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要得最古本”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12-3,星期四 | 阅读:17

文/藏晖室行走

George Lincoln Burr, 1857-1938

校勘学是胡适的毕生学术旨趣,他本人既有具体的古书校勘实践,也有相当著名的校勘学理论总结。在他的经验之谈中,有一句平平无奇的话:第一要得最古本。这一观点的最早完整阐述见于胡适一九一六年七月五日的日记:

在绮时往见勃尔先生(George Lincoln Burr),与谈历史考据之学。余告以近治先秦诸子学,苦无善本。所用皆刻本,其古代 抄本已无觅处,至竹书则尤不可得矣。是以今日学者至多不过能作许多独出心裁之读法(Reading),及许多独出心裁之讲解(Interpretation)而已矣。推其至极,不能出“猜测”之外。其猜之当否,亦无从知之。诸家之得失正如此猜与彼猜,相去一间耳。彼善于此则有之,究不知孰为正猜也 。

先生亦以为不幸,谓“当着力访求古本。古本若在人间,或在地下,则今人之穷年注校,岂非枉费时力?西方新史学初兴之时,学者亦枉费几许有用之精神时力为笺校之工夫。至近世始以全力贯注于寻求古本原本耳 。”

先生因命余读 

Farrar: History of Interpretation

Isaac Taylor: History of the Transmission of Ancient Books to Modern Times(1827). 

F. G. Kenyon: Transmission of Knowledge.

“勃尔先生”就是后来胡适晚年名作《容忍与自由》(1959)开篇提及的“布尔先生”,他的名言“我年纪越大,越感觉到容忍 (tolerance) 比自由更重要”也随着胡适的《容忍与自由》而被中文读者熟知。

话说回来,一九一六年这一次,胡适从纽约回到绮色佳康乃尔大学,拜访了自己的老师历史学家布尔先生,谈起他近来钻研先秦诸子学的心得,感叹无善本之苦。布尔老师“当着力访求古本”这话后来就变成了胡适一生的口头禅“第一要得最古本”。

介绍完这段前尘往事,今天我其实是想用两个实例,证明“第一要得最古本”的确是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可以有一剑封喉的妙用。

第一例也出于胡适的留学日记。

余英时先生在他的《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适——〈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序》中专辟了一节讲胡适与杜威实验主义的关系,文中说:

胡适在1914年1月25日曾说:

今日吾国之急需,不在新奇之学说,高深之哲理,而在所以求学论事观物经国之术。以吾所见言之,有三术焉皆起死之神丹也:一曰归纳的理论, 二曰历史的眼光, 三曰进化的观念。

这时他还没有研究杜威的思想,但在精神上已十分接近杜威的实验主义了。他在同一天记自己关心的问题有三点:

    一、泰西之考据学,

    二、致用哲学,

    三、天赋人权说之沿革。

此处的“致用哲学”不知是不是实验主义的译名。但无论如何,他此后一生的学术和思想的方向在此已明确地表露了出来。

此处的“致用哲学”到底是不是实验主义?不必猜,让我们来看“最古本”:

“致用哲学”就是“pragmatism”,此时胡适还拿不定主意怎么译,写了一个“實”,划掉,改为“致用”。

如此说来,这里余老说“这时他还没有研究杜威的思想”就未必确实了。胡适这时候已经读过杜威了,只是程度如何还不好确定,他说“皆得其皮毛而止,真可谓肤浅矣”,只是一种自谦自省之辞。而且能把“归纳的理论、历史的眼光、进化的观念”三条并列在一起,显然胡适在康大的老师要求下为了批判而阅读杜威的过程中,已经被实验主义所化了。

第二例则是胡适晚年的一段名言,出自胡适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十一日复张佛泉的信:

生日快到了,回想四五十年的工作,好像被无数管制不住的努力打销了,毁灭了。

这一段发自肺腑的晚年慨叹,被很多人反复引述:

这封信分别收录在《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联经,1984),《胡适全集》(安徽教育,2005),《胡适全集·胡适中文书信集》(中研院,2018),文本都无不同。

所以,有什么问题?

查阅胡适纪念馆的档案检索系统,这封信仅存有一个抄件,无论是《年谱》还是新出《的中文书信集》都是从抄件录入,《胡适全集》则是转录自《年谱》。其他二三道引用自不待言。

让我们来看一看“最古”的本子(档案系统检索号HS-NK03-002-029):

“回想四五十年的工作,好像被无数管制不住的努力打销了,毁灭了”这话本身就读不通,“努力”改成“勢力”,语意就豁然贯通了。

新版《胡适中文书信集》标注了此信存有抄件,但似乎是直接使用了现成的文本,并没有做核对。《全集》以下许多引用者径引不疑,以讹传讹,更显出“最古本”的重要性。

我希望从此之后,正本清源,胡适这句名言是这样的:“回想四五十年的工作,好像被无数管制不住的势力打销了,毁灭了。”

以上。


来源:胡适评论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第一要得最古本”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9656.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学术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