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旧体诗人两百万 网络唱和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1-23,星期三 | 阅读:1,738
来源: 人民日报

中评社香港11月23日电/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文学表达方式,诗、词、曲的辉煌早已不再,平仄、对仗、押韵的奥妙知者已少。

但还有一群人,就是喜爱“老古董”。中华诗词学会全国总会会员已达1.8万人,加上各省市县的分学会和诗社,会员数已破200万。

旧体诗人到底是怎样一群人?他们所身处的,又是个怎样的小世界?

——编 者

11月的北京,天意已寒。

任长连诗集研讨会就在这样的天气中举行。但与清冷的天气相反,研讨会现场气氛热烈。不大的礼堂,坐满了几十位诗友,既有张胜友、曾凡华、石祥、王久辛等著名诗人和评论家,也有不少20岁出头的新面孔。他们或上台发言,或即兴吟诗,其声抑扬顿挫,博得满场彩。

诗人任长连现年59岁,投身旧体诗界时已过不惑之年,但他坚持每天早上5点起床,上班前看一两个小时的书,下班后苦思冥想,“就是坚持写,先朗朗上口了,再琢磨格律,不断修改。”十几年下来,老任积累了3000多首诗词,已出版的四本诗集里,只收录了其中1000多首。

200万旧体诗人来自各行各业,通过网络相互唱和

写旧体诗,并不意味着守旧。旧体诗人不光会煮酒吟诗,也会使用手机和电脑与诗友们唱和。

2010年除夕夜,书坛泰斗沈鹏、中华诗词学会创始人周笃文、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张福有和吉林省诗词学会会长张岳琦4人利用手机“接力”,完成了一首辛卯开岁七律:“兔毫落墨三江水,国事开春八阵图。日月经天黄道正,参商得所赤星殊。抟云直扫高峰雪,移海能青大漠芜。一派煦和昭万象,诗情豪气满神都。”大年初一,开岁诗被放上了中华诗词论坛,到正月十五共和得360余首同韵诗,网络点击量达13016人次,创下当今旧体诗词论坛之最。

周笃文介绍,在旧体诗创作的方阵里,中青年诗人正迅速成长为主力军。“改革开放以来,传统诗词创作出现了大井喷,”目前我国旧体诗词的“年产量”超过百万篇,“唐代300年共出了5万首诗,现在我们一年的创作量,就是整个唐代的20倍。”

傅欣雨是个“80后”网站编辑,计算机专业出身,从小就对古典文学有着浓厚兴趣。“从文天祥的正气歌到毛泽东诗词,我喜欢大气磅礴、带有民族情怀的诗词。”她从2005年开始自学写诗,“主要靠自己琢磨,和诗友们一起讨论研究也很重要。”去年,在任长连等老诗友的帮助下,她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

据介绍,中华诗词学会全国总会会员已达1.8万人,加上各省市县的分学会和诗社,会员数已破200万。目前,除了中华诗词学会定期举办全国性的诗词创作活动,地区诗词学会、诗社以及诗词刊物编辑部,也常常举办规模不一的诗词沙龙。参加这些活动的旧体诗人来自各行各业,有书画家、机关工作人员、企业老板、教师,也有仓库保管员、下岗工人、还俗僧人。而诗人们的日常“业务”交流,更多还是在自发的小圈子中。老任他们在京郊租了一间小屋,每隔半个月,就前来聚会。“诗词讲究唱和,在这里,通常是一唱众人和。” 五六个诗人围坐一起,品茗吟诗、润色诗作之余,探索诗词风雅之美。

今人作旧诗,用词、格律样样不马虎

曾有学者质疑,当代旧体诗创作就是制造“假古董”,难以用旧形式来表现新内容。遵循旧式写出来的打油诗,倒是经常与大众“碰面”,造成了旧体诗词格调的下降。

对此,周笃文认为,“在旧体诗词中,历来就有打油一派,比如牛山体。”网络上的打油诗,有的针砭时弊,有的独出新意,反倒是在游戏中关注、在戏谑下藏真。而且旧体诗创作,一般都是从打油诗、顺口溜开始。周笃文认为对年轻人来说,不能一开始就苛求格律,“应抱着‘求正容变’的态度,对传统是要心怀敬畏,但具体写作还得慢慢来。”

当然,对入门的“不苛求”,不代表可以降低其对用词、格律和意象的要求。周笃文说,旧体诗词的形式美正是其魅力所在,想往艺术的顶端登攀,唯有严格要求。这一点,任长连深有体会,由于诗词对字数、押韵的严格限制,“写诗得字字斟酌,改十几遍是常事。有一首词,前后修改了一年多。”

同时,旧体诗词也并非是“老古董”,不能变通。因为诗词本身具有打破语法束缚、颠倒跳跃的特性,利于诗人去创造性地突破。当然,创新应在格律的范围之内,偏离了跑道,比赛资格就得取消。

老任非常关注国际、国内的大事时事,从海湾战争到汶川地震,他都有诗章,对社会阴暗面,他也用诗词去抨击。还有不少青年诗人描写现代生活,拓展了旧体诗词的表现空间,如贺兰雪在《浣溪沙.V70手机》里写道,“客里逢君久记名,流光细鉴夜莹莹。相怜最是掌中轻。试转音容圆有迹,空收书信字无征。共谁传语到天明。”手机时代的爱情跃然纸上,被刻画得清新唯美。

不靠写诗“讨生活”,创作只为表心声

“目前旧体诗词的数量虽多,但鸿篇力作太少。”周笃文说,“主要还是诗人的创作水平较低。”在我国,高中毕业生有200首左右的诗词学习量,基础并不差,但诗词写作难度大、重技巧,这需要学校在教学上有意识地引导。

旧体诗词要求诗人在意象构造、语言结构方面有所造诣,但目前诗人对文艺理论方面的研究并不多。为此,隶属于国务院参事室、中央文史研究馆的中华诗词研究院已于今年9月成立,主要承担的就是诗词的学术研究和创作、评鉴与交流等事务。

当代旧体诗人的组织状态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诗歌的创作。就当代文学团体而言,多数是公办性质,带有官方色彩的文艺团体常常闭门造车,对同类型体裁反覆讴歌颂扬。任长连的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块匾,上书四字:“诗为心声”。“诗词是自己内心的声音,写诗不能随形势而动,而是要跟着自己的心走,用诗为人民立言,这样才能算得上是‘诗人’。”周笃文说,“没有家国大爱和悲悯之心,诗人写不出佳作。”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文学表达方式。200万人的旧体诗创作队伍,也不足以让市场火热。三联书店总经理樊希安介绍,目前出版社不太愿意出诗集,“近几年都没有什么畅销书是诗集,对出版社来说,低于5000册就得赔钱。同时作者版税少,一般只是定价的8%到10%。”一本诗集往往是诗人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心血,按定价30元,印刷5000册来算,诗人只能拿到7500元的版税。

周笃文感慨,“现在靠写诗生活,是要饿肚子的。”大部分旧体诗人都是在工作之余,做着“业余诗人”。小傅每天依旧朝九晚五,她说,“写诗没有物质回报,但它可以使我远离现实的浮躁。”老任现在兼职一家诗刊的执行主编,明年从机关退休后,他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专职作诗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旧体诗人两百万 网络唱和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951.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文学走廊, 文艺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