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被视为教育前沿阵地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1-30,星期一 | 阅读:3,016
译者:john china | 原作者:ANDREW BROWNE

原文:China Eyed as Next Educational Frontier

Mr. Quelch

如果问中国什么时候对于商业学院最为渴望?就是现在。

快速的经济增长远远超越了管理人才的供应。同时,无论是中国的私人企业还是国有企业都正在响应政府提出的”走出去”激励机制,这些公司正在和世界上最好的公司展开对抗–同时还伴随着激烈的竞争、技术的转换以及国内宏观经济力量的转移。

这也就难怪世界上主要的商学院都把目光转向了中国,视中国为教育的前沿阵地。

中欧国际商学院进入中国比较早,这使得它在师资和设备方面占据了优势。它的新口号是:中国深度、世界广度。这样的结合,使得中欧国际商学院能够以全球的眼光来看待中国,同时能吸引来自中国以及全世界的学生。

John A. Quelch院长,是哈佛商学院和伦敦商学院的资深人士,他坚持认为尽管欧洲正处于经济动荡之中,但是中欧国际商学院的品牌并未因此而黯淡。”德国受到很高的尊敬”,他补充道:中国人具有长远眼光。

Quelch先生在上海和Andrew Browne交换了关于这个问题观点。下面是采访记录。

华尔街日报:像中国的其它地方一样,中欧国际商学院似乎大量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说说你们的扩张计划。

Quelch:上海的校园将会在2013年扩大两倍。我们在北京的一个校园已经在2010年开始运营,我们目前已经步入深圳学校运营的操作程序,预计将会在未来两至三年建设成为成熟的校园。

我们对于扩张至中国西部非常有兴趣,在成都、西安、重庆这个三角地带,拥有数亿人口,他们应该拥有自己的商业学院,如果可能的话,不必飞往上海或者北京。

斯坦福能够存在的原因就是因为哈佛一直以为加州的人应该喜欢来到东部的波士顿,他们从未想过加州人想要他们自己的哈佛,也就是现在的斯坦福。

华尔街日报:在中国的外国公司的投诉率高居榜首是由于缺乏管理人才。这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Quelch:首先,中国的扩张步伐超越了管理人员提升自身能力的速度,所以我们的作用就是成为一种促进剂。我们接受经验丰富以及具有很深潜力的年轻管理人员,同时,我们将和能够承担更多管理和领导责任的人员同步增长。

第二,因为我们不能够服务每一个人,我们学校的招生标准以及公正的招生政策对于我们收入的影响非常关键。

华尔街日报:哪些学生才能同时具备大学毕业生和职业经理人的双重特点?

Quelch:相比于哈佛商学院,我们更加关注高级管理人员。每年从我们学校毕业的人数有1000人,其中80%平均年龄在40岁,都具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其中平均年龄在30岁的人占据了20%,具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这就要求你必须要有非常深厚的教学经验,非常实际,经验非常丰富,只有如此,才能获得持续的关注以及40岁商界人士的尊重。

我们围绕提供”中国深度和世界广度”的独特能力,在亚洲的商业教育中,我们创收居于首位。

华尔街日报:在过去数年间,你们对于教学内容进行了那些变化,以此影响中国经济动态?

Quelch:最初我们关注的是学院的财经能力、会计以及市场能力等。现在我们更加强调综合管理能力以及跨部门解决问题的能力。团队合作以及领导能力建设是增长非常快的市场,我们在课程中予以重视。

华尔街日报:缺乏综合管理能力是不是说这是很多中国企业的一项弱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Quelch:主要原因是中国长期以来一直由工程师掌控,他们通常具有很强的财经、会计以及经济学的知识,但是对于在某一领域的领导能力比较缺乏,在变更管理、市场以及推进战略方面也较为欠缺。

所以,软技能,这在美国我们常常提及,但是在中国这种能力较为欠缺。中国管理人员基本技能已经发展的非常好,我们的课程就是在他们已经具备非常扎实的内功的基础上,给他们增加一些软技能。

华尔街日报:中国国有企业具有很多相同的刚性层级结构,这也存在于中国共产党之中,这是你们面临的问题吗?

Quelch:这或许是一个问题。但是我在中国发现了一件事情:没有一个人,我是说国有部门,为了获得晋升而打破规则,但是也没有人循规蹈矩获得晋升的。所以,这里存在着一种采取主动性的艺术,但是这样的做法没有持续性。

华尔街日报:这样的系统能够产生创新吗?

Quelch:我觉得如果背后有大量资金支持的话,你也可以。但是在国有部门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实现创新。

每一个国家,公共部门都不同于私人部门,无论是在英国还是美国。原因是文化和风格是不同的,规范也是不同的。但是在中国,我觉得差距更大,肯定比在美国的差距大,在美国这如同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是很自然的选择,但是在中国你要么去国有部门要么去私人部门。思维模式之间的差异肯定比美国和英国之间的幅度要大。

在中国,创新往往产生于私人部门,虽然国有部门具有资源优势,能够鼓励创新。

华尔街日报:你对于中国公司进军海外,有什么建议么?

Quelch:中国的公司不必以一个中国公司的面目进行海外扩张。他们通过提供重要的差异化价值进军海外–消费者就很乐意为此付费。原产地是无关紧要的。

华尔街日报:什么时候我们能够看见全球化的中国品牌?

Quelch:我认为在初期中国将会增加B2B企业的价值,而不是B2C企业。在中国很多人都在急切地盼望着有一天,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全球化品牌进入世界最有价值品牌的榜单。我认为这至少需要10年时间。

但是像华为、中兴这样的中国公司–这样的公司正在越来越多,他们具有非常好的技术,知道如何进行技术并购,他们收购以及雇用国外人士帮助他们成长为一个全球性的角色。这些公司将处于通过海外进行增值的第一梯队。不错,中国有联想,有海尔,还有格力,的确,作为消费者,我们的兴趣是在B2C公司的身上,但是我认为,B2B领域增长是中国企业所擅长的。

你可以看看现在的索尼:它依然是卡特彼勒长期的竞争对手。

华尔街日报:你是说中国公司在增加雇用外国人,将会使得公司多样化?你能举出例子么?

Quelch:如果你看英国的华为网站,你就会发现几乎都是关于Basingstoke的介绍。那并不意味着华为不是想成为一个全球品牌。这是说华为是一家公司,它在Basingstoke。

中国公司比日本公司扩张更快的地方,一个主要的机制是由于日本人才的短缺造成全球化扩张的终止,欠缺懂外语、感兴趣并能运营国际市场的人才。

但是将会有更多的中国人出国,在未来30年,将会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具备双语能力。

我猜想,如果在某个领域,一家日本公司进行了一项收购,国外高管将会立即触及天花板。而如果国外人在中国公司里,将会更加容易推动排名的上升。

和而不同实质上是互惠的。比如说,百胜餐饮集团的苏敬轼成为世界500强公司中第一位中国人CEO,随后,整个组织都接受了一个自由的非中国高管的自由流动。

华尔街日报:在中国工作,最让你惊喜的是什么?

Quelch:最大的惊喜是在中国工作没有周末。我一直是一个勤奋的人,但是我依然惊奇于在周六和周日我依然参与到职业活动之中。

对于这种现象,我给我朋友的解释是:你一个周工作35小时,所以不能实现10%的GDP增长,即使你和中国人一样聪明。

我至今依然记得Jack Welch(前通用电气董事长兼CEO)在周六举行的会议上说的名言。但是我想,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机会。-一生仅有一次,或许千年只有一次,没有一个人想去浪费。所以很多中国人以一种冷酷的决心为自己、为家人、为更好的中国而努力工作。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华尔街日报】中国被视为教育前沿阵地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3503.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