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美国校园中的孔子学院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3-7,星期三 | 阅读:3,299
译者: florist 2012年03月07日 | 原作者: D.D. GUTTENPLAN

原文:Critics Worry About Influence of Chinese Institutes on U.S. Campuses

Theodore Kay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The Confucius Institute at Al-Farabi Kazakh National University in Almaty, Kazakhstan, is one of dozens around the world. They bring not just textbooks and teachers, financed by Beijing, but also money for a director's salary.

伦敦 — 斯坦福大学友好地接纳了它。宾夕法尼亚大学看过并通过了它的成立。哥伦比亚大学有它,伦敦经济学院也有它。但上个月,北达科他州的迪克森州立大学成为了最近一个拒绝孔子学院的大学——中国政府一项已有350分支的文化输出,这些分支遍布从巴黎狄德罗大学到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从阿根廷到津巴布韦的全世界校园。

对支持者们来说,这些学院提供了一个与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同时也是新千年里增长最快的权力之一,进行更大沟通的机会。对于缺乏资金的高校行政来说,这些学院可以看上去像是天赐之物,不仅带来由北京培训好并提供费用开支的教师与课本,也同时带来了用于支付一位主管工资的资金,和一个公共活动项目。

“当建立起一个孔子学院的时候,你也就得到了一个现成的伙伴。”与北京清华大学结为友好大学的伦敦经济学院孔子学院的执行理事尼克·伯恩说。清华将汉语教师送去伦敦;学院也在清华为英国硕士研究生提供一些奖学金。

批评家们担心,如此慷慨的赠与,是带有附加条件而来的。“有一整串的禁止话题列表。”在迈阿密大学教授中国政府及其外交政策的琼·托伊费尔·德雷尔说道,“你被告知不要谈论西藏、台湾、高层政治等某些超出限制的话题。”德雷尔女士说,迈阿密不曾有过孔子学院,但又补充说,这类学院的迅速增长和潜在影响是中国研究专家们之间讨论的频繁话题。

汉语国际委员会办公室(更常被称作“汉办”)的官员们未能响应对其发表意见的反复要求。但在汉办网站上贴出的章程,声明说所有的学院都以“相互尊重、友好协商、互惠互利的原则”进行管理。

对宾夕法尼亚大学国际关系学的一名教授阿瑟·沃德伦来说,关键的问题就是学术独立。“一旦在校园里有了孔子学院,你就有了一个最终对中国共产党负责,不受学术审查的第二意见与权威来源。”他说道,“你无法因为想要操控对话而指责中国政府。但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已经负责了对中国学生的察看工作了。我们真的应该再将它们邀请来我们校园吗?”

第一家孔子学院2004年在首尔成立。同一年,马里兰大学也开办了一所学院;大多数美国的学院仍然位于州立大学或区域高校中。但在胡锦涛总书记2007年十月为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而作的,说中国必须“加强文化作为国家部分软实力”的讲话之后,这一项目在范围和雄心上迅速地增长起来。

现在美国已经有70所学院,法国14所,德国11所,英国13所,还有在东欧和亚洲的学院。在伦敦经济学院的项目,是孔子商学院;在位于伦敦的南岸大学的学院,则致力于传统中医学。据运营伦敦经济学院执行项目的Hong Lu说,在萨塞克斯大学一个致力于中国戏剧的研究中心——金匠学院,一个关于中国舞蹈的项目已经有协议达成,而伦敦的新艺术大学,也有一个关于中国艺术与设计的项目有协议达成。主办高校被期望提供经营场址和一个担任管理人的教员。作为回报,学校每年会从汉办得到一百万美元(即使在欧洲,这个数额也是以美元来指定的),教学材料,以及为特别项目申请额外资金的机会。汉办也同样为全世界高校中数百个“孔子课堂”提供着资助。

“你不会得到数百万英镑,”伯恩先生一边让来访者在英式或中式茶,以及一系列饼干和幸运饼中作出选择,一边说道,“但你确实能够得到等价的善意、合作以及将学生送去中国的能力。”他否认存在过任何来自他的中国伙伴的,要求绕开任何领域的压力。“我们从未被要求做任何事,以致会让人说:‘噢!这是英国文化协会不会做的。’我们关注的是商业和文化的语言。我们不是来卷进复杂问题的。”他说。

但英国文化委员会的首席执行官马丁·戴维森说,这一常由孔子学院的拥护者们进行的,在他的促进了英国文化传播的机构,与中国所做的努力之间的比较,也就只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了。“我们是一个用自己的场址运营的独立机构。他们则正嵌进高校之中。”他在一次采访中说,“真正的问题必须是关于独立性的问题。我们被简单地看作是代表政府的观点吗?或是否存在着某种程度的的分离呢?”

英国文化委员会目前在一百多个国家设有分支;法盟和德国的歌德学院,都以类似的路线在运营。并且,尽管美国新闻署图书馆项目随着冷战结束放缓了很多,美国国务院仍然努力促进着美国文化的海外传播。

然而,这些项目无一是基于大学校园的。并且,据戴维森先生说,这些项目无一采用了在孔子学院中使用的,归依其本土文化的同质手段。“没有人会把扎迪·史密斯或格雷森·佩里看作由英国文化协会控制的某个人。”他说。

“中国人对于他们正努力达成的是什么非常清楚。”戴维森先生说道,“他们想要改变对于中国的看法——用正面的宣传来反击负面的宣传。并且他们是用中国的那一套来说‘宣传’这个词的。但我怀疑他们得这么说:‘如果你们永远不批评中国,那么我们也就将给你们这笔钱而已。’危险更多的来自自我审查——这是件很微妙的事情。”戴维森先生说。

正是部分由于自我审查的风险,才使得宾夕法尼亚大学东亚研究学院的教员,全体一致地反对开办孔子学院的举措。该校的一位历史教授阿瑟·沃德伦说。“人们想要做得圆滑些。他们不想失去交换伙伴。高校对钱是迫切渴求的,而中国人有很多钱。”他说。

一些官员说,有时候压力可能是公然施加的。理查德·萨勒,斯坦福的一位系主任,十一月的时候告知彭博社,汉办为在校园里开办孔子学院,并授予教授职位而提供的4百万美金,其附加条件是要求该教授避免谈论西藏的建议。斯坦福犹豫不决但不管怎样还是拿了这笔钱,用其授予了一个中国古诗学的教授职位。在哥伦比亚大学,仅有的争议迹象是校报中的一篇独立文章,说孔子学院的出现将考验学校“对于学术诚信的恪守”。在伦敦经济学院,即使是已经目睹了其主管霍华德·戴维斯,于去年学校接受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资助之时的离职,孔子学院的存在也从未遭受过质疑。

“我们不受争议的原因之一,是我们从未做任何有争议的事情。”伯恩先生说。

但其他大学的一些学者说,他们已经能够感觉到一种激冷效应。拥有孔子学院的一所美国校园的一名资浅教授,以一封邮件回应了一名记者最近的质疑,并解释说,被作为一名批评者认出的话,可能会结束他的职业生涯:“我是一个从领事签证发票接受大笔资金的部门的一名无任期保障教授,它由资深教员运营,他们可以投票决定我的终身授职事宜。”一个同样也不愿透露身份的同事说,这种压力很微妙。“他们并不打算终止争论。”他说,“这是关于如何操控争论的,而不是关于如何阻止它们。”

签署了一份抗议该校孔子学院的请愿书的芝加哥大学终身历史学家布鲁斯·卡明斯说,尽管他是该校东亚研究中心的一员,但“直到学院开放的那天”,他都没有听到关于它的任何消息。他又说,但如此低调的方式,只有在中国自己保持冷静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这一学院的网络“是下一个定时炸弹”,他这么说道。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美国校园中的孔子学院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4261.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一条评论 发表在“【纽约时报】美国校园中的孔子学院”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