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新媒体一瞥:间谍,谎言,互联网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4-13,星期五 | 阅读:2,041
译者 莫根儿

原文:Snooping on new media: Spies, lies and the internet | The Economist

扩大监督范围和保密范围的计划,引起了政府内外的恐慌。

2012.4.7|来自书面版


据说,由于热衷于限制民众以及呼吁更高的透明度,政府想出了电子监管的办法——批评家们为这种判例起名“秘密公平”。从两个方面看,这个办法卷入了自由和安全平衡的冲突之中。

首先,计划在五月初授予相关机构及时获得更多信息的权力,不仅仅是在移动电话和电子邮件上(他们很容易追踪这些信息),而且还包括skype,Facebook,和线上游戏。内政大臣塞尔萨·梅表示,在高科技信息时代,扩大监督范围,对于使公众远离恐怖分子和罪犯是至关重要的。

与此同时,就法院应该如何处理疑似恐怖案件的敏感问题上,保守党首相卡梅隆和自由民主党副主席尼克产生了分歧。尼克解散了之前关于扩大“保密材料处理”系统的方案的工作人员,这个方案要求秘密听证,被告人不会在场。他还反对由首相来决定民事诉讼程序是否公开,而不是由法官决定;他还反对扩大验尸官案件的秘密听证范围。卡梅隆受到了来自美国方面,有关他戏弄诉讼程序细节的压力。

前工党政府由于试图扩展秘密政府的范围,给自己带来了麻烦,在“长时间滞留可疑分子”和建立必须的“特殊身份证”的斗争中吃到了败仗。现在这个保证给民众更大的自由的政府,也走上了这条路,尤其是在互联网上追踪隐私这方面。

政府坚持表示,不会查询传播的内容,但是表示通过显示用户在与谁交谈,在哪里和什么时候交谈来获得有价值的情报。得到这样的数据不再需要司法令状了,所以新计划和实现监管技术现代化有关,和监管范围无关。

比如沙米,一个民权组织的批评家可不这么认为。他表示,浏览人们登陆过的网站,识别他们所接触的内容,就好像在建立一个私人的印象;做得很快,简直就是“提高监管范围,但又没有保护”。信息办公室同样的,不认同他这个观点。

实际上,这个想法引起了很棘手的问题。CCTV在过去20年中,广泛引入到英国用来帮助组织犯罪,但是当犯罪发生时,镜头经常是没有捕捉到,就算捕捉到了也不足够产生有用的信息。白厅方面表示,这个缺点并不会影响普通用户,因为情报部门将注意力集中在现有的嫌疑人身上,而不是随便捕捉普通互联网用户。这虽然有效,但是高级的攻击者会利用在英国外的匿名 代理服务器发邮件,使得本来简单的猫和老鼠的游戏更进一步。

很多国家努力了解新媒体信息安全发展的最新情况。在2008年,工党政府提出了类似的扩大监督范围的科技,结果在英国保守党党员和自由民主党的反对下失败了。在2005年,美国间谍获得了大量的通信信息,从中扫描是否有可疑信息,虽然不知道这种行为是否合法。在德国,宪法法院二月份规定除非在人身或者国家财产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邮件内容才可以公布。

政治上看,卡梅隆在这方面是充满忧虑的:不仅和自由民主党的关系紧张,而且他自己这边的自由民主人士也有些不满。这种是不可避免的。这项互联网提议,本打算包括在女皇对政府立法议程的演讲中,现在已经降级为一份草稿了。尼克先生任然坚持政府应该回到秘密听证时代。全面地看,保密状态似乎不是一个政治家明智的选择。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经济学人】新媒体一瞥:间谍,谎言,互联网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4881.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科技驿站.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