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韩寒转向?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1-30,星期一 | 阅读:2,440
译者: Eric Cheung 2012年01月28日 | 原作者: 陶健(ERIC ABRAHAMSEN)

原文:Blogger Han Han Controversy On Democracy in China – NYTimes.com

图:韩寒,中国作家和博主,于2010年2月在上海。

北京——三周前,中国最知名的博主韩寒发表了三篇引起轩然大波的博文,从悲观的视角出发,传达了对于革命、民主和自由的看法,由此引发的网上争辩时至今日已经堕入荒谬的境地。

最近的无事生非源出另一名小有名气的博客作者麦田,他断言韩寒不可能是他博客文章的原作者,给出的理由是在那些文章被发表的同一天,其中有些天数他还在参加赛车。

韩寒——小说家、 赛车手、及拥有全球最大博客访问量的博主——是替中国年轻人表达不满的发言人。他就当前大事发表的带讥讽意味的评论表达了公众对官员腐败和滥用权力的愤慨,同时竭力避免对政府展开直接抨击,这样才不至于导致他的博客遭到审查。那三篇随笔标志着韩寒破天荒地尝试表露明确的政治立场。

韩寒大部分的无论国内或国外的贬低者似乎一致反对他对改革的偏好优先于革命:他的三篇随笔是对精神抵制泼了一盆冷水,实质上是对异见人士英雄气概的否认。对中国人公民精神缺乏和向政府叫板无望的评论已然让他的三篇文章成为了众矢之的。

它们甚至被一些此前将韩寒归于同一阵营的自由主义立场更甚的读者视为是反戈一击,最见鬼的是,这些文章还引来了保守的政府评论员的称赞。

最不堪的是韩寒现在被认为赞同一大最可恶的缪传:中国人还没有为民主的到来做好“准备”。但他在三篇博文里的第二篇对此批评给出了回应。在描述推翻XXX的不可能性时,他说:“它已经不能简单地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共产党的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它就是人民本身。问题并不是要把共产党给怎么怎么样。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法治,教育,文化才是根基。”

于此,他说得恰如其分:中国最深刻问题的病根本质上出现在文化和社会上,最好是经由改革而非革命来处理这些问题。并非是说中国人还“没做好准备”,而是说将存在一个缓慢的过程。

“当街上的人开车交会时都能关掉远光灯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韩寒写道。“但这样的国家,也不需要任何的革命了。” 反而,他认为过程将会是循序渐进的,在此期间,可以促成民主的文化价值将伴随着民主本身逐渐形成。“民主其实就是一场讨价还价的过程。”

任何人到一所中国小学的课堂上去旁听一下,或者是列席一家中国公司的管理层会议,抑或是目击几乎存在于中国社会每一个层面的权力运行方式,然后就会明白这个过程会是多么久长。从年幼时代起,孩子们就被灌输一种有害的对权力的顺从思想,像是极不情愿履行对下一代应有的责任。从不让自己孩子在公园跑动的父母到不被允许作出独立裁决的法官,“没做好准备”的观点在中国社会内部被人频繁地引用。一些北京驾校没有将上路练习涵盖在内,因为那样会很“危险”——从来不去考虑拿到驾照后会发生什么。

我曾有机会对一名中国年轻男子明确地传达这一点,结果失败了。我们到北京郊外作了一次徒步旅行,在回程的路上,他给我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他高中年代的故事,当时他的班级已获准选举他们的班长。

像任何地方的自作聪明者一样,他们选定了班级小丑作为班长,此人完全无法担责。老师宣布他们的决定无效并物色了新的人选。如果老师不这么做,我的驴友看着一旁的我说道,“我们就将一整年跟那个傻瓜纠缠不清。”

这是漫长、炎热的一天,我刚好正被问到要去站在西方文明的角度来谈及我的看法,可我当时没有搞明白——我只是咕噜了几句。当然,我本该说老师本应让他们被那个傻瓜缠住。这样能力不佳的学生在任职一年后,学生们将会学着去更严肃地对待他们的责任。越早出错就越好,那时后果还不算太严重。民主是一个长期、缓慢的讨价还价的过程,无论它什么时候开始。

我想韩寒将会同意我的看法。

陶健(Eric Abrahamsen)是一名文学翻译兼出版顾问。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韩寒转向?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3392.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