以及有着一个茁壮成长的中产阶级的国家会更有机会推翻专制统治者。

在于2003年和2004年到访叙利亚之前,我预料它会看起来像朝鲜一样,布满了露天市场。但我很惊讶地发现大马士革和阿勒颇这两个主要商业中心其实有着不少相当富裕的街区。许多当地人驾跑车、佩戴名贵手表和进高档餐厅,常常让我觉得自己是个败落的乡下人。我在大城市遇到的很多人都有着体面的生活,他们是工程师、医生、店主甚至艺术家。或许还不算富裕,但相比我在邻近国家约旦、黎巴嫩和伊拉克遇到的人们,他们过着足够优裕的生活。

以中东为背景,叙利亚经济显得不同寻常地多元化。农业吸纳了差不多一半的农村人口,其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比率大概是20%。石油占据了另外的25%。在此次国内危机前,游客——尤其是阿拉伯人,但也有不少欧洲人,偶尔还会接待美国人——悉数涌入该国美丽的古城和海滨小镇。虽然从来不曾是全球制造业领域的排头兵,叙利亚还是有着适当规模的工业,生产衣服、包装食品、饮料,近来还出产廉价汽车。最后,该国还有大量的磷酸盐矿床,这是一种可以用来充当肥料的矿物,市场对其的需求正持续扩大。

在阿拉伯复兴社会党(Baath Party)于1963年执政伊始,该党领导层意图对经济实行集中控制,一如斯大林在俄罗斯和毛泽东在中国的做法。在宗教上居于少数并最终取得党权的阿拉维派(Alawite)是由受教育程度低的山村农民构成,他们”对于如何运转一个国家或一个经济体一无所知,”身为俄克拉荷马大学教授的资深叙利亚观察家约素亚·兰迪斯(Joshua Landis)说。 阿拉维派恰到好处地获得了法国殖民政府在军事上的器重,这是基于他们同在大城市驻扎的多数派系逊尼派(Sunnis)纽带联结甚少:”他们成分单一,不存在一个人口广布且无限延伸的根脉深厚的社区共同体。”

如此一来,现任总统的父亲哈菲兹·阿萨德(Hafez al-Assad)放开少量富足的逊尼派和基督徒商人继续运营他们自有的工厂、商店和餐馆。他的儿子巴沙尔于2000年开始执掌政权,施行了更进一步的开放举措,准许同政权无关联的创业者自办企业(只要他们让政府能分一杯羹)。一些人开办了精品酒店和小型工厂;还有人进口从医院设备到汽车部件之类的产品。一名叙利亚商人告诉我说,任何美国的东西都变得尤其受欢迎。在2001年,巴沙尔开始寻求获得世界贸易组织会员国身份(至今依旧悬而未决),三年后,该国诞生了首家私人银行。如今,一家一般规模的证券市场也已应运而生,即大马士革证券交易所,叙利亚的富人们可在此购买二十多家公司的股票,其中多数为银行和保险公司。

然而,这股源起城市的创业潮又恰逢常年的干旱,后者使得叙利亚农民的处境雪上加霜。背靠田地而收不抵支,那些人纷纷涌进拥挤的都市贫民窟或更穷酸的二级城市。这些区域最先发动了起义,并成为今日暴乱频发之地。

从外部会很难观察出阿萨德是如何维持他对国家的掌控。在突尼斯和埃及,当目睹到城市中产阶级和富人一同加入到贫下的农村抗议者队伍中时,强势的军人抛开了他们的政治领袖。但在叙利亚,军方对政府领导层无比忠诚。并且,即便都市精英阶层或不喜欢阿萨德政权,即便他们意识到,在一个不会禁锢自由表达和支持邻国黎巴嫩的政治激进分子的国家,生活会更好,但他们还是害怕想见身处革命的混乱余波之中,生活会呈现出什么样子。

正如兰迪斯所指明的那样:”他们向外望向乡村并想:这些人得胜了又如何?他们会维护资本主义吗?他们会保护我们的财产吗?他们会不会过来说,’哦,你已经当了40年的通敌者,我们将会带走你拥有的一切’?他们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

当你从任何角度去看,叙利亚目前的前景似乎都是一片黯淡。各种诱因都引向冲突。一方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一起;另一方,正好相反。未来一年里,叙利亚的暴力甚至会愈演愈烈。

但很难想象这场冲突会以阿萨德政权能更强有力地控制国家而终结。尽在眼前的局面会相当残酷,但远在天边还是存在着微弱的希望。石油没能让国家致富,叙利亚人民反倒为此感到庆幸。有着巨量碳氢化合物资源的国家几乎从来都不会转向民主,因为权力是受那些控制着油泵的人把持。拥有雄心勃勃的中产阶级的经济多元化国家的机会要更大。

事实上,叙利亚看起来是在走英国和欧洲大部在数个世纪前的老路,也像是在经历韩国、日本、台湾和中国(这个更接近)近来的历程:权力无边的少数精英集团、赤贫的农村人口,关键的一点是存在一个规模虽小但持续壮大的中产阶级队伍,长远上,有助于将国家推向更宽泛的平等和民主。虽然也许很难即刻实现这样一副图景,叙利亚最终或会成就中东的典范。

附加报道:阶级分明的叙利亚

当你驾车行驶在最富裕的大马士革和阿勒颇飞地之外时,叙利亚人口的贫穷化趋势就会越发突显。这儿是对该国的阶级结构的粗略分类,得到了来自俄克拉荷马大学中东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ddle East Studies)教授约素亚·兰迪斯的部分帮助。

Inline image 2
50大家族(占比小于1%)

职业身份:地主、实业家、进口商、出口商

如大马士革的阿塔尔家族(Attars)和阿勒颇的谢哈比家族(Shihabis),具有政治背景的财富家族就相当于叙利亚的洛克菲勒家族(Rockefellers)。他们中有人居住在古旧的殖民建筑中或无规则排开的别墅群中——”一些被过分装饰,但其它的则实在是相当引人注目,” 兰迪斯说道。

Inline image 3
郊区居民(占比17%)

职业身份: 计程车司机、建筑工人、女仆、佣人

在围绕于城市周边的未经统筹的贫民窟区域,居民常非法取水和输电到他们的煤渣房。墙体之薄会让”你耳听到所有邻居的谈话,”兰迪斯说。”噪音可以把你弄疯掉。”

Inline image 4
城市居民( 占比38%)

职业身份: 政府雇员、商人

这些人大多数为中低阶层的工人,但是遍布于大城市的餐厅、够物中心和精品酒店会让人产生一种富得流油的错觉——始于阿萨德于2000早期开启的经济自由化改革。”在叙利亚似乎有如此之多的有钱人,这总是令你咋舌 ,”兰迪斯如是说道。

Inline image 5
农村居民(占比45%)

职业身份 :农民、劳工

这些人是叙利亚五年大旱和高失业率的最大受害方。”凄凉不已 ,”兰迪斯说道,”他们建起了这些煤渣房,铁丝和钢筋都伸出屋顶了。没有粉刷。街道上灰尘滚滚。”不足为奇,他们是革命的主力。

亚当·戴维森(Adam Davidson)是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地球财富》(Planet Money)节目的联合创始人,该节目有播客、博客 ,是一个电台系列,可以在《早间节目》(Morning Edition)、《无所不谈》(All Things Considered)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叙利亚悖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664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