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暴乱背后的“阴谋论”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02-8,星期一 | 阅读:17

原文作者:Jeff Tollefson

通过将边缘理论带入主流,前美国总统给大众上了一堂如何操纵社交和大众媒体的公开课。

1月6日在美国国会发生的暴乱事件中,一名打扮成“牛头萨满”的男子震惊了全世界。对Kate Starbird来说,这些形象再熟悉不过,但也让她不寒而栗。在网上以“匿名者Q(QAnon)萨满”为人设的Jacob Anthony Chansley(或称Jake Angeli)是Starbird团队几年来一直在监测的一位阴谋论超级传播者。

冲击国会是“我们研究的这些数字化角色的物理表现” 。Starbird说。Starbird是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社会科学家,专门研究虚假信息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看到这一幕幕在现实世界上演令人震惊,但并不意外。”

这位QAnon萨满成了1月6日美国国会暴乱事件的标志性人物。来源:Brent Stirton/Getty

在美国国内和国外,一群像Starbird这样的研究人员专门分析虚假信息和阴谋论是如何在社交和大众媒体上生根发芽的。当美国总统、共和党人特朗普,这位非常高产的推特写手,试图把典型的边缘理论带入主流视野时——包括最近对新冠疫情的轻描淡写和鼓吹自己选票被偷这种毫无根据的言论——这些研究人员的工作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随着特朗普的离任,研究人员正设法从推特和Facebook等平台上收集的海量数据中理出头绪。这确实是一次现代民粹主义的教训:一位世界领导人鼓吹本来无人问津的阴谋论,他的每条推文和转推都在为这些言论背书,为言论的支持者壮胆。现在,研究人员正在重新理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并做好准备。

阴谋论思维

虽然QAnon声名狼藉,但特朗普执政期间仍频繁转发与这种阴谋论有瓜葛的关注者的推文。2017年横空出世的QAnon声称民主党人和一些社会精英在私下里贩卖并虐待儿童,而特朗普在与他们搏斗。虽然特朗普从来没有承认过QAnon,但他数次在采访中拒绝谴责这一阴谋论,还有一次表扬了QAnon的信徒,感谢他们的支持。

研究这个阴谋论的社区中存在一个争论:究竟是特朗普让更多人加入了QAnon?还是他只是让那些本来就相信的人更胆大妄为了?民意调查显示,QAnon的支持者仍是少数,但可能越来越“敢说”了,研究公众支持多年的迈阿密大学政治科学家Joseph Uscinski说。其他人认为民意调查无法完全概括极端化的激进主义。

这些年里,QAnon借着特朗普的势力不断壮大,哈佛大学研究虚假信息的Joan Donovan说。她和她团队在网上检测的各种活动,以及现实世界的抗议和政治集会,增加了人们“对这些言论的兴趣和投入”, 她说。

“我们要去国会。”1月6日特朗普向集会支持者喊出这句话后不久,就出现了众人攻陷国会大厦,窃取政府财产,威胁议员的场景。来源:Brent Stirton/Getty

Donovan这样的研究人员早就知道QAnon成员乐于接受2020年美国大选存在欺诈的说法。他们已经看到QAnon与反疫苗运动沆瀣一气,宣扬新冠病毒是为了让疫苗厂商赚钱而搞出来。

当特朗普示意邮寄选票遭到篡改时,他其实已经开始鼓吹选举非法的概念了。矛盾在1月6日的集会上一触即发,特朗普告诉参会群众:“如果你们不拼命抗争,你们的国家就没了。”随后,特朗普号召众人向国会大厦进发,当时国会正准备认证民主党人拜登为下一任美国总统。

回音室

关于选举的不实言论给了研究人员一次难能可贵的机会——也是让他们感到难堪的机会——去研究虚假信息是如何在网上扩散的。7月,Starbird与加州斯坦福互联网观察中心(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的首席研究员Renee DiResta以及选举诚信合作组织(Election Integrity Partnership)合作,共同追踪并纠正推特、Facebook和抖音上的虚假信息。目前,该团队仍在筛查数据,但Starbird认为这项工作让人们看到,社交媒体为特朗普这些民粹主义领导人拉拢选民、行使权力提供了可能。

在一个案例中,研究人员追踪到的虚假言论称,伊利诺伊州和亚利桑那州给投票者使用的记号笔会让他们的选票无法被机器读取。以特朗普炮制的选举舞弊论为导火线,这些虚假言论最早来自他在推特上的支持者,随后在他的家人以及右翼意见领袖的推波助澜下,进一步进入了主流视野。研究人员发现,虽然推特对一些推文打出了警告标签,但虚假言论仍在未经验证的小号中疯狂播散,导致那些拨乱反正的努力根本无济于事。

“我们看到这些精英分子和他们的观众之间产生了互动,他们实际上是在合作生产这些假消息。”Starbird说。社交媒体成了言论的试验场,形成趋势的言论再被福克斯新闻(Fox News)这些保守派媒体选中。“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大众媒体和社交媒体其实是互相交织的。”

特朗普便是利用这样的回音室,让总统大选的阴谋论渗透到共和党的上上下下——暴乱第二天,1月7日凌晨,147名共和党议员投票反对认证拜登的选举结果。在几天后开展的一项全国民意调查中,接近半数的共和党人质疑选举结果,并反对拜登就职。

阴谋论从根本上说就是一种政治宣传。”英国沃里克大学哲学家Quassim Cassam说。虽然特朗普推翻选举结果的计划失败了,但Cassam认为这位前总统在教唆他的政治群众、蛊惑共和党方面很有一套。

一个新世界

国会发生暴乱后,推特封掉了特朗普有着8900万粉丝的账号,还封了与大选舞弊和阴谋论等虚假信息有关的7万多个账号。Facebook和谷歌的YouTube也冻结了特朗普的账号。

这次整治行动阻断了这些人在网上的对话,Starbird的团队通过对有影响力推特用户网的分析发现,与QAnon有关的信息被“一锅端”了(见“整治虚假信息”)。但Starbird说,他们跟踪的一些极端分子还会找到散布危险言论的新平台。执法机关对此高度警惕:美国国土安全部1月27日发布了一份恐怖主义公告说,受意识形态驱使、反对总统交接的暴力极端分子可能还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集结起来,“煽动或实施暴力行动”。

来源:Andrew Beers/Center for an Informed Public/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虽然仍有大量数据等待分析,但许多虚假信息的研究员认为,目前迫切需要建立新的规章制度,来管理互联网和科技巨头,还有他们用户发到网上的内容。Donovan认为,拜登政府应对社交媒体展开一次全面清查,包括驱动搜索和推荐引擎的算法,以及科技公司从传播虚假信息和阴谋论实现盈利的渠道。

“大众传媒守门人的接力棒现在传给了这些平台公司,”Donovan说,“我们要求他们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更加透明,我们还需要让他们有法必依的规章制度。”

原文以Tracking QAnon: how Trump turned conspiracy-theory research upside down标题发表在 2021年2月4日的《自然》的新闻版块上

© nature

doi: 10.1038/d41586-021-00257-y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美国国会暴乱背后的“阴谋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137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科技视野.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