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美元透视中国劳动力的尴尬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2-20,星期一 | 阅读:1,778
作者:王寿斌 | 来源:中国青年报

韩国《中央日报》近日报道,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韩国代表部举行的“OECD政策发布会”介绍,美国苹果公司每销售一台iPad可获利 150美元,相当于售价的30%,韩国作为iPad主要零部件的供应产地所得到的收益是34美元,占6.8%。而中国工人仅能从中获得8美元的收入,只相当于售价的1.6%。

显而易见,在iPad利润“蛋糕”的切块分配中,作为产品生产基地的中国分得的比例少得可怜。难怪中国人普遍对此感到不平。然而,在客观的市场规律面前,单纯的抱怨肯定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们迫切需要了解产生这一现象的症结所在。

这不免让我们想到“微笑曲线(Smiling Curve)”。“微笑曲线”的发明人是我国宏基集团的创办人施振荣先生。1992年,施先生为了“再造宏基”,提出了著名的“微笑曲线”理论,作为宏基的策略方向。该曲线的造型是一条开口向上的抛物线,形似微笑的嘴型。整条曲线象征着一个产业链,曲线向上延伸的两端是高附加值区域,左边代表设计和研发,右边代表销售和服务,而处于曲线底端中间的组装制造环节则是附加值最低的区域。

按照这一理论,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工人在iPad的利润“蛋糕”中会有如此尴尬的分成,为什么发达国家会热衷于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开设加工基地?

了解绝不是为了求得心理平衡和自我安慰,而是为了有目标地改变。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王传福曾经感叹,中国的企业只学会了如何组织工人,而没有学会如何组织工程师,因此只能在制造业最荒凉的地带谋生。此话可谓一语中的。

放眼全国各地的经济开发区、工业园区,辛辛苦苦、恭恭敬敬引进的外资企业,有几家不是劳动密集型的“代工厂”?都在“微笑曲线”的底端依靠“跑量”来赚取微薄的利润。

劳动密集型加工企业的超比例存在,层级式地加大了基层一线低技术含量员工的用工需求,形成了“求大于供”的用工需求假象,不可避免地对中国的职业教育,尤其是中职教育的办学定位形成误导,以致让人们对“以就业为导向”的办学宗旨产生认知偏差,忽视对学生进行“职业发展”、“终身发展”的教育,产生违背职教规律的粗浅、浮躁的“乏职业教育”。

在这一恶性循环中,职业学校的毕业生因不屑与农民工“同工同酬”,不愿低位就业,从而出现结构性的“就业难”。另外,由于很多职校生毕业后,与农民工“同工同酬”,使得社会上流行“上不上职校一个样”。

诚然,职业教育的发展离不开经济实力的支持,而经济发展的困局则必须通过科学发展职业教育来破解,二者相互依存不可割裂。近年来,各地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工作都在如火如荼地开展,区域产业结构的调整必然会带来就业领域的变化,而产业的转型升级则会引发就业结构的变化。

这两种变化将会对职业教育的发展产生根本性的影响,促使我们在战略层面上思考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定位。努力使职业教育的专业设置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延伸,着力培养擅长产品研发、技术孵化和品牌维护、市场营销类的专业人才,以与企业需求“合拍”,与产业布局吻合,减少对劳动密集型“代工厂”的依赖,使国内劳动力在 “微笑曲线”的各个区段得到合理就业。

“8美元”的“蛋糕”着实让人震惊,希望各方努力能从这一尴尬中找到改变现状的契机和抓手。也许,发展职业教育是抓手之一。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8美元透视中国劳动力的尴尬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3898.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