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享时间”贺卫方谈:转型时期的司法与传媒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5-9,星期三 | 阅读:1,924
来源:腾讯公益 2011年07月27日

贺卫方

7月26日下午16点到18点,腾讯“思享时间”邀请了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教授参与微博访谈。“思享时间”由腾讯网燕山大讲堂出品,每周邀请各界思想者在线与网友交流。司法独立与新闻自由,这两者之间是唇齿相依的关系。本期访谈的话题是:转型时期的司法与传媒。现场网友积极参与话题讨论,提问微博共计400余条,贺卫方老师就其中的部分提问进行了回答。微访谈地址:http://zhibo.qq.com/mbask/488/index.html

下面是贺老师与网友们的微博对话录:

iceman7662:#提问贺卫方#贺老师您好,您对政法委职能改革直至不再干预司法部门人事安排和具体案件审判,以及对审判委员会制度改革直至建立人民陪审团制度,有怎样的思考和建议吗?

贺卫方:关于政法委,完全应当遵循十三大开启的路线,全部废除。这个机构的存在强化了党对司法的控制,在许多地方公安部门首长同时担任政法委书记的情况下,强化了公安对检察院和法院的控制。审委会也应该废除。陪审团制度在中国引进并不具备条件。

李菁:#提问贺卫方#我们看了建党伟业,学习革命前辈的精神,根据现有法律能否合法成立政党?

贺卫方:你活够了?

陈小珣:#提问贺卫方# 《新西山会议记录》中你真的说过那些话吗?我们偷看类似《新西山会议记录》之类的东西,值得鼓励吗?

贺卫方:是我说的,很值得鼓励。不需要偷看吧,在我的博客里就有嘛。

李国盛:#提问贺卫方#有个朋友问“一大批更加庸俗但善于利益博弈的政客会更趋向民主社会吗?”,贺老师怎么看?政治领域,无形的手仍然起作用吗?

贺卫方:我觉得政治跟经济一定有某些不同。人类历史表明,政治制度的改善离不开人们内心的崇高感,以及某种展现这种崇高感的平台(如议会)的出现。当然,再崇高的话语也不能完全排斥利益和某种虚荣心的作用。

子云:#提问贺卫方#司法系统会有一种通常的抱怨,认为是传媒强暴了司法独立。比如说之前的刘涌案、张金柱案,近期的李昌奎案、药家鑫案?贺老师怎么看?果真是传媒强暴了司法么?

贺卫方:很多时候司法主动接受强暴,还乐呵呵的呢。例如刘涌案。其实这也是老太太买柿子,专拣软的捏。为什么不能清楚地看到,不是媒体直接干预司法,而是官员通过批示才使得司法不得不从呢?

李国盛:#提问贺卫方#这几天社会热点事件不断,有人说“现在是网络倒逼改革的时候了”,贺老师怎么看?

贺卫方:倒逼这个词有些费解,其实改革一直都是在民众的压力下进行的。

郭志强:#提问贺卫方#请问贺教授,对于非法证据,您是怎样理解的?

贺卫方:对于通过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窃听等方式获得的证据法庭不应采信,这是杜绝政府违法的一个重要途径。

仗剑天涯:#提问贺卫方#贺老师,希望在哪里,出路在哪里,人权在哪里,自由又在哪里?

贺卫方:我想起香港大学校长说北大的话,北大门卫对每一个要进入北大的人都要问三句最具哲学意味的话: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可见北大多么牛!你的问i题每一个都可以写无数文章了。

余兴超:#提问贺卫方#贺老师怎么看现在学生,只有通过了司法考试,才能实现捍卫法治社会的理想,司法考试又成了一根指挥棒,大家只关心考试,大学法学的素质教育又该如何普及呢?期待您的回答

贺卫方:这个不大好回答。我的建议只能是,既争取考过司考,同时也不耽误素质的提升。唉,说了等于没说,对不起。

芊芊:#提问贺卫方#微博对社会的公平与正义有什么影响?

贺卫方:现在看来影响大了去了。虽然在某些事项上也有双刃剑的效果,但整体上还是益处多多。

叶慕语:#提问贺卫方#贺老师,您觉得中国是个民主国家吗?为何政府的监督有那么多是摆设?为什民渠不畅?为什听证和选举离百姓那么远呢?

贺卫方:离民主国家还有相当长的距离,基本上还停留在党主阶段。

至理:#提问贺卫方#为什么我作为一个四十的公民,到现在没有一次政治投票权!!

贺卫方:俺五十多了,跟你一样悲催。

天淡云闲:#提问贺卫方#鹤老,公众对于诸如央视,党报党刊等媒体的厌恶与不信任到了历史最高点,甚至将这种厌恶加诸媒体工作者,我们很清除个体的力量无法改变目前体制强力,在无法改变体制的当下,媒体工作者如何改变个体境遇?

贺卫方:建军兄:你也可以看到,在某些媒体如南方系,新闻人已经通过他们的抗争得到了职业尊严。对于动车事故,近日东方早报和新京报都有很出彩的报道。归根结底还是靠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啊。

陈小珣:#提问贺卫方# 你在呼吁废除死刑的时候是说心里话吗?我们如何确定你不是为了某一既得利益阶层而说假话?全国上下形成了说假话的风气,面对貌似真诚的假话假知识,莘莘学子如何判别?

贺卫方:你应该知道,死刑犯里,小民百姓比权力阶层不知要高多少。前几天一位网友说得好:在法律不得遵行的地方,有死刑比无死刑更恶。有死刑,权贵们用钱用权可换不死,而贫贱小民却会冤死;无死刑,权贵固然不会死,但是小民们也少了冤死的可能。两害相权取其轻啊。与“解恨”相比,“生命”无疑更为重要。

匕页禾:#提问贺卫方#贺老师,您好,有两个问题向您请教:1.请问您认为我国现在的国情是否真正适合废除死刑?2.在媒体对重大案件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和人民法制观念越来越强的今天,司法部门如何做到司法公正?

贺卫方:台湾在过去近十年里只执行两起死刑。韩国似乎在事实上已经废除死刑。为什么我们的国情就不能废除?欧洲也是经历了艰苦的斗争才废除的。后一个问题,回答很简单:司法独立!

晴朗的天空:#提问贺卫方#贺老师,凤凰卫视准备组织一场贺卫方PK五毛主席染香的辩论。假如要举办,您会参加吗?

贺卫方:那完全是一个笑话。凤凰卫视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再说我怎么会去跟她或他辩论?在微博上我已经推荐让人大张鸣兄跟她辩论了。京师民谚:要见红,找张鸣。呵呵。

曹鹏:#提问贺卫方#媒体影响公众的判断,又怎样影响法官,如果禁止法官接触报道的话? 所谓汹汹“民意”如果影响司法独立,请问这是如何发生的?司法独立需要通过限制媒体讨论来“保护”吗?贺卫方(贺卫方(@heweifangbj))

贺卫方:关键是司法独立,任尔东西南北风,我一定严格依照法律裁判案件。限制媒体和言论自由是专制,也无法保障司法独立。

月下:#提问贺卫方#在现在这种制度和社会现实下,法律人应该做些什么来改变?

贺卫方:你看陈有西、杨金柱等律师的表现,可以获得很多启发。

燕山大讲堂:#提问贺卫方#贺老师对那些独立参选人是什么预期?

贺卫方:他们唤起了更多的人对民主的关注,值得嘉许。未来怎样发展,还要观察。在现行人大体制下,即便有几个独立参选成功的人大代表,也无法改变整体上人大无所作为的格局。

陈宏律师:#提问贺卫方#贺教授,你好,目前悉闻全国律协就北海律师遭遇问题已提出交涉,作为学术界的权威,您对律师在刑事案件中的权利保障问题是怎么看的呢?

贺卫方:关于北海打压律师的事件,抱歉我没有关注。不过在写给重庆法律界的公开信里,我谈到了迫害律师的可怕后果。http://url.cn/00IcBk

牛鬼_行者:#提问贺卫方# 贺卫方(@heweifangbj) 支持贺老师的信念是什么?是相信世界会变得更好,还是“总得做点什么”?

贺卫方:假戏当真做,死马当活马,知其不可而为之,而已。

张小琳:#提问贺卫方# 贺卫方(@heweifangbj) 有真正的自由么?

贺卫方:容我反问你:什么是你理解的真正的自由?

燕山大讲堂:#提问贺卫方#贺老师可否谈下“宪法71条”?

贺卫方:这个我准备近日专门写一点东西。总而言之,特别调查委员会三十年不启动是典型地体现中国宪政困境的一个标本。

2012:#提问贺卫方#今年,一些中央部门公布了部分财务情况,贺老师觉得这是民意压力,还是“党的英明决策”?

贺卫方:党已经英明六十多年,今天才半遮半掩地开了一个小缝。当然是民意压力的结果。

芊芊:#提问贺卫方# 在中国,贺老师觉得司法独立最重要的前提是什么?

贺卫方:解决政党与司法之间关系的合理化。另外就是财政和人事体制了。

李国盛:#提问贺卫方# 从2008年开始,中国的司法界提倡“人民满意至上”,这种提法的背后是什么逻辑在起作用?

贺卫方:实际上是三个至上,即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我的评论见http://url.cn/1hCmFg

李国盛:#提问贺卫方#贺老师怎么看动车追尾事件中,铁道部信息公开中存在的问题?

贺卫方:信息本身我无从评论,但是让铁道部这个利害关系的当事人垄断信息披露权,则完全无法赢得人们的信赖。

柴建新:#提问贺卫方#1、中国现在是否是真正的法制社会?2、“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的关系?3、政治体制改革没有实质性进展,根源在哪里?4、中国能否遏制”官本位”?

贺卫方:1、不是;2、以德治国已经被两千年历史证明是荒唐的;3、意识形态的桎梏无法突破;4、暂时很难,虽然已经有些好转。

蜜罐:#提问贺卫方# 您对现状的新闻不自由,司法不独立的情况,有良性的预期么?预计我们多久能看到改变?会改变么?

贺卫方:我只能良性预期了。至于时间要多久,那真是不大好说。

江一歌:#提问贺卫方#贺老师您好,在媒体偏向性地引导社会舆论的时候,如何通过司法约束保证媒体报导的客观性呢?在当前的国际政治环境的影响下,您认为国家安全和媒体自由之间应该如何平衡?

贺卫方:媒体的偏向性报道更多地要通过合理的新闻格局来逐渐治理。更重要的是,必须维护司法的独立性。国家安全与媒体自由?在大多数情况下,不自由的新闻对国家安全危害最大。

难眠丶:#提问贺卫方#现在的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金钱的时代,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才能看到司法的公正

贺卫方:金钱时代倒也不是坏事。如果每一个人都特别在意自己财产的安全,那也是推荐司法公正的一个有力的力量。

周勇:#提问贺卫方#这些年发生了很多杀人案件,可是中国的法律对这些案件的审查好像有些不公,例如前不久的一名男子强奸了一名少女,并把她杀死,还杀了她三岁的弟弟,可到最后却应认错态度好,被判缓刑,我想知道你对这事有何看法,对中国的法律有何看法

贺卫方:这个问题太大了。对于具体审判过程,我没有多少了解。如果云南省高院合议庭认为有自首情节,可以判决死缓,这是它的裁量权的一部分。不过,该案已经决定重审,等待结果吧。

海岸线:#提问贺卫方#请问贺教授,在现实情况下公民如何更直接的参与改革或推动改革?您理想中的独立的司法体系是怎么样的构架的?更接近于现实中的哪个国家?

贺卫方:能把日本学得像一些就不错。或者学自己人——台湾。

沉沙:#提问贺卫方#针对这次铁路重大事故,贺老师正在呼吁启动人大特别委员会。我们知道,铁道部是国务院下属机构,国务院调查组实质上就是铁道部调查组。您的倡议是否意味着,对国务院调查组不信任?

贺卫方:当然不信任。铁道部正是国务院自家的下属呢。而且这样的调查必须有公开透明的程序,国务院调查组有么?

刹那芳华:#提问贺卫方#生命无疑是可贵的,但正所谓“乱世用重典”,该冷血的时候却含情脉脉,是否会导致更乱的社会后果呢?以中国现在的国情及国民素质谈全面废死,是否为时尚早?贺教授您以为呢?

贺卫方:你觉得我们能有我们不冷血那一天么?贝卡利亚说:人的心灵如像液体般总是顺应着周围事物。随着刑罚日益残酷,心灵也变得麻木不仁了……严峻的刑罚造成了这样一种局面:……为了摆脱一次犯罪的刑罚,人们会犯下更多的罪行。刑罚最残酷的国家和年代,往往也是行为最血腥、最不人道的国家和年代。

牛鬼_行者:#提问贺卫方# 贺卫方(@heweifangbj) 如您所说的“特别调查委员会”,事到如今,有太多的问题需要一个个解决,但是很多人已经没有了这个信心和耐心。也许,与其“死马当活马医”,不如立足于怎么给马收尸,不至于“天下溺”。要培养理性、正义感和法制精神,您认为从何入手?

贺卫方:也许从大家都觉得没有信心的某些现行体制入手,激活它们,就是一个努力的方向。你总不能想象革命嘛。

大牛无形:#提问贺卫方#贺老师好!不久前我们在石河子见面了。我的问题是:铁道部仅仅是国务院的一个普通部门,却一直拥有独立的公检法队伍。这种情况正常吗?国际上有类似这样的司法“怪胎”吗?

贺卫方:的确是怪胎,应该废除。

老甜菜:#提问贺卫方# 关于死刑,我个人认为应该在自由刑更重及得到更严格执行前提下废除,老师以为如何?

贺卫方:其实,我们的自由刑比较起来已经是很重的了。只不过某些犯罪从死缓到无期到更短的刑罚,令人不安。可以建立更长的无期徒刑,例如判两百年,不许减刑。

刘政:#提问贺卫方#请问贺老师,司法独立也许能解决权贵干涉的问题,你认为一个司法独立能解决金钱交易造成的司法腐败吗?这会不会又成了另一个独立王国?

贺卫方:司法独立不排斥监督啊。反而是不独立导致决策过程不透明,甚至何人作出的判决也都不清楚(所谓集体负责集体不负责),你监督谁去?

赵小飘:#提问贺卫方#请问这次的李昌奎案,云南的那个审判委员会,据说是行政化安排,造成了“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的现象,您认为这个情况合理吗?算是干扰司法独立吗?

贺卫方:从学理上说审委会是干预司法独立的制度,但是就现行法而言,它又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阿亮学长:#提问贺卫方#一所可以说是比较垫底的二本院校的法学专业学生去考北大法学院的研究生现实吗?目前开始上大二了,不想随遇而安,想拼命的学几年,希望能成功,你说我的目标是不是有点不现实?

贺卫方:为什么这么没有自信?事实上,北大一直有一些二本院校的学生考成研究生。当年张隆溪连本科都没读过,硬是一下子考上北大比较文学的硕士生,现在是旅美学者。大名鼎鼎的易中天先生也没读过本科啊。

游戏王网吧:#提问贺卫方#。不知道贺老(贺卫方(@heweifangbj) )怎么看待《颠覆国家政权罪》,百度百科定义为“包括暴力的和非暴力的、公开的和秘密的等各种手段。”。此条是否有违常理,如同“千秋万载,世代帝王”一般。照此说来,自秦建立皇帝之后,各代统治阶层都犯了此罪。国外的包括伊拉克和利比亚等。

贺卫方:应该说,这项罪名有时候会变成麻袋罪,在定罪量刑中都存在着相当的随意性。

酒鬼:#提问贺卫方# 用“打天下”一词替代“取得执政权”的宪政理念,是不是就可以把国家的主人,变成了打天下所争夺的标的物?有打天下必有坐天下,有因有果,没打过天下的人想轮流坐天下,门都没有。这样理解对吗?

贺卫方:对于不少人来说,正是你所归纳的这个逻辑。不过,这是一个反民主的逻辑。

:#提问贺卫方#为什么有好多的负面新闻不能广播呢?是为了安慰民心,还是为了什么?

贺卫方:掩饰错误,歌舞升平……各种动机都有,但是结果却是,最终导致真理的雪崩和人民普遍的幻灭感。

何辉:#提问贺卫方#请问,二审终审出现显失公正的判决时,不启动重审程序,还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就像您说的,废死应当是在立法领域而非司法领域,那么司法领域以此为借口明显枉法,但是又似乎在自由裁量范围之内的时候,可以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吗?

贺卫方:实际上,审判监督程序在我国法律里还是一种经常运行的机制。例如云南高院这次不就决定重审奎案了么。只是从制度安定的角度,我们这种司法是层次很低的一种。司法不可能做到不出错,也难以做到有错必纠。要区分怎样的错误,分别对待。

拨云见日:#提问贺卫方#在中国纪检委的权利至高无上,每个案子的走向完全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制造的冤假错案比比皆是,权利完全建立在司法之上,纪委的双规是否合法,怎样才能使他们的权利得到制衡。

贺卫方:那就是一种非法权力,必须废除。

君磊:#提问贺卫方#贺老师,您觉得司法改革能先行于政治体制改革吗?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能否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突破口?

贺卫方:我总的感觉,人大的改革比司法改革要更困难一些。不过,从司法改革的经验看,改革本身还是有某种联动特性,它是一项全局性的事业。否则,单兵突进,总会碰到某个天花板。

盘子:#提问贺卫方#您曾经说只要判轻的案件就不要重审,只是不是死不改错那,难道那些被犯罪行为伤害的人的权益不保护吗,法律到底是保护违法者还是守法者,犯罪者被枉法轻判就不重审,这是不是对被害人的二次伤害那

贺卫方:这个问题真的不是那么简单。我希望有空再详细讨论一下。

筑道中人:#提问贺卫方#”贺卫方教授别再为黑恶势力辩护了,别再给中国社会尚存的社会正义抹黑了,你的那个‘我们’的法治理想,最多如你自己所说,只能在你‘心中’。”摘自http://url.cn/1r5Qm1 有人称你是黑恶势力法律总顾问,你怎么认为?

贺卫方:对于这种抹黑,我一点也不介意。等于说是对我的表彰。

张金良:#提问贺卫方#贺老,您说中国的高房价有没有政府的因素在里面?网上有人说中国的高房价是政府为了实现让人民不添乱不破坏稳定才为之的。高房价让绝大多数年轻人面临买不起房的窘境进而影响婚姻大事,男人们因此埋头苦干赚钱买房娶媳妇,而无暇顾及权利的行使更不会去关心自由法治和人权保障?您怎么看?

贺卫方:分析这样的问题完全超出我的知识边界了。对不起。

木一叶:#提问贺卫方#请问:当前是盛世还是乱世?对权力腐败应不应当用重典?

贺卫方:没有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和议会监督,杀某些贪官也不过是忽悠国民而已。

霍伟:#提问贺卫方#贺老师,请问:你坚持废除死刑,可你调查过全中国的民众有多少人支持废死吗?在我办案的过程中,还没有见过支持废死的被害人家属及其周围的群众,废死与否是遵从我们法律人的理念,还是民意呢?

贺卫方:在清末西方传教士推动妇女天足不裹脚时,中国绝大多数妇女都反对。

郑建伟律师:#提问贺卫方#你对现在律师通过微博成为了新媒体人如何看待?

贺卫方:大好事!

陈小珣:#提问贺卫方#看《新西山会议记录》,觉得你在讲心里话;看你呼吁废除死刑,怕你说假话,为既得利益阶层呐喊。你到底在说假话还是真话?还是某些时候说假话,某些时候说真话?

贺卫方:好奇怪,我一直都在说真话。

琦乐无穷:#提问贺卫方#小民百姓虽然可以不死了,可那些罪大恶极的贪污腐败分子、黑恶势力不更加可以运用手中的钱权为自已的罪行开脱吗?都不用死了,那些败类还会有所惧吗?为了能用死刑惩罚到那些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败类,如果需要用小民百姓的死来陪绑,我想我们中国勤劳、善良、勇敢的小民绝对不乏响应者

贺卫方:我不相信。

苏苏:#提问贺卫方# 贺老师您好,这么多年您被喝过茶或者受过类似形式的思想教育吗?

贺卫方:大致上还不算。谢谢关心!

滕松律师:#提问贺卫方#贺教授,普世价值在中国能传播下去吗?

贺卫方:我看到的倒是非普世价值的前景不妙。

文化:#提问贺卫方#:“当政府不受欢迎的时候,好的政策与坏的政策都会同样的得罪人民”。这个卓越的见解后来成为西方政治学里的定律之一:“塔西佗陷阱”。适用于现在的中国吗?

贺卫方:如果制度的效果是人民自己在统治,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思享时间”贺卫方谈:转型时期的司法与传媒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5707.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 ,

一条评论 发表在““思享时间”贺卫方谈:转型时期的司法与传媒”上

  1. […] 5 月 13 日 — 谷歌新闻主管:iPad救不了传统纸媒 (0)2012 年 5 月 9 日 — “思享时间”贺卫方谈:转型时期的司法与传媒 (0)2012 年 2 月 14 日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