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特朗普败选,特朗普主义犹存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10-19,星期一 | 阅读:20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爱德华•卢斯

尽管很少有人敢于承认,但美国大多数人都在准备庆祝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终结。特朗普败选不仅会给他们认为的美国现代史上最糟糕的一届政府画上句号。在他们看来,其败选也将驱散一群戴着印有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即“让美国再次伟大”)字样的帽子、同情民兵的“可悲之人”(deplorables),正是这些人构成了特朗普的基本盘。

那将是一个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都会被视为脱轨而一笔勾销的救赎时刻。经历了四年本不应该的困苦,美国终于可以从中断的地方继续前进了。

那将是一种自然的反应。也将是一个错误。如果特朗普下月败选,他仍将获得高达45%的预期选民的支持——约6000万至7000万美国人。即使现在乔•拜登(Joe Biden)的支持率上升到两位数,也不能认为特朗普完全没有胜利的可能性。

即使特朗普输了,他也不太可能像1984年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对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或1964年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对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那样惨败。美国在这方面分歧太大,根本不可能出现那种情况。

获胜的拜登阵营需要考虑三个问题。首先,共和党是特朗普的,即使他离开了舞台。五年前,许多福音派选民还对特朗普的浪荡个性感到厌恶。他们很快了解到他是他们想要的那种拳击手。

最高法院很下周可能确认对埃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担任美国最高法院(US Supreme Court)大法官的提名,她以及特朗普在她之前提名的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和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都是证明。美国的基督教右翼已经接受了其内在的弗拉基米尔•列宁(Vladimir Lenin)主义——目的决定手段。

这同样适用于职业共和党人。自我保护可能意味着,随着特朗普很可能越来越临近失败,他们将与特朗普保持距离。真实情况却恰恰相反。正如Axios的一项研究显示的那样,在过去的四年里,当选的共和党人越来越特朗普化了。

部分原因是少数温和派代表要么在特朗普任期的头两年退休,要么在初选中被强硬派驱逐。这主要是因为特朗普主义的内在力量。事实证明,在今天的共和党中,没有多少对财政保守主义的草根阶层热情——如果以前有的话。动力来自那些担心美国将不再是美国的人,部分原因是美国日益增长的种族多样性。

第二点是,今天美国的信息文化比2016年退化得多。民主党人经常将特朗普的胜利归咎于俄罗斯人。也许是这样。但是无论俄罗斯散布什么样的虚假信息,与本土内容相比都相形见绌。根据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上周的一项研究,自2016年以来,美国人在社交媒体上消费的虚假新闻或伪装的虚假新闻数量增加了两倍多。

如今,Facebook成为了一个比过去厉害得多的虚假信息传播工具。更重要的是,美国消费者对歪曲乃至完全虚假的新闻的需求持续增长——比如关于当下疫情的新闻。几年前,像“匿名者Q”(QAnon)这样的黑暗阴谋论邪教是很难想象的。今天,它已被数千万美国人知晓。

数字技术对公共文化的破坏性影响越来越大,使治理变得越来越困难。如果拜登当上总统,他的首要任务是推出一项国家层面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抗疫战略,以拉平美国的曲线。在那之前几乎不会发生别的事情。

该战略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人是否遵守规则,如戴口罩、避开人群和配合接触者追踪。但特朗普的失败不太可能消除他引发的文化分歧。许多美国人表示,他们将拒绝疫苗,并将口罩视为放弃自身自由。拜登的命运将部分取决于他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将这些情绪边缘化。

他最后关心的应该是催生特朗普主义的条件。那些配料还在。超党派、蓝领绝望之死、中国威胁和中产阶级不安全感都比四年前更糟,或者毫无改善。大多数希望追随特朗普的人,如他的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或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都是更强硬的特朗普,只是他们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反复无常。美国问题的解决方案是多方面的、复杂的和艰难的。疫苗不会突然让疫情戛然而止。特朗普的失败也不会神奇地终结特朗普主义。

译者/裴伴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就算特朗普败选,特朗普主义犹存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843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