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 印度经济:魔法没了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3-25,星期日 | 阅读:2,327
译者:ringohan

原文:India’s economy: Losing its magic | The Economist

政治正在阻碍印度巨大经济潜力的发挥 。

印度是一块有着巨大数字的土地:超过10亿的人口,100万反叛者,还有1000个不同的语言。然而,毫不夸张地说,自1947年以来,印度一直存在两种经济。

第一种经济生产迟钝的经济增长,离奇古怪的繁文缛节以及令人窒息的官僚作风。第二种经济则是在1990年代实行自由化以后迅速成长的,到了2005年左右,印度成了一片洋溢着乐观情绪的热土——对外开放,到处是创业者,他们克服逐渐撤退但恣意生事的公共部门的阻力。由于存在有利的人口优势,蓬勃向上的企业,渐进式改革以及人们愿意储蓄并投资的习惯,印度经济似乎注定要迅猛发展。

然而,最近以来,像拒绝死亡的宝莱坞恶棍一样,旧式印度又一次可怕地出现了。其主要原因是该国令人绝望的政治。

重新回到人力车般的经济低增长

印度经济增长加速的趋势,从1980年后期平均约6%到近10%(有些人希望超过10%),听上去似乎平淡无奇。然而,从几十年来推算,这种趋势有可能改变这个国家和亚洲。数千万印度人会迅速脱贫。全世界的企业都对所造就的数目巨大的中产阶级的前景垂涎欲滴。五角大楼的战略家开始将印度作为潜在的超级大国,一种可以与中国抗衡的民主力量。

印度经济规模会越来越大,对此没有人表示怀疑。然而,印度经济发展抛物线的角度已经出现下垂。在过去的一个季度里,经济增长已经下降到6.1%。即使按照政府希望的那样出现反弹,许多人士仍然担心现在的增长趋势不可能超出7%许多。

最近发生的三件事情凸显了最高层出现的混乱。首先,政府终于宣布,印度效率低下的零售业对外国公司开放——仅仅是几天之内又改变了主意。为了保护国内工业,本月印度禁止棉花出口,让印度农民与贸易伙伴倍感失望,几天后,又收回了这一决定。上周,政府采取措施,推翻了最高法院的裁决,改变税法,对外国公司接管(不仅仅是沃达丰(Vodafone)收购其印度子公司)实行追溯性征税。一些人担心,作为印度最大优势的法制,正在受到侵蚀。

难怪商业界出现沉闷,投资出现下降。无处不在的繁文缛节及腐败似乎越来越严重——在最近的邦政府选举中,大量分发钞票,以至金融系统出现了流动性问题。长期存在的经济发展瓶颈仍未解决。其后果之一,通货膨胀居高不下。

所有这些问题都与邦政府有关,过了这么多年,邦政府依然机构庞大,缺乏理智。几乎没有人可以进行轻松的改革。然而,有一种希望,是无论如何聪明机灵的私营部门会让印度迅速实现繁荣。现在看来,这种观点过于浪漫。问题不单单是从道路到电力等方面缺乏公共服务。任何经济都需要公共服务,尤其是要实现制造业繁荣的话。每年有数百万人进入劳动力市场寻找工作的印度,必须有相应的公共服务。最近,邦政府又找到其它途径,将事情弄糟。

过去几年发生的借贷狂潮(印度总的财政赤字已经接近GDP的10%)已经将私营部分挤出,使中央银行难以减低利率。在很到程度上逃过这种官僚作风的新兴工业,譬如移动电话,现在则感觉到州政府冰凉的控制之手。

这种令人沮丧的情况反过来主要是由两个政治问题造成的。选民忠诚度的逐渐分裂使印度国会的运作处于令人难受的紧张状态。2004年以来执政的国大党必须依靠那些变化无常而充满民粹主义情绪的联盟伙伴执政。国大党自身也处于混乱之中。年长的部长们在该党世袭的总裁索尼娅·甘地授意下治理国家;提拔她的儿子拉胡尔当选下届党首的努力出现麻烦。多年来,政府连一项大的改革都没有通过,而现在正忙于维持这个漏洞百出的联盟,直到2014年大选。

第二个政治问题跟雄心有限有关。最新的预算对税率、债务额度以及关税都进行了微调,所有这些措施令人难以置信地被赞誉为重大步骤。鉴于在通过新的全国范围内的货物及服务税等改革方面出现的困难,同时又不愿对付邦政府的垄断以及在能源等行业上的既得利益,甚至有改革思想的政治家现在都将目标放在拆除官僚机器上几个生锈的螺杆上。开放经济的真正改革正在被行政上的即兴创作所替代。

印度的政治家指出,6%或7%的增长率比其他大部分国家都高。然而,这种观点是自鸣得意。正如中国说需要8%的经济增长来维持社会稳定一样,印度可能需要至少6%来维持金融稳定。低于这个数字会让公共债务无法承担,并吓退外国资本,而印度需要这些资本支付其经常账户赤字,并支付进口能源。对于富裕国家来所,没有发挥其潜在能力是一件令人失望的事情,而对于到处是穷人,非常需要工作岗位的印度来说,则是一场悲剧。

赶走旧的体制

最终,政治上的分裂可能成为一种希望的来源。有些邦依然在奋力前行。尽管今年地方选举仍然以习惯的腐败和世袭候选人作为特点,然而一些选民已经放弃怨恨,摒弃种姓和宗教等旧的政治,抛弃那些无用的政客,投票选举更有作用的人士。不过,在全国层面上,新一代政治家要打破现在这种老人集团政治依然需要若干年的时间。主要反对党的人民党,其状况并不比国大党好多少。

那么,眼下能让印度回到正轨的只有现有的运气。有一种动力是恐惧。经济增长放慢的印度,金融风险增大,变得更加贫穷,到处是不满的青年,也不为世界其它国家所重视。印度的政治阶层将不会从这种后果中得到好处。印度是一个与改革失恋的地方,现在需要找回魔法。

《经济学人》2012年3月24日刊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经济学人》 印度经济:魔法没了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451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