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被忽视的十大新闻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2-1,星期四 | 阅读:1,340
来源:新华网

最新一期美国《外交政策》刊文评选出2011年被忽视的10大新闻,同时评论称,这些事件在2012年可能成为全球媒体关注的焦点。

1. 印度加强发展军力

希望成为地区大国的印度一直是亚洲重金投入军备设施的国家。标志着亚洲军事化不断增强的事实。

印度现已成为世界最大的武器进口国。根据武器监督机构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2011年的一份报告,2006年到2010年印度武器交易量占到全球的9%,大部分武器来自俄罗斯。而位于华盛顿的“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估计,到2015年,印度将在武器现代化方面花费800亿美元。

特别要指出的是,印度很关注海上武器,这是竞争领域重要的新焦点。印度计划在未来20年花费450亿美元用于购买103艘军舰,其中包括驱逐舰和核潜艇。相比之下,中国在这一时期的投资大概在250亿美元,用于购买135艘军舰。这些数字源于海事分析公司“AMI国际”发布的两国数据。

五角大楼的《2010年四年国防回顾》表示欢迎印度“在地区事务中扮演更有影响力的角色”,包括在印度洋领域。

2. “新欧洲”不再爱恋欧元

尽管希腊和意大利在严肃地考虑放弃欧洲共同货币并重新启用旧货币德拉克码和里拉,拥有10年历史的欧元遇到的更大的麻烦是,那些曾经多年来一直试图加入欧元区的东欧国家开始动摇了。

1月1日,爱沙尼亚成为第17个欧元区国家,但下一个恐怕一时半会儿不会出现了。波兰本该在2012年加入欧元区,但这一进程被无限期搁置了。(波兰分析家扬.飞利普.斯塔尼科(Jan Filip Stanilko)对CNBC.COM说:“如果货币联盟的基础只是愿望和亲欧立场,那个10年后就可能要出问题。”)4月份,保加利亚的中右翼政府推迟了2013年加入欧元区的计划,说还要再考虑。罗马尼亚总统也说,2015年加入欧元区的计划要推迟“一两年”。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本来热衷于在爱沙尼亚后加入欧元区,但现在两国都表示,目前的时间表有点不切实际,立陶宛央行行长也警告说,欧元区成员地位“不是得不到就得死”。

两年前,加入欧元区被当做解决东欧国家债务忧虑的灵丹妙药。一份泄露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甚至建议加快进程,说“欧元化”不仅可以解决债务问题,还意味着“去除不确定性和重建信心。”

但是这些国家现在担心,货币联盟这个紧箍咒使正在恢复的欧洲经济雪上加霜。

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所定义的“新欧洲”曾经渴望融入欧洲,但是它们在立场上的改变速度也令人惊奇。欧盟俱乐部成员的位置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了。

3. 墨西哥毒品战争蔓延至中美洲

墨西哥北部边境的毒品暴力已经成为美国面临的主要政治问题,但是冲突给南部国家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却较少获得重视。锡那罗亚(Sinaloa)和泽塔斯(Zetas)等贩毒集团的黑帮一直试图开辟新领域,为了躲避墨西哥政府的打击,它们在政治动荡的中美洲开了更多的毒品商店。

在伯利茨和萨尔瓦多加入后,中美洲的全部7个国家都登上了白宫制定的主要贩毒国名单。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报告显示,经墨西哥进入美国的可卡因有60%首先要经过中美洲国家。在过去5年中,这7个国家中有4个国家的杀人案件发生率大幅上升,在洪都拉斯翻了一番还多。

5月份,危地马拉见证了1996年内战后最惨烈的大屠杀,27人在该国北部遭到贩毒黑帮斩首。整个地区基本上都处于墨西哥第二大贩毒集团泽塔斯的控制之下,这个组织拥有机关枪、火箭弹,甚至自己还在丛林里建了飞机跑道。今年初的几个月里,危地马拉政府对墨西哥贩毒集团展开了大规模武装清剿,但是失败了。有很多报道说,危地马拉官员接受了贩毒集团的回扣,或者参与了贩毒活动。

截至目前,可卡因只在能够种植古柯叶的南美洲安第斯地区生产。但是在3月份,在洪都拉斯发现了第一个可卡因加工实验室。而犯罪率猛增的萨尔瓦多,锡那罗亚和泽塔斯据信与当地黑帮建立了联系,比如臭名昭着的马拉萨尔瓦杜恰(Mara Salvatrucha)集团。

4. 骆驼数量锐减

英国探险家和阿拉伯学者圣约翰.菲尔比(St. John Philby)在1960年逝世之前预言,30年后骆驼会在阿拉伯半岛消失。当时他受到了嘲笑,但是今天,超现代的沙特阿拉伯越来越需要进口骆驼,这一现象显示了长期被忽略的全球牲畜紧张的问题。

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沙特肉用骆驼的存栏量从1997年的42.6万头下降到现在的26万头,降幅39%。每年在麦加朝觐时会杀几千头骆驼,这些都需要进口。

但从哪里进口呢?当初骆驼在巴基斯坦就像松鼠一样常见,但是主要由于沙特和海湾地区骆驼赛需求量大,巴基斯坦的骆驼数量现在已经降至70万头。总体来说,从1994年到2004年,亚洲骆驼数量下降了20%。

现在的大赢家是澳大利亚,该国拥有世界最大的野生骆驼群。这些骆驼都是英国定居者19世纪时从印度带过去并繁育的。靠把骆驼卖到沙特做肉食,澳大利亚也赚了一笔。

在饱受饥荒困扰的索马里,有报道说大量骆驼死亡,这些骆驼本可以用于为许多家庭提供运输、生计或者食物。一些部落里的人报告说他们损失了一半的骆驼。在非洲以前的饥荒中,骆驼被视为人类死亡的早期信号。“骆驼是最后死亡的动物,一旦骆驼开始死亡,人开始死亡就只是时间问题了,”一位索马里老人2009年对联合国综合区域信息网(IRIN)说。遗憾的是,他的观察像先知一样准确。

5. 美国打击非法移民

2012年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正在争论谁能够更好地保卫美墨边境,同时也在批评各州向非法移民提供服务,而正当此时,白宫正在悄悄地对非法移民活动展开有史以来最严厉的打击。虽然奥巴马曾承诺进行全面的移民改革(对此国会不断作梗),遣返数量还是达到了历史最高值。

作为总统,奥巴马通常扮演硬汉角色。

在2010财年,美国破纪录地遣返了 39.2万名非法外国人,而在过去的这个财年里,遣返数量接近40万。截至10月,奥巴马政府已经累计遣返了将近120万人,而小布什政府在8年中才一共遣返了150万人。奥巴马政府还对雇佣非法移民的雇主进行了打击。对比奥巴马政府的第一年和小布什政府的最后一年,受到调查的企业数量增加了一倍。

8月份,由于受到拉美裔移民的压力,政府宣布了新的指导方针,规定重新审查尚未实施的遣返决定,而对于那些不会对公众安全造成威胁的人和没有严重犯罪记录的人,他们的遣返会延期。(国土安全部部长珍妮特.纳波利塔诺(Janet Napolitano)透露,这些人占到遣返数量的一半。)这个规程仍然允许移民官员行使“起诉裁量权”(prosecutorial discretion),以决定哪些移民存在危险。

在彻底修改移民法之前,政府的策略还可以对奥巴马起到支持作用。就像纳波利塔诺说的,“本部门明智而果断的执法可以保障美国人的安全,促进向美国合法的移民,保护合法商业,并为更广泛的改革打下基础。”但是,看到国会短期内不能通过新的移民法,现在看来这仍然是棒子,而不是胡萝卜。

6. 巴基斯坦的另外一场战争

俾路支省也许是巴基斯坦最大的省,占到该国国土面积将近一半,但是该地区的分离主义组织剧烈暴力活动(有时称作巴基斯坦的秘密战争)却远不如该国的其他危机那样吸引眼球。从2007年开始,分离势力在这个资源丰富并且与伊朗和阿富汗接壤的地方发起了暴动,其中最大的是俾路支解放军。这是1947年印巴分治以来发生的第五次俾路支叛乱。而这次,甚至以这个国家的标准来说,政府都越来越难以控制这个省。

2010年,俾路支省比其他任何省份都面临更多的军事打击,这一趋势也延续到了2011年。主要天然气管线多次发生爆炸,杀害旁遮普省移民的事时有发生,还有对政要及石油公司员工的暗杀事件。

巴基斯坦政府的回击也非常残酷。一份“人权观察”的报告显示,在可能由巴基斯坦安全部队实施的“杀戮并抛弃”行动中,有150人在1月到6月间丧生,他们大多是俾路支分离势力中的年轻人。“人权观察”的亚洲区负责人布拉德.亚当斯(Brad Adams)把这次清剿行动描述为“自由地滥用(武力)”,使人质疑巴勒斯坦政府“对控制军事和情报机关的意愿和能力”。

俾路支省发生的动荡产生了国际影响。总部位于省政府奎达(Quetta)的塔利班在该国与阿富汗800英里长的边境自由出入。这个人烟稀少的地区也成为了走私贩和伊朗反叛组织的避风港。据信美国中央情报局从俾路支的基地用无人机发动了打击。之后当然就是印度,巴基斯坦一直指责印度资助反叛势力,印度对此强烈否认。9.11事件的主谋哈立德.谢哈. 默罕默德(Khalid Sheikh Mohammed)是俾路支人,他的侄子拉姆兹.优素福(Ramzi Yousef)也是俾路支人,他策划了1993年世贸大厦爆炸案。

现在,媒体对这一地区的问题关注不多,巴基斯坦政府因此受益。但是也不可能一直被掩盖。

7. 海盗全球化

索马里海盗看来又要在2011年打破记录了,截至10月份,他们已经发起了199次攻击,而去年同期只有126次。但不幸的是,尽管人们认为现代海盗近年来已经在其他地区得到遏制,但索马里海盗也没有局限在亚丁湾。全球海盗正在大幅反弹。

最近海盗活动猖獗的地区是西非沿岸。今年,石油资源丰富的几内亚湾海盗案例大幅飙升。2011年贝宁沿岸地区有19次海盗袭击报道,而2010年一起都没有。此外,尼日利亚沿岸发生了6起,加纳沿岸发生了3起,而且似乎还有更多案例没有报道。10月份,尼日利亚和贝宁总统举行了本地区首次针对海盗的国际首脑峰会。西非的海盗相比索马里海盗更加传统,他们倾向于抢劫穿上货物而不是绑架勒索。船员们被捆起来,用来福枪枪托打一顿,最后用电线抽打。在一些案例中,所有船员都被打死。虽然索马里海盗也被视为这个国家陆地上的不稳定因素,加纳的海盗却不一样,加纳是非洲最稳定的民主国家,2011年经济增长率预计达到13.5%。人们认为石油开发是导致该地区现代海盗出现的原因。

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非洲。印度尼西亚国际商会今年报告,海盗袭击达到了2007年以来的最高点。即使是在从没听说过海盗事件的秘鲁,今年还发生了一起针对日本拖网渔船的袭击,实施袭击的犯罪集团自称“海上强盗”。

总体来说,今年前9个月已经发生352起海盗时间,创下历史记录。在过去两年里,美国、欧洲甚至中国都出动军队打击海盗。但是看看数字,随着公海上犯罪的大量增多,恐怕会有更多的新时代海盗出现。

8. 亚洲新的非军事区

当全世界都在关注2月份发生在中东的动荡时,东南亚地区柬埔寨和泰国之间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的领土争端因为一处长期争议的宗教场所迅速升级为炮击事件。这场发生在长期争议地区的冲突,预示了这个地区越来越强的不稳定性。

两国长期以来对建于11世纪的柏威夏古寺的归属存在争议,这一古迹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争端起于20世纪初对暹罗和法属柬埔寨边境的划分。1962年,联合国刑事法庭把这座曾为印度教寺庙现为佛教寺庙的圣地划归柬埔寨,但泰国从没有完全接受这份判决。近几年,2008年至2011年8月时任泰国总理的阿披实由于受到“黄衫军”的压力,提高了调门并且派兵前往争议地区。

2月4日到16日,两国在该地区持续交火,双方都指责对方先开火。交火造成28人死亡,数千名平民无家可归。“这是真正的战争,不是冲突”,柬埔寨首相洪森说。

谢天谢地,如果这算战争的话,也只算一场短期的小规模战争。7月份,联合国在寺庙附近划定了非军事区,要求两国撤军。印尼观察员监督休战,但是这场争端迫使人们争论,也许东南亚国家联盟需要自己的维和部队。紧张局势在“红衫军”支持的英拉接替在选举中失败的阿披实上台后有所缓解。

虽然危机有所减弱,但是这只是泰国政治紧张局势中的一幕。泰国是美国在反恐和反毒品行动中的重要盟友。泰国需要面对由农民组成的“红衫军”和由保皇派组成的“黄衫军”发起的大规模示威,这些抗议活动还经常演变为暴力事件。泰国同时也需要面对伊斯兰军事组织在南部地区发起的叛乱。大赦国际指责伊斯兰军事组织犯下针对平民的战争罪。泰国现总理英拉的哥哥、前总理和商界大亨他信. 西那瓦仍然受到腐败指控,如果他回到泰国,那也将成为潜在的引爆点。

9. 去核进程的停滞

上任之初,奥巴马曾在捷克布拉格承诺美国继续“寻求没有核武器和平与安全的世界”。去年底,奥巴马政府完成了上述目标中的两个步骤:批准美俄削减核武器新条约,并主持了47国核安全峰会。但是奥巴马的另外一个承诺,“在4年内通过新的国际努力保护全球的易受攻击的核材料,”进展仍然缓慢。

9月份发布的政府责任报告称,美国曾经向其他国家运输了590磅“可用于制造武器”的核材料,用于这些国家的民用核计划,美国无法对其负责。“理论上来说,我们知道(这些核材料保存在哪里)。但是我们不能很好地说清这些材料在哪里,”一位熟悉这份报告的人士告诉《连线》杂志。

军备控制和防扩散中心的分析师也说,国会预算削减也可能削弱美国对危险核材料安全保护的努力。众议院今年的一份议案本来会把白宫在“全球减少威胁倡议”(用于保护苏联留下的设施的计划)上要求的拨款减少8500万美元。虽然“倡议”的拨款最后由参议院予以保留,但是众议院在2011年已经削减了1.23亿美元。

讨论中的威胁都是真实的。6月份,6人在摩尔多瓦被捕,原因是试图出售价值2000万美元的1公斤偷盗来的铀物质。联合国的数据显示,过去15年间发生了500多起试图跨境走私核物质的案件。还可能有更多的案件没有查获。同时,2009年参众两院收到的一份旨在强化打击核走私的议案至今还没有在专业委员会通过。目前还看不出两院会通过全面禁止核武器公约,这一公约15年前由克林顿总统签订,但议会一直没有通过。政府承诺继续努力促使这一公约在议会通过,但没有设定把它提交到参议院的日期,而参议院中支持和反对力量势均力敌。

美俄削减核武器新条约也许是个进步,但是要实现全球无核化,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0. 卢旺达反常的变化

9月份,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了一份与卢旺达的双边投资协议,这是1998年以来与撒哈拉以南国家间的第一份类似协议。美国国务院称赞这份协议表现了“卢旺达经济改革的承诺,有助于维持可持续的经济发展和机会。”华盛顿方面希望这份协议能够成为未来与其他国家签订类似协议的范本。

卢旺达的经济改革一直被视为非洲国家少有的成功案例,过去5年间每年经济增长率达到7%。该国总统保罗.卡加梅在环境方面的倡议和女性在政府中的参与(议会下院中多一半议员为女性)也给他迎来了喝彩。他经常访问美国,也成了托尼会议中心的常客。

但是卡加梅对民主的承诺出现了令人不安的信号。在去年总统选举前夕,前图西族领导人获得了93%的支持率,当时主要反对党的副主席和反对派报纸的执行编辑被谋杀,联合国要求对此进行调查。

在过去两年中,卡加梅政府关闭了批评政府的报纸,逮捕了主要军方官员,以否认大屠杀为罪名关押了一名重要反对党政治家。流亡南非的前卢旺达军队高官今年躲过了第二次暗杀,英国警方也警告在伦敦的卢旺达反对派他们有危险。

白宫对大选“表示关切”,但是美国政府仍然继续支持卡加梅,甚至推动撤销一个针对他的联邦诉讼。很明显,华盛顿在卡加梅身上压了宝。不管卡加梅是好是坏,他给卢旺达带来了稳定和持续的经济发展。但是如果卢旺达的政治继续这样走下去,这种友谊可能很快就会变成债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2011年被忽视的十大新闻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11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