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尊严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3-23,星期五 | 阅读:1,686
作者:木然 | 来源:阳光时务

人之异于禽兽者在于思想,人之异于野蛮社会在于思想的尊严。每一个人都是自由的人,都有按着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选择自己的生活道路和生活方式的权利。每一个人是一个平等的人,既不比别人高,也不比别人低。每一个人都有独立思考、思想自由的权利。每一个人都是思想者,都有不可侵犯的平等的思想权。思想本身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平等思想之同。

以圣人之权压制普通人的思想权、以道德高尚压制普通人的思想权,以政党、政治家的权力压制普通人的思想权,都是对人的思想权的侵犯。思想自由是人类最伟大的权利,它是每一个人的特权。思想自由不能受制于政治交易和社会权衡,思想自由毫不妥协,思想自由只服从于思想本身,任何向思想自由的挑战都是向人类的尊严进行挑战,都是对人类的污辱。

思想的尊严是其它尊严的前提和基础,如果没有思想的尊严,其它的尊严形同虚设。很难设想,一个思想不自由的人在行动上会是一个自由的人,一个思想的奴才会成为行为的主人,一个思想的侏儒会成为行动的巨人,一个思想的僵尸会是自由地行走的人,一个思想的吊滞者会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罢工中表现出理性和睿智。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的全部尊严就在于自由地思想。

思想者的尊严来自于人的本性。人有五官,通过五官感知这个世界,五官的充分运用,使这个世界既自然又人道,甚至自然就是人道,人道就是自然,人的本质就是二者的一致与互动,自然与人道的统一构成了人类的生活,构成了人类的历史。五官的丰富性,使人类历史充满着丰富性、变动性和偶然性。五官之首就是嘴,少了嘴,人之为人就有欠缺,就不是真正意义的人,何况动物都有嘴。嘴的功能有两个,一个是吃,一个是说,吃有吃的自由,说有说的自由。吃的自由在于选择的多样性,说的自由在于说的内容的丰富性。

每一个人的言说都有自身的意义,言说本身就有价值。言说并不在于说出真理,说出真相,说出真话。每一个人的言说充满着无意义的沟通,充满着怪诞的荒唐,充满着理想的乌托邦,充满着梦想的自语,充满着调情的风铃,充满着愤懑的喃喃,充满着抑鬱的咆哮,充满着诗化的五彩缤纷。

思想者的尊严来自于政治本性。人与动物的不同,人有政治世界,而动物只有本能秩序。自然科学有其说话的范围和领域,自然科学内部的分化与分工,从事自然科学的人只在其领域与人交流,自己领域之外难与言说,科学也因此得到足够尊重。

政治则是一个特殊场域,人天生是一个政治动物,政治动物的特点就是政治懂也说,不懂也谈。任何人都会对政治指手划脚,似乎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政客,都是合格的政治家,都是政治专业技术人员。越是複杂的政治,越是难以理解的政治,越容易成为人们的热门话题。参政议政,批评权力,反对权力滥用,制止权力腐败,防止权力寻租,为权力出轨设置障碍,成为每一个人言说的话题和对象。

思想者的尊严来自于人权。人权既是人的本性的张扬,又是对人的本性的限制。人类的本性不可克服、不可逾越、难以改变。诚如有人所言,科学技术一日千里,人的本性几千年来没有什麽变化,人性一直在地上行走,理性在天空中翱翔,但理性必须照耀人性,让人性放射光芒。人类的本性必须套上理性的缰绳,人类的本性必须予以保障。人权就是本性的保障,就是给人性套上的缰绳。

人权是人类由野蛮走向文明的基本标志之一,每一个走向现代化的国家,都奉人权为第一要义。人权首要之权就是思想权,世界人权宣言重複性地强调思想自由,把思想自由排在「四大自由」之首,并视之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之一。人权是个人思想自由的人权,人人有思想自由,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人权高于国权,思想权高于国权,思想权高于政权,思想权高于人类的智慧。思想权不是思想者的专利,不是思想家的特权。

思想者的尊严需要宪法的保障。在一个组织良好的社会裡,思想权只受宪法和法律的约束和保护,而不受外在权力的强制干涉与灌输。宪法不是宪政,宪政一定要有宪法,不管宪法是成文的还是不成文的,有时候,宪法的保障不是保障,甚至会成为专制权力的护身符,比如毛泽东时代把林彪作为他的接班人写进宪法中,这样的宪法只会让思想失去意义,让尊严斯文扫地。

宪法可能是一纸空文,更像是来自于神性,超凡魅力的领袖言论成为宪法的灵丹妙药。宪政的保障才是保障,宪政脚踏实地,它来自于人性,来自于人的幽暗意识。宪法保障思想自由不受损伤,保障思想的尊严不受侵犯。宪法通过权力分立与制衡使权力对思想难以侵犯,通过保障思想权利来给权力设置屏障,通过限制多数人的滥权而使思想之花自由绽放。

在一个非组织良好的社会裡,不受制约的权力是破坏思想尊严的敌人。绝对权力绝对没有自由思想,只有对自由思想的绝对破坏。在这样的社会裡,没有自由,没有平等,没有善,权力当道,肆无忌惮地吞食思想的领地。思想灌输成为权力者执政乱国、执政祸国、执政殃民的基本要务,通过思想灌输达到控制人的精神的目的,使人成为行尸走肉。

权力者通过践踏意志来扩张权力的本能与冲动,把人降到了动物的境地。外在的权力强制无处不在,无处不有,无处不渗透,无处不洗脑,它如同奥维尔《1984》裡的真理部,真的可以是假的,假的可以是真的,有可以为无,无可以为有,真理部是谎言的製造者和灌输者,老大哥是真理的发源地,在看着真理部,也在凝视着所有人。老大哥在看着你,让你魂不附体。

集体主义是思想尊严的障碍。在集体主义那裡,个人主义没有地位,人不是目的,人只是手段。集体主义以整体的思想,整体的价值观,以非人格化的思想腾空而起,存天理,灭人性、宰製人性。它着迷于宏大叙事,个体的低吟咏唱,个体的叙事,个体的思想自由在集体主义没有价值。

它以脱离人性的方式把人变成兽性,以崇高的方式把人变成不能独立思考之人,不能有思想之人。最为吊诡的是,人们没有思想的时候,恰恰是无私的爱心如张思德、雷锋般以非理性狂潮的方式释放的时候,恰恰是人民富有大无畏牺牲精神的时候。人们在向权力进行肉体献身的同时,也在思想上向权力献身,出卖了人的灵魂。愚民的悲剧也就在于,他们为成为权力的附着物而感到无限的自豪、风光和荣耀,他们在舔舐权力者靴子的同时脸上露出的是幸福荣光。

集体主义也讲自由,但那不是个体的自由,而是讲阶级的自由,群体的自由,政党的自由,权力的自由。集体主义也讲思想,但那不是自由的思想,而是群体意志、权力意志。集体主义的自由是伪自由,它所阐述的思想是充满了谎言与欺骗的意识形态,意识形态经常以人民的名义、以代表人民的方式强调群体的尊严、民族的尊严、国家的尊严,并以此来取代个人的尊严。

集体主义与绝对权力有着天然的亲和力,集体主义如果和绝对权力结合,就会成为精神原子弹,战无不胜。所以,讲个人的思想自由,讲个体的尊严,就必须反对绝对权力,反对集体主义,更加警惕和反对二者的结合。

政治需要道德来澹化政治的毒素。离开道德的政治会滑向马基雅维利主义的政治,就会如脱缰的野马,给人的思想带来不必要的伤害。这就要求每一个人都必须按其良知说话。言论自由、思想自由政治本性的展示,也是良知的展示和证明,思想的自由建立在良知的基础上。政治本性加上良知,才使思想具有了理性和尊严。

捍卫思想的尊严具有重要的意义。它使个体尊严有了至上性,使社会发展具有了灵魂,使政治发展具有了方向。一个现代的国家和政党,一定是捍卫思想尊严的国家和政党,一个专制的国家和政党,一定是践踏思想尊严的国家和政党。告别专制,告别野蛮社会,步入文明社会,那就要从全面捍卫人的思想尊严开始。

(作者係大学教师)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思想的尊严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4468.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多向思维.
标签: ,

一条评论 发表在“思想的尊严”上

  1. 蝎子说道:

    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