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星空下的那些孩子,永远也不要长大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03-2,星期二 | 阅读:23

雨夜遐想。

星夜。Jean-Francois Millet(摄影) / 耶鲁大学画廊(后期)

我们仰望星空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好奇吗?是追名逐利吗?还是为了排解内心的孤独?

每一个对夜空中繁星神往的孩子,他们的内心多少是孤独的,是渴望被理解的。星光点点的夜空,是一个极佳的载体,能够承载他们的期待和幻想。所以也可以想象,一个乌云密布的夜空对孩子而言有多恐怖。

记得儿时有一架玩具双筒望远镜,我曾用它在夜空中寻找彗星。那架望远镜是我的宝贝,通过它我获得了很多乐趣。虽然它只是个玩具,根本看不了多远。而我却坚信,我看到了很多我想看到的东西。我相信我真的看到了彗星,虽然那只是我想象出来的。然而这个想像,却构成了一个孩子成长起来的基础的一部分。因为它的确定性是那么的强烈,以至于我今天也常常信以为真。

由此我跳跃性地联想到,我们做事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曾经以为,我们探索宇宙,乃至做一切事情,是因为好奇心,是为了了解我们自己。这个说法也对,但有些空泛。做事更有可能是为了名和利。但名利其实是外在的东西,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一定还有什么在驱动着我们去做一件事。它深藏在潜意识中,难以言说。

我相信每个人都是有所谓的灵性的,只是表现出来的程度各不相同。每个人生长的环境,教育的程度,知识的量,思维的方式各有千秋,因而人表现出来的性格都不一样。但人本性中那种东西,其实都差不多。

但人又都是很复杂的。除了那种原初的,单纯的驱动力,还会有各种各样,来自各个方面的,外在的,乃至自己内心滋生出来的需求。所以每个人其实注定又都是要迷失的。

每个人在其一辈子里,都在这种迷失和对自己的重新审视中反复。这种的反复大部分是无意识的。人们视能够找回自己,保持自己本性的人为聪明而勇敢的人。但这种东西有多少确定性呢?

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只有客观的物质世界,在特定的时空中,才有对于我们而言,比较明确的确定性。这可能是科学之所以得以存在的哲学基础之一。而在其他方面,确定性表现得其实不是那么突出,甚至于有极大的不确定性。

很多人穷其一生都在寻找,寻找那个迷失的自己。很多人只找到了支离破碎的残片,然后用这些残片,拼装出一个虚幻的我,且信以为真。或许这个虚幻的我里,也有所谓的真我,但那整体上并不同于以前那个我,也不同于此刻的这个我。它其实什么都不是。

那些用力去寻找真我的,往往迷失得更甚;而从来顺其自然的,想来不会离家很远。

有趣的是,人总是善于根据幻象构建自信。就像我们小时候曾经做过的那样。这种幻象其实就是我小时候用那架玩具望远镜看到的东西,它来自我们内心深处。我们常常被教导要做这样的人,不要做那样的人。但无需教导,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为自己寻找目标和榜样——就像那个喜欢用望远镜看未来的孩子一样。

所以我们从未长大,我们都还是孩子,也会一直是孩子,直到岁月用疲惫和厌倦把我们的心装满。

老孙

二零二一年三月一日


来源:星空天文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愿星空下的那些孩子,永远也不要长大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2047.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