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我与中国留学生的冲突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2-20,星期二 | 阅读:2,044
译者: mark262156 2011年12月20日 | 原作者: 克里斯丁·H·谭

原文:Clashing over China with Chinese Students Abroad

照片来源:student.sluh.org

《大流散》的读者们应该看看海伦·高的《文明的冲突:记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这篇文章,该文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主要讨论的是中国留学生初到美国的复杂感受,他们常常还没有准备好去迎接来自这个宾主国家对中国的敌视和傲慢的态度。

我读这篇文章,是既带有几分兴趣,又掺杂有些许的负罪感······曾几何时,我也曾因为一些对中国的言论,让这些中国留学生难受过。

***

2004年,我结识了我的第一位中国朋友,就是珍。在认识她之前,我了解的所谓中国人要么是第一代加拿大公民,要么是已在这个国家生活多年的移民。相比而言,珍却是一个刚刚走下飞机,踏上这片异乡土地的国际留学生,她来自四川,一心想着在这里拿到它的海外工程学学位,然后衣锦还乡,回到中国去。

一个周末,我和珍同在多伦多。两个不算很熟的朋友的朋友竟因为一个简单的共同爱好走到了一起,仅仅是因为没有其他人愿意冒着零下25度的寒冷去买新鲜蛋挞吃。旅店外面呼啸的暴风雪让我们两个彻夜未眠,因为我们已经成了亲密的旅伴,我们开始分享起各自祖国的故事来。

珍给我讲述了她在中国度过的童年,充满了来自父母和整个家族的爱。她还给我讲了很多,她的学校、朋友、她贴心的男朋友、到美丽的九寨沟度假,还有她妈妈做的热呼呼火辣辣的麻辣烫。她说她非常想念成都,想念那个拥有1000万人口的热闹的城市,和这个小小的大学城完全是两个样。她自嘲自己申请加拿大大学时,对加拿大的知之甚少,忽略的原因完全是因为非常不想离开中国。她说她自己曾想过就在中国上大学,但是她的父母却愿意拿出一生的积蓄,让她到国外去开开眼界。

对于当时年纪尚小的我而言,珍的故事显然听起来不太合理。她所说的中国跟我以前头脑里中国的样子显然不一样,虽然我对这个国家的映像都不是一手材料或者亲身经历。对我而言,中国就是我们家三代往上,爷爷辈的祖先们争相逃离的那样一个国度,一个正如无数的文化大革命回忆录和无数关于3T(Tibet西藏, Taiwan台湾 和Tiananmen Square天安门广场)的文章里记载的充满暴力的国度。我原本以为,珍应该非常期望离开中国,而且下决心永远都别再回去。她的童年一定会由于中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而变得异常孤独,极度的污染侵蚀着她的肺,学业的压力,要和十几亿人一起竞争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而实际上,是我错了,她在中国的生活听起来却是快乐的。

那天晚上,我把对中国的偏见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试图激起珍的兴趣去谈论一些特殊的话题,比如天安门事件,虽然我对该事件的那点了解也是经不起推敲的。当她听我说的那些对她祖国的自以为是的言论的时候,她渐渐按耐不住心中的怒气。“中国不是那样子的。”她开始大叫起来。她告诉我,因为在外国留学使她对祖国有了更多的了解,但是她怎么也不明白,生她养她的祖国在外国人的眼里就那么的糟糕。它问我:“为什么你非要我讨厌我的祖国呢?”

对呀,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呢?我是在试图冒犯别人吗?我是在试图说服她去看所谓的正义之光,我认为的正义之光?我是想把她从中国教条主义的迷雾中解救出来吗,这些教条主义的迷雾曾经蒙蔽了她的整个孩童时代?

每次当我准备和我新认识的中国大陆同学谈及中国问题的时候,珍那个对我直白的问题总是在耳畔响起。2007年,我认识了一个从上海来的同学,对于我对中国的批评,他给予了强烈的回击,他对祖国的忠诚深深刺痛了我。我确定,在那天晚上,我们又说到了“人权”、“台湾”和“小皇帝”,但是最终我们谁也没说服谁,回去后我们背对背地睡了,谁也没有理睬谁。

那个时候,我始终都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言论就冒犯到了这些中国留学生,我认为我的这些言论都是公正的。但是在《大西洋月刊》海伦·高发表的文章里,她也与珍感同身受。她自己也表示“无法将西方媒体描述的奥威尔管理方式(受严格统治而失去人性的社会管理方式)下的中国和自己认识的中国联系起来”。而且发现她自己处于本能要全力以赴地维护中国的尊严,对于很多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而言,这种感觉并不陌生。

另一个我在加拿大遇到的中国朋友表示,他自己绝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但是当那些貌似黑白分明、头脑简单的人试图用中国的话题挑衅他时,他也只是迫于压力要维护一下祖国的尊严。他说:“只有那些井底之蛙才会否认中国也有丑陋的一面,有时,我甚至觉得,中国真是糟糕透顶。我们的中国发展得太快了,这带来了太过的问题,但是我还是决定以后要回到中国去。我们有瑕疵,有不足,但是我们并不坏。”

***

一个美国朋友说,“海伦·高的文章提到的问题绝对不仅仅局限于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自从杰弗逊着手起草《独立宣言》的那一刻起,对于任何那些说美国犯下罪行的屁话,我都极力反对,力挺祖国。”在海外的美国人,即使是个人对国家的决策表示怀疑,还是会自觉地服从,这些例子不甚枚举,不管是伊拉克战争,还是真人秀节目《与卡戴珊姐妹同行》。对于一个在世界舞台上举足轻重国家的公民而言,处理那些对自己祖国的强烈言辞是必要的举动。

再说说我自己,我收起那些关于中国毛主席时代的回忆录,然后决定亲自到中国去看看。让人觉得有意思的是,如今,我已经在中国定居下来,而我的朋友珍却仍然工作、生活在加拿大。那个我们在多伦多旅馆相互争吵的寒冷夜晚,距今已经很长时间了。如今,她对她的祖国充满了挑剔,而我,在那些只能通过国外媒体了解中国的父母、亲朋好友们面前,极力地维护着中国的形象。

跳出那口井,不在做井底之蛙。这种改变真是太棒了。



分享按钮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关于中国,我与中国留学生的冲突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495.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多向思维, 教育观点.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