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不那么邪恶的国度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4-15,星期日 | 阅读:2,809
作者:JOHN DELURY、CHUNG-IN MOON | 来源:译者

核心提示:即使朝鲜的卫星发射已经失败,但《外交政策》这篇发表于3月29日的文章仍可以提醒我们,应当从朝鲜当前的国内政治语境来审视其发射卫星的决策。以平壤国内政治的标准衡量,航天发射似乎是最温和的选项,可以为进一步的谈判留下一线缝隙。文章建议奥巴马总统派出高级特使与金正恩直接会谈。

原文:The Land of Lesser Evils
发表:2012年3月29日
作者:JOHN DELURY、CHUNG-IN MOON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原文提要:朝鲜计划中的导弹发射不足以成为离开谈判桌的理由。这完全是平壤的政治权谋——而事实上,这也是奥巴马的一个机会。)

在抵达首尔展开自己作为总统的第三次访问之后几小时,穿着看上去具有相当防弹性能的空军一号皮夹克的奥巴马来到非军事区,站在厚厚的防弹玻璃板后面,通过望远镜凝视朝鲜那边的雾霭。10年前和20年前乔治·W·布什和比尔·克林顿也表演过同样的仪式。也许是站的地方离朝鲜如此之近,鼓励奥巴马发表了他就任总统以来对朝鲜的第一次直接喊话。第二天,在韩国外国语大学对学生发表演讲时,奥巴马突然面对镜头说:”我想直接对平壤的领导人说几句话。美国对你们的国家没有敌意。我们一心希望和平。我们准备采取措施改善关系,这就是我们向朝鲜的母亲和孩子提供营养援助的原因。”

奥巴马试图获得与平壤直接交流的渠道,这是个好主意,但是通过在第三国电视上发表公开演讲还不够。尽管平壤最近表现恶劣,如果美国总统希望避开最近的小型危机——因为平壤执意在4月中旬发射卫星火箭而引起——,那么他就得找到另一种与朝鲜领导人直接接触的途径。

不过到目前为止,事情还没有朝这个方向发展。事实上,就在3月26日他向大学生发表演讲后几小时,奥巴马就向胡锦涛发泄了对于朝鲜最新的挑衅及其表面上拒绝接触态度的愤怒。毕竟,美国和朝鲜达成”闰日协议”才几个星期,在该协议中平壤答应停止核活动,重新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开放其公开的核场所,并中止核导弹和远程导弹试验,以换取美国答应明年为朝鲜饥饿的民众提供每月2万吨营养援助。闰日协议是金正恩政权的第一个外交动作,也是奥巴马政府首次与朝鲜谈判达成的协议。不过平壤在协议达成两周后宣布发射卫星计划似乎是意在撕毁这一协议,激怒美国。美国认为,发射卫星导弹和发射弹道导弹没有本质区别,因为有相当重合度的”两用”技术可以同时完成这两件事情。计划中的发射因此将令闰日协议成为废纸,并让联合国安理会1974号决议又有了用武之地,该决议”要求”朝鲜停止”任何使用弹道导弹技术的发射”。甚至朝鲜主动提出邀请外国专家和记者来”确保最大限度的透明度”的举动也被指责为兜售其导弹技术的手段。日本前防卫大臣小池百合子概括出一个很有代表性的观点。她撰文称,平壤年轻的领导人将依赖于其父亲的”故伎”。

现在到了考验奥巴马朝鲜政策的关键时刻。保守的对策是继续依靠中国和其他国家来谴责平壤计划中的发射,然后在发射之后加紧制裁和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但是这种保守、简单的做法也是错误的。华盛顿需要更多地关注金正日去世后朝鲜外交决策的国内政治语境,继续沿与平壤接触的曲折道路走下去——而不是半途而废。

根据人们对朝鲜对外政策的了解,看起来金正恩的举动实际上是有所节制的。亲爱的领导人金正日在去世前宣布2012年4月15日——即不朽的金日成主席诞辰100周年时——作为朝鲜崛起成为”强盛大国”的元年起点。平壤还可以采用挑衅意味强烈很多的方式——从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到在黄海上的又一次军事冲突——来庆祝这个时刻。航天发射计划尽管让美国官员十分惊恐,但实际上没有那么具有好斗性。相反,朝鲜是要以此作为其进入新时代的引入注目的象征,一个掩盖经济穷困之黑暗事实的动作。鉴于韩国发射卫星的一再失败,”光明星3号”火箭的成功发射可以作为平壤与首尔对抗中的宣传武器而带来加分作用——这样的武器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

尽管从美国方面来看,宣布卫星发射计划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但以平壤国内政治的标准衡量,航天发射似乎是最温和的选项,可以为进一步的谈判留下一线缝隙。华盛顿的头等安全事务是抑制朝鲜的核威胁,继续保障其亲密盟友韩国的安全。再一次发射卫星或导弹不会改变游戏格局。但如果把重点放在计划中的发射上,并忽视后金正日时代初期平壤的政治克制,美国及其盟友似乎准备好了关上善意接触之门并把钥匙扔掉。这将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照目前的发展来看,这次卫星/导弹僵局很可能在朝鲜半岛引发又一轮罪与惩的漫长的恶性循环。已经在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的韩国誓言,如果朝鲜再次挑衅,它将不会手软,并且已经要求美国增强远程导弹能力。首尔和东京的将军们扬言说,如果火箭接近本国领空,就要击落它。最近的核安全峰会成为了谴责朝鲜挑衅行为的全球讲坛,甚至连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也听任其他领导人说他对平壤采取了(就中国角度而言)强硬的立场。

但是这样的扩音器外交于事无补。相反,它会使问题恶化,使平壤的强硬派进一步压倒温和派,从而强化金正恩按计划进行航天发射的决心。之后,美国会想当然地迅速采取措施来惩罚朝鲜的”罪行”,把此事交到联合国安理会,后者很可能会通过某种谴责平壤行为的声明。与此同时,美国和韩国会收紧套在朝鲜脖子上的制裁绞索,情况将会变得比闰日协议之前更加紧张。

大多数专家——即便是许多长期主张接触的人士——都声称现在没有任何理由再与平壤打交道了。但是当奥巴马窥视着雾色苍茫的边界对面陷入沉思之时,存在一种对朝鲜国内发生事情的复杂性熟视无睹的强烈趋势。为了逐渐缓和紧张关系和了解朝鲜国内的形势,奥巴马应该派特使去平壤讨论日益恶化的局面——在美国参议员当中,约翰·克里是当然人选,而在前官员当中,科林·鲍威尔呼声很高。不管是谁,奥巴马的特使最好是某个级别足以与金正恩平起平坐的人物。即便是宣布派遣特使的想法,都可以为双方争取到时间,让双方平静下来,并让美国重新回到主导地位。这也能让奥巴马有直接渠道接触到平壤最高决策层。尽管奥巴马可能会因为安抚朝鲜而遭到右翼批评,但尝试重建朝鲜核计划监督的建设性机制将更有利,而不是冒风险在选举年让人们把注意力投向朝鲜失控核计划,从而损害奥巴马希望讲述的国际核安全成功故事。

向平壤派遣特使的姿态也有助于支持金正恩的合法性,因此对于他的新政权来说是个宝贵的礼物,让希望改善与美国关系的官员——如外务部——有得到与强硬派针锋相对的某种优势。鉴于奥巴马承诺美国的朝鲜政策不包括改变政权,学习如何与朝鲜新领导层合作是有意义的。派往平壤的奥巴马特使可以通过灵活的大胆倡议——例如提出为朝鲜发射卫星或让俄罗斯或中国为其发射——让朝鲜变得不那么死板。金正日2000年在与普京的峰会中就曾讨论过此事。

奥巴马的特使还可以推动重启导弹控制谈判,当2000年底克林顿总统派国务卿玛德琳·奥尔布赖特与金正日见面的时候,导弹控制谈判曾经接近于取得突破。对于这一事实,没有人比现任副国务卿、当时为奥尔布赖特平壤之行担任顾问的温迪·舍曼更为了解。在直接会谈中,金正日表现了相当的灵活性,他设想朝鲜可以放弃导弹计划以换取美国的一系列行为,包括代替朝鲜发射民用卫星。但是后来的布什政府取消了这笔交易,作为其全盘否定克林顿做法的一部分。在其后的10多年里,没有进行任何导弹谈判。

今天,朝鲜处在十字路口,是坚持”先军”政治,还是在新领导层领导下努力成为正常的完整国家。闰日协议表明,(朝鲜)外务部拥有某些回旋余地来争取实现后一个目标。但是对卫星发射的僵硬反应——尽管这么做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是完全合理的——将极有可能为朝鲜的强硬派助威,而打击支持外交正常化与经济开放和改善的党内干部和官僚的势力。

尤其是现在,在朝鲜63年历史中第二次领导权更替之后仅几个月,任何对朝鲜的政策都必须考虑国内政治因素。鉴于奥巴马总统最近就美国导弹防御计划坦率地对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表现出了他在选举年的圆滑,他应该知道这一点。现在不是作出过度反应或是回归”球到了朝鲜场内”的陈辞滥调的时候。奥巴马总统更为审慎的做法将是继续坚定、但有所保留地执行接触政策。派出特使将是合理的第一步。如果奥巴马真的希望”直接与平壤领导人对话”,做这件事情的地方不是首尔、北京或纽约,而是平壤。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外交政策》不那么邪恶的国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493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