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五号”引领中国研发赶超美国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12-16,星期三 | 阅读:25

作者:达特茅斯学院塔克商学院院长 马修•斯劳特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全球很多人,尤其是美国人,都在关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相关经济刺激方案的前景。但对于全球各国的长期健康发展而言,最近最重要的经济新闻可能来自两个意想不到的地方:波多黎各和月球。

12月的第一个早晨,位于波多黎各的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U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阿雷西博(Arecibo)射电望远镜坍塌。短短几秒钟内,这座望远镜重达900吨的无线接收平台和钢缆坠落到下方数百英尺的巨大无线电反射盘上。自1963年建成以来,阿雷西博望远镜一直是全球最强大的雷达之一。它支撑着地球对地外生命的探索;它对太空的探索为基础发现和诺贝尔奖(Nobel Prizes)做出贡献。但目前没有重建或替换计划。

就在同一天,中国发射的探测器在月球着陆。“嫦娥五号”用了两天时间采集月壤和月岩,然后展开一面中国国旗,接着飞离月球。12月6日,“嫦娥五号”与返回器在月球轨道完美对接。“嫦娥五号”是2013年以来中国第三次成功登月。如果此次任务按计划结束,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三个将月球样本带回地球用于研究的国家。

构建经济繁荣的最重要机遇之一来自基础研究。新知识产生的社会回报可能远远超出私人回报,因为思想往往可以自由分享。学者们一致估计,研发的社会回报率至少为30%。其结果之一是,私营部门市场在研究领域的投资太少。因此,解决这种正外部性的正确办法是由政府提供支持。事实上,美国的国父们认识到这点,他们把所谓的“专利和版权条款”写入宪法。

曾几何时,美国政府在研究领域投入巨资。在前苏联发射“斯普特尼克”(Sputnik)后,美国联邦研发支出大幅飙升,1965年达到峰值,占联邦支出的11.7%,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2%。当时的前沿发现催生了互联网和全球定位系统(GPS)。但在把人类送上月球后的几十年里,美国政府的创意投资萎缩。以不变美元计算,到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支出下降了一半以上;此后,其支出数字一直持平。到2019年,联邦研发总支出仅占联邦总支出的2.8%,GDP的0.6%,这是60多年来最低水平。

与此同时,中国的研究投资飙升。在5年前启动“中国制造2025”计划时,中国政府设立了900多个创新基金,共规划近3500亿美元新的研发投资。今年,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两年一度的评估称,从2000年到2017年,中国的研发支出平均每年增长17%左右。这导致美国越来越“被全球视为重要的领导者,而非毫无争议的领导者”,因为中国正“快速消除创新差距。”实际上,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一名官员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9年的初步数据表明,中国的总研发支出现在已超过美国。

即便在最黑暗的年代,伟大的国家也有勇气为明天投资。1862年春,美国内战的规模和恐怖程度上升。然而,5月5日,佛蒙特州参议员贾斯汀•史密斯•莫里尔(Justin Smith Morrill)再次提出《赠地农业与机械学院法案》(Land-Grant Agricultural and Mechanical College Act)。该法案于6月10日获得参议院通过,6月17日获得众议院通过,并于7月2日由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签署。该法案允许美国各州出售部分联邦土地,用来资助开办新学院,进行农业、科学和工程方面的研究。

当时,美国每年毕业的工程师仅有大约300人,主要来自6所院校。到1870年,美国有21所学院颁发工程学位。到1911年,美国每年毕业的工程师约有3000人,而德国不到2000人。赠地学院帮助推动美国经济在20世纪腾飞。如今,该法案被视为美国在研究领域的一项重大投资。

在新冠疫情的悲剧中,全球两个超级经济大国继续在贸易战中爆发冲突,并产生其他冲突。但最近,当一国的科学家为一处标志性设施的坍塌而哀悼时,另一个国家的科学家却在为即将到来的发现而庆祝。历史是否会把这一时刻视为一个预兆?

译者/梁艳裳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嫦娥五号”引领中国研发赶超美国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991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科技视野.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