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间的首次碰撞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5-3,星期四 | 阅读:1,027
译者 迩東晨 | 原作者:Le Nouvel Observateur

原文:Le premier choc des civilisations

观点讨论:16世纪时,人类历史上出现了首次席卷亚洲和美洲的全球化。历史学家塞尔日•格鲁津斯基就那个时代不同地域之间发生的正面接触加以解读,这对我们理解“西方的发现”和当今的全球化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新观察家:你的新书《鹰与龙》讲述了16世纪时期由伊比利亚人——即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掀起的第一次全球化浪潮的故事,他们展开了第一次地球上从东方到西方的全球化浪潮,或者说亚洲和美洲。这真的是首次全球化运动吗?

塞尔日•格鲁津斯基:人们不应忘记,第一次全球化运动,实际上是伊斯兰运动,当然了,它半途而废。当葡萄牙大使拖默•皮雷斯于1520年到达广东时,他发现那里已经有了规模宏大的清真寺。在商业和丝绸之路的推动下,伊斯兰教早已渗透入中国。作为历史学家,我始终在思索西方与伊斯兰之间的对抗是否源自当年那个时刻,即16世纪时的穆斯林,本应成为全球化的开拓者,后来有种被剥夺了这种地位的感觉。他们在包括非洲、中亚和中国在内的各地,都无法阻止伊比利亚的基督徒发起的进攻。

穆斯林对于没有发现美洲很失望。确实,在那里无论是可兰经还是阿拉伯的科学,都很少被人提及。此外,新大陆很快就普及了基督教并在几个世纪期间,未受到穆斯林的任何影响。以16世纪为开端,欧洲的天主教战胜了穆斯林世界,并且现身于地球上的四面八方。

在麦哲伦的航海革命以及随后美洲大陆被发现的推动下,伊比利亚人打破了地球的封闭状态。那么它又是如何成为首次全球化浪潮的呢?

可以确定的是,瓦斯科达伽马和麦哲伦开辟的海上航线,以及在西班牙塞维利亚或者葡萄牙里斯本建造的巨型船舶,种种这些都使得首次在地球上的扩张成为可能。然而,这并不能说明一切。当西班牙人派遣麦哲伦去往未知之境时,这也意味着一些欧洲的投资者近乎疯狂地大胆将他们的巨款投入世界的另一头,期望着赚取利润,在当时看来还很渺茫。这种状况在整个16世纪期间一直不曾中断。

没错,他们需要船,但他们首先需要的是资本。在塞维利亚,梦想着得到产自摩鹿加群岛(印尼)的香料! 地球首次打破封闭状态的动力来自金融家们的要求。在对财富渴求的驱动下,最初是人们赌博心态和为获得收益而冒极大的风险。然而,这种甘冒风险的勇敢并非仅仅出于贪婪和掠夺习性,它同样出于宗教的要求。实际上存在两条主线。掠取那个时代的“石油”,即香料——同时寻找保存食品、风味、甚至药物——同样也是为了通过征服,实现在全世界建立基督教一统天下的梦想。

这个时代的欧洲,出现了“道德世界”的概念和在全球推行基督教的宏图大略。伊比利亚人心怀梦想,希望认真担负起全人类的责任、拯救和开化人类、在他们的历史上写下篇章,以他们的努力,效劳于广大土地的君主,即查理五世[译者注:即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1516年-1556年在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1519年-1556年在位),西西里国王(1516年-1556年),那不勒斯国王(1516年-1556年),低地国家至高无上的君主]。在这个队伍中,包括了商人、士兵、海员和传教士。神学家们写道:人类是独一的存在。人们应该彼此进行贸易。在全球贸易方面几乎不存在任何可能的限制。伊比利亚人征伐的目的是为了从商品流通和宣讲教义这两个层面上解放这个世界。这使欧洲人有了一种非常现代的观念,即他们拥有在任何地方流动、从事贸易和宣传基督教信仰的权力。

自1517年起,葡萄牙人通过大使托迈·皮雷斯非常认真地考虑着征服中国。这种梦想遭到惨败,中国之战并未发生……

确实,当时中国成为葡萄牙真心想要征服的目标。如我在书中解释的那样,这事没有结果,原因很多。但是,很有趣的现象(这种“同步”或“全球性的”历史发展的奥妙,恰好是我想要探讨的)是,在同一个世纪,伊比利亚人在他们垂涎的中国受挫,却在美洲获得成功。这个成功却是在荷南·科尔蒂斯并未获得查理五世授权的情况下取得的,他桀骜不驯,一意孤行,征服了墨西哥!一方面,一个征服计划最终搁浅,而另一方面,未曾列入计划的项目却因偶然事件以及科尔蒂斯的大胆妄为,取得了完全成功,因为整个新世界成为殖民地并被基督教化。

在这个历史同步发展的进程中,中国人的反应没有表现出对于外国人的任何兴趣或好奇心。因为在他们看来,严格来说,无论是欧洲人还是蒙古人都属于蛮夷,必须向天朝俯首称臣。借助于庞大并且仇外的官僚机构,中国人构建了针对葡萄牙人的强大抵御体系。

相反,阿兹特克帝国皇帝蒙特苏马(Moctezuma)则因对卡斯蒂利亚人——不知从何乘船而来的西班牙征服者——抱有的好奇心而遭到灭顶之灾。蒙特苏马给陌生人提供住所,款待他们,这导致他丧命。在科尔蒂斯征服墨西哥的过程中,并不是骑兵, 大炮和几千人战胜了一个虽然内部纷争但人口达2000万印第安人的帝国,而是因为墨西哥的皇帝敞开大门,欢迎外来者,欢迎这些异邦来客,无论他们是天使还是魔鬼。墨西哥人对于突然的造访者缺乏任何意义上的抵抗能力,而未曾被殖民的中国人,却仰赖自身的优越感和对外部世界的冷漠,历经千年的发展,形成了有效的防御体系。

墨西哥人既失去了帝国的保护,又不具备对病毒的免疫力,从此后再也没能摆脱他们的“来访者”。伊利里亚人就以这种方式使得不为外人所知的中国人和墨西哥人联系起来了。历史的讽刺是,在18世纪,正是从新大陆掠夺的财富被西班牙人用来换取亚洲的昂贵的商品,确保了当时中国强劲的增长。

你的书的副标题是“欧洲人的过分与16世纪的全球化”。对于这种使得世界各地彼此相连的过分之举究竟有什么样的解释?

历史学家无法完全解释清楚。“大屠杀”让人无法解释。欧洲人在这个时代——以上帝的名义——从事的过分行为,以及疯狂的扩张当然是很可怕的。它造成了美洲印第安文明的毁灭,而随后进行的从一个大陆到另一个大陆之间的大量奴隶贸易。遭受的损失极其可怕。

这些古老的宗教和文化观念——救世主降临说、末世说、千禧年说[译者注:基督教神学末世论学说之一,认为在世界末日前基督将亲自为王, 治理世界一千年] ……——总而言之, 这些圣经的或中世纪的古老宏图促使伊比利亚人将其投射到整个世界,五世成为整个世界的基督王。哲学家彼德•史路特戴关于16世纪有过很公正的评价: “现代是人造怪物时代的开端。”是的,在16世纪,这种过分之举确实完全出自欧洲人:也就是伊比利亚人造访美洲和中国的方式,而不是相反。

历史令人称奇之处还有:哥伦布、麦哲伦和科尔蒂斯以为到达了亚洲,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发现的是“西方”[译者注:以欧洲人的角度所看到的美洲大陆]……

这也是为什么西班牙人长期将新大陆称为“西印度”的原因,它们被当做了太平洋上的东印度的前哨。今天,这个大陆上的本地人,从巴塔哥尼亚到加拿大,仍被称为“印度人”(即“印第安人”)。美洲开始成为一个意外,并成为西班牙人走向东方的一个障碍。逐渐地,美洲从东面改道而行并与欧洲旧大陆建立起特殊的关系。

所有这些汇集起来,催生了“西方”这个概念,它本身即诠释着全球化的历史进程。发现“西方”之举与伊比利亚人败于中国人密不可分。中国人的抵抗,是标定“西方”轮廓,将其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关键因素。

 

塞尔日•格鲁津斯基:历史学家、法国的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主任、任教于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和普林斯顿大学。他的作品主要包括《交融的思想》和《四方世界》。即将出版《鹰与龙》。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文明间的首次碰撞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5508.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历史纵横.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