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坛打黑风刮向甲A时代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0-28,星期四 | 阅读:1,331

来源: 时代周报 (广州)

20101028114818943e4

本报记者 龙婧 发自上海

申思、祁宏、江津、楼世芳的家属,近日都收到了专案组工作人员“送换洗过冬衣物”的通知,这说明,他们至少将在沈阳的看守所中度过冬天。

当这四位甲A时代的标志性大佬,被齐齐传唤到沈阳的那一刻,中国足坛扫赌打假风,刮向了曾经火爆的甲A时代。

不光是他们,当年上海国际队球员、前国脚小李明也失踪了,在他失踪的同一天,从沈阳传出消息,原天津泰达俱乐部老总张义峰被刑拘。

这一切,都源于2003年甲A末世那场天津泰达和上海国际的收官之战。这场球,在7年后不但让上海足球江山去掉一小半,更让整个足球圈变得风声鹤唳。

祸起甲A末世收官战

为了迎接中超元年,2003年的甲A末世,足协采取了2002和2003赛季球队名次按照比例进行叠加,然后确定12支球队进入下赛季的中超联赛这种前所未有的计分制度。但当时的足协领导南勇、杨一民等人没有想到,这种计分制用到联赛最后一轮,却出现了巨大漏洞—重庆力帆“赢球必降级,输球留中超”。

如果力帆留在中超,这无疑是个世界级笑话。

唯一能避免重庆力帆输球保级场面发生的,是当时处于垫底的天津泰达必须客场战胜当时在联赛中跟申花相差1分、排名第二的上海国际。

这种情景,让两个人压力巨大,一个是天津泰达总经理张义峰,一个是当时足协的领导人南勇。

那场比赛,南勇亲自飞赴上海督战。最终,上海国际非常诡异地以1:2输掉了入主职业联赛以来最关键的一场比赛。申花虽然1:4被深圳羞辱,却依然在球迷一片“水货”的呐喊声中,举起了冠军奖杯。当时被媒体热炒的一个镜头是,申花俱乐部时任总经理的楼世芳,在队员匆匆套上象征夺冠的金色外套时,他却甩下已经发到手中的外套,接着一面回头望着自己的队员、教练,一面愤言,“输成这个样夺冠,我不穿这衣服。”

这场在球迷“假球”喊声中结束的收官之战,堵住了足协计分制的漏洞,这让南勇非常高兴,赛后,他对媒体说:“天津和中远队(2003年改名为“国际队”)的比赛非常干净,如果中国联赛能够如此发展的话,那么足球水平会得到更大的提高。”

南勇扮演关键角色

甲A末世结束,关于那场球的种种传言开始泛滥,最后,成为了足球圈中公开的秘密。就连当年上海国际的高层,也在酒后对相熟记者吐露:“国际输掉的那场球,是因为球队内多名大腕球员被买通。”

7年后,传言开始逐一印证,当年被怀疑的大腕球员,申思、祁宏、江津和李明,如今都已经“人在沈阳”。

实际上,大多数的诡异比赛,都是联合坐庄的结果,球员们只是执行者,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申思恩师刘思义的话,是对此最好的注解,“不是说个别人有问题,现在整个足球界都是这副样子啊……如果能早一点下决心彻查严惩,这一大批球员也许都能得到挽救!”

更多细节逐一浮现。一位进入体育圈多年的知情人说,当时天津泰达总经理张义峰,为了球队保级,向当时上海国际的老板徐泽宪开出了1200万元买3分的条件,但一心想夺冠的徐泽宪,以“要冠军不要钱”坚决拒绝了这一要求。

这位知情人直指当年南勇在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天津方面在上海国际不肯放水的情况下,做通了足协副主席南勇的工作,同样需要上海国际输球的南勇,找到曾随他参加世界杯预选赛的申思,让他来做关键球员的工作。

申思身边的人说,“接到任务”的申思受宠若惊,一口答应下为南勇做通关键球员的工作。在申思看来,南头找他办那么重要的事,是领导看得起他,认可他的能力,“那段时间,申思常开玩笑说自己是号人物,领导让他做大事。”

到底有多少球员在那场比赛中被收买,目前并不清楚,但在当时足球记者的传言中,这次被带走的4名国脚级大腕被一一点名。至于当时砸下了多少钱,有传言说是800万元,无论数目准确与否,不可否认的是,当时天津砸下了一笔重金。

2004年赛季,这些传言的真实性已经能看出端倪,错失冠军的上海国际队与做球的核心球员彻底决裂。

2004年赛季结束,俱乐部不再与他们续约,转会离开球队时,申思、祁宏、江津因为部分合同薪水没有到位与俱乐部撕破脸皮。当年申花的人言之凿凿,申思到俱乐部讨薪时,国际总经理王国林当面大骂,“你居然还有脸来向俱乐部要钱?”但申思本人对于这段传闻,却一直加以否认。2005年3月,申思拿起法律武器,跳过足协直接向上海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3个月后申诉成功,拿到了俱乐部没有付清的50万元薪水。

执行者楼世芳

被协查的申花原总经理楼世芳,得到了大多数圈内人的同情。

这个原本在上海大剧院任党委书记,跟各类艺术家打交道的书生,在2001年底,被任命为申花总经理,接替被捕入狱的郁知非。从此,被拖入足球这趟浑水。

楼世芳上任没多久,上海国际也顺利冲上甲A,这是上海第一次有两支甲A球队,也是第一次有了同城德比。

2002年,上海第一场德比大战,申花告负。当天深夜,申花方面放出了国际大将范志毅在高架路上殴打出租车司机的消息。从此以后,申花和国际的德比,只能用惨烈两个字来形容。之所以说惨烈,原因是比赛已经超出了输赢的范围,直接被提升到了两个球队投资人在领导前争功、抢政策的高度。

这里不得不提到王成明。这位前上广电总裁,在被扯进上海“社保案”之前,一直相当低调,很少在媒体上露面。

2001年底,时任新申花大股东SVA集团总裁兼董事长的王成明,成了申花俱乐部董事长。2002年8月,王成明从SVA集团调至上海电气(10.04,-0.21,-2.05%)集团担任董事长后,仍然没有放弃对申花重大决策的话语权,几乎在调动后第一时间,王成明就让上海电气成为申花俱乐部的新股东。可以说,从2002年到2006年8月被双规的5年中,申花俱乐部的所有重大决策,王成明都起着决定性作用。

在外人看来,楼世芳和徐泽宪斗得死去活来,实际上,一直在媒体上抛头露面的楼世芳,在他的位置上,更多时就是一个执行者的角色。

最有代表性的一个例子是,当年范志毅在高架路上殴打出租车司机,外界一度以为是楼世芳找相熟记者透露了消息。但楼世芳自己却在回忆录中喊冤,当天晚上,正是王成明致电楼世芳,将此事抛出,让他透露给新闻媒体,以报在第一场德比中输给国际的郁闷之气。

一直在体制内打滚的王成明知道,如果丢了冠军等于丢了阵地和领导的支持。2003年,他开始追加投资,力争申花夺冠。

楼世芳被协查后,很快,就有媒体爆出,2003年时,申花为了力保最后一个甲A冠军,行贿将近两亿元买球。这种说法其实是一个误传。那一年申花的确投资了1亿多元,但当时申花各级梯队有四五十人,22岁的杜威拿到了百万年薪,外援阿尔贝茨的年薪是90万欧元。现在的中超外援年薪几乎没人超过50万美元。

但这并不代表申花“清白”。事实上,时任总经理的楼世芳,面对王成明夺冠的压力,不得不卷入这趟夺冠的浑水中。

当年申花为了夺冠买球的消息,已经不是秘密。足球记者和球员中流传的消息说,当年申花为了确保夺冠,曾经向不少球队买球,在当年联赛的倒数第二轮,申花在主场面对已经降级的陕西国力队。尽管对手势力孱弱,但申花为了保证全取3分,依然拍出200万元收买陕西队。而在跟深圳的那场比赛中,申花也开出了400万元的价码,只不过,这个要求被时任主教练的朱广沪断然拒绝。于是,那场比赛申花1:4被深圳羞辱。

这个消息还有另一个悬疑版本,就是楼世芳事先已经知道国际会输给天津泰达,那笔买球的钱他并没有拿出来,却是自己独吞了。这并非是无凭无据,当年一位参加过该战的球员说:当年的楼世芳特别轻松,对他们说:“好好踢,随便踢。”当时的队员以为跟深圳队达成默契球,谁知道一上场才发现,深圳队球风凶猛。

另一个跟这个说法印证的是,今年6月,楼世芳在上海市某高校参加活动时,还主动提起了这段往事。按照他的说法,最后一场比赛前,自己就知道申花肯定要输球,但同时他也知道,国际队一样会输球。

记者向朱广沪求证时,他的回答更耐人寻味。他既不承认也不否定,王顾左右而言他,“现在这个时候我不能说太多,这个事大家心里都清楚。我想到时候公安部门介入,所有的事我都会向公安部门说清楚。”

没人能够全身而退

虽然目前没有新的人再被传到沈阳,但不可否认,足球圈因为此事而变得风声鹤唳。

一直深陷在赌球传闻中的范志毅首当其冲。在上海国际的4人出事后,整个足球圈都在流传,下一个被协查对象,绝对就是这位足球圈的元老。不过,范志毅无论对哪路记者,回答都是一样:“不干净的人都在里面,干净的人都在外面!我还在上海!我这个人还能分清楚,什么事可以干,什么事不可以干。”

范志毅的辟谣,并没能阻止流言的蔓延。很快,又传出了调查组盯上原健力宝董事长张海所掌控的几支球队的消息,甚至传出原深圳总经理张健被协查的消息,逼得对方在退出足球届多年后,不得不致电报社,申明自己“没被抓”;而更多被协查或者上了专案组名单的小道消息,则在球员和媒体记者中私下流传。有申花老球员对本报记者表示,这一阵子,大家都有点人心惶惶。

不过,公安部没发布准确消息之前,这几人究竟牵涉何事,依然处于猜测阶段。

但这次进去的申思、祁宏、楼世芳,有一点却被足球圈内人公认,就是他们都不算坏人。

祁宏19岁便成为申花队夺得甲A冠军的主力,与范志毅、谢晖并称“三剑客”;2001年十强赛,3场比赛中攻入3个关键进球,中国队打入世界杯决赛圈当记首功。出身于上海底层家庭的他,说话慢条斯理,踏实而用功,多年来赚来的钱,一直交给爸爸打理,出道这么多年,他唯一沾上负面新闻的,就是当年放弃申花,跟申思一起投靠上海国际。

退役后的祁宏,跟申思一起办足球学校,带队4年多,一直和小球员一起住宿舍。今年被足协任命为国家女足助理教练辅佐好友李霄鹏,也是看中了他的技术和务实的作风。

申思接人待物都很礼貌,甚至可以用“谦虚”来形容。在他出事前一天,本报记者曾经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当时他没接,但很快就回了过来。第一句话是:“不好意思,刚才有事。”当年在收官之战中帮助上海国际打进一球的王云,依然感激申思在任意球上对他的点拨—虽然,他也对当年那场球用了“记不清”来回答记者的追问。

再如楼世芳,熟悉他的人都说,他不抽烟不喝酒,有空就看看书喝喝茶。每次跟随球队出战,他总是将登机牌保留下来,然后在上面仔细写上哪年哪月、对战哪支球队,以及比分……

可正如球评人张晓舟所说,“在中国的足球体制里,个人始终被各种犯罪诱惑着,天下乌鸦一般黑,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

风暴告一段落

不过,也许这场打黑风暴即将结束。

作为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的蔡振华被任命分管足球工作2个月后,10月25日出现在香河职业俱乐部标准及职业俱乐部审查和监管办法研讨会上,第一次直面媒体的他,在透露中央领导对足球不满意后,他的讲话并没有提及足坛打黑,反而表示“中国足球需要进入建设期和发展期”。

而在这次被外界认为具有强烈信号意义的会议上,也没有任何足坛打黑的讨论。

据《体坛周报》报道,专案组目前初步掌握的涉嫌问题比赛的场次近百场,还有举报信和录像带不断寄向沈阳。

而这些场次,几乎包括中国所有的足球赛事—从甲A到中超,从顶级联赛到二、三级联赛,还有国字号比赛、全运会等。而被传闻打假球的俱乐部,则几乎包罗了整个职业联赛。

“目前没法查了。”据一位知情人说,足球圈就像一个利益链条,如果顺着这个链条,估计整个联赛都要崩盘。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足坛打黑风刮向甲A时代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660.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