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偏向拜登,特朗普靠什么才能赢?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11-4,星期三 | 阅读:15

NATE COHN

纽约市提前投票的最后一天,在皇后区等待投票的人。
纽约市提前投票的最后一天,在皇后区等待投票的人。 DAVE SANDER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如果民调正确,乔·拜登(Joe Biden)可能会取得35年来总统选举中最具压倒性的胜利,超过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在1996年取得的胜利。

这是一个很大的“如果”。

2016年,唐纳德·J·特朗普在几乎所有选前民调中都落后,但却横扫各战场州,在选举人团投票中获胜,人们对那次民调失败的难忘记忆一直萦绕在2020年的竞选活动中。拜登异常稳固的领先优势并没有打消人们对民调是否会再次出现偏差的疑问。

然而,尽管特朗普总统的意外胜利给他带来了政治上不可战胜的光环,但今天的民调却让他陷入了比2016年大选前更大的困境。民调显示,拜登的领先优势比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要明显得多,而且许多当时可能导致民调失败的原因,在如今似乎都没有发挥作用。

当然,民意调查的偏差有可能比四年前更大。但这正是特朗普获胜所需要的。他现在需要民调偏差比四年前在北方摇摆州的偏差更大。至关重要的是,他还需要全国范围内以及阳光带的民调偏差更大——而这些地区的民调在最近的竞选中相对准确。

另一种思考方式是:与四年前相比,民调专家们现在没有那么多借口可以为自己的失败辩解了。特朗普出人意料的胜利无疑是一个意外,但民调专家有理由辩称,民调失误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糟糕。正如民调显示的那样,克林顿的确赢得了全国的选票,而且就连各州民调的偏差也不算太糟糕,只有少数几个以白人工薪阶层为主的州例外,这些州在选举后期的高质量民调相对较少。

在上次选举后的事后清算报告中,民调专家们得出了一系列正确的解释,说明出现了什么问题。如果特朗普这次获胜,这些解释都将不成立。

与2016年相比,今天的民意调查有很多不同之处,列举如下。

全国民调显示,拜登将获得决定性胜利。四年前,全国民调显示,克林顿领先约4个百分点,非常接近她最终在全国投票中2.1个百分点的领先优势。今年全国民调显示,根据我们的平均数据,拜登领先8.5个百分点。而高质量的全国性调查显示他的领先优势更大。

与2016年不同,今年的全国民调并未预示特朗普在北方战场州的胜出。

四年前,全国民调显示,特朗普在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中获得了大量支持。这暗示他很接近在选举人团选举中获胜,可能会赢下威斯康辛州这样白人工薪阶层相对较多的州,尽管该州的民调仍显示克林顿领先。

今年的全国民调一直显示拜登在白人选民中的支持率大幅上升,尤其是在没有学位的白人选民当中。在这方面,全国民调与各州民调非常相似,显示拜登在威斯康辛州和密歇根州等白人相对较多的北方战场州表现良好。全国性民调机构在指责各州民调机构的同时,也将无法回避自身责任。

今年,未做决定的选民或小党派选民少了很多。四年前,民意调查显示,有大量选民没有做出决定,或是支持了一个小党派的候选人,这些选民最后会如何决定一直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总体而言,根据FiveThirtyEight的平均值,克林顿以45.7%比41.8%的支持率领先于特朗普,12.5%的选民要么尚未做出决定,要么支持加里·约翰逊(Gary Johnson)或吉尔·斯坦(Jill Stein)等小党派候选人。

有重要证据表明,尚未做出决定的选民和小党派选民在2016年转向了特朗普。出口民调显示,后期做出决定的选民以45比42的比例支持特朗普,但在民调误差最严重的几个州,后期做出决定的选民支持特朗普的比例更大,比如在威斯康辛州,最后一周做出决定的选民以59比30的比例支持特朗普。选后调查试图重新联系选前民调中走访的选民,结果发现有些选民转投了特朗普。而这一切都在选前民调中有所预示——它显示在第三次辩论和科米信件之后,差距开始缩小。这并不能解释四年前民调错误的全部原因,但或许可以解释部分原因。

根据FiveThirtyEight的平均数据,今年只有4.6%的人还没有做出决定或者支持小党派的候选人。即使这些选民一致支持特朗普,他也不会在战场州和全国范围内取得胜利。

一些民调(包括《纽约时报》与锡耶纳学院的民调)确实能显示更多未决定选民、支持少数党候选人的选民、或是直接拒绝说明支持谁的选民。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会一致支持现任总统。

在时报/锡耶纳对最有可能决定选举结果的六个摇摆州进行的最终民调中,有8%的不支持特朗普或拜登的可能选民,他们是年轻、非白人、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男性的可能性比一般选民稍高。他们是注册民主党人的可能性也比一般选民稍高。他们对总统表现的微弱不认同就和所有选民一样,而且他们对拜登或特朗普都没有好感。这让人怀疑,这些选民中是否有许多人最终会去投票,尽管他们都说会投。

如今有更多州内民调能正确代表没有大学文凭的选民。四年前,许多州内民调机构并没能做到这点,可能就是特朗普被民调低估的最大原因之一。到2020年,这个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但情况已经好多了。

其症结所在很简单:没有大学文凭的选民不太可能对电话调查作出回应。为了弥补这一点,民意调查者需要以受教育程度进行划分,这意味着给予某些受访者更多权重,以确保受教育程度较低的选民在调查中占到合适比例。

虽然几十年来一直都是如此,但因为民主党和共和党过去在这个两个群体的白人选民中表现大致相同,许多政治民调都掩盖了样本中大学生过多的问题。2016年情况就不同了:特朗普在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中表现好得多,多年来一直准确的民调就突然对他产生了严重偏见。

根据“结语”(Upshot)的估计,不以受教育程度划分,2016年的一项全国调查会对特朗普产生四个百分点的偏见。在2012年,这一因素就完全没影响。

重要的是,在最近几个选举周期里,大多数全国调查都以受教育程度为划分标准。其中有一个神秘的原因:这些调查主要对所有成年人进行抽样,然后根据人口普查中的变量——如受教育程度——以调整这些样本。相比之下,许多州内民调是按照登记选民的名单给他们打电话,以选民在登记投票时提供的变量——比如注册政党或年龄,而不是受教育程度——来调整样本。

幸运的是,现在大多数州内民调都以受教育程度作为划分标准了。当然也有一些例外,但它们通常都不是能得到太多讨论的民调。基本上,你能看到的所有民调都显示,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在选民中占很大比例。只不过其中支持拜登的人比四年前多了太多。

不能保证有改进。没有理由认为今年的民调会非常准确。甚至也没有理由确信这次民调会比2016年更好,因为2016年并不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民调错误。事实上,2014年的民调更糟,2012年也很差——只不过很少有人在意,因为它们的错误在于低估了胜利者的最终优势。这次的民调很可能比上次更差。

但即使民调确实做得比2016年好,仍可能会在一些重要方面失误。2018年中期选举时,民调就比2016年准得多,但调查误差的地理分布还是很容易让人想起总统大选时的错误。

如今,民调显示在四年前民调误差最大的许多州,拜登的支持率最高。就拿威斯康辛州来说。它是2016年最著名的误差州;而现在,它成了一个似乎已经被拜登收入囊中的摇摆州。

在大选日之前,我们都无法知道这仅仅是反映了白人选民真正的力量——就像全国民调反复显示的那样,还是由各种民调的潜在偏见制造的人为产物。四年前,未决定选民最终倒向特朗普,导致民调对他做出错误判断;今天,或许他们又转向了拜登。

调查研究行业面临着真正的挑战。电话民调的回复率在下降。越来越多的民调是在网上进行的,但从网上收集代表性样本依然困难。民调一直取决于民意调查者是否能设计出不带偏见抽取样本的调查,但现在,它越来越多地取决于民意调查者能否对偏见性来源进行识别和对照。

尽管如此,2016年大选中的民调大多(如果不是全部)认为,对特朗普的低估要么是间接的——就像一大批未决定选民在大选后期的转移——要么是可以修正的,只要民意调查者坚持使用传统的调查研究标准,如受教育程度。如果特朗普赢下这次大选,他们又会迎来新一轮自我反省。但这一次,他们可能找不到满意的答案了。

Nate Cohn是“结语”栏目美国记者。他报道大选、民调及人口方面的新闻。在2013年加入时报前,他是《新共和》杂志的撰稿人。

翻译:Harry Wong、晋其角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民调偏向拜登,特朗普靠什么才能赢?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889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