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人类:一部充满希望的历史》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10-11,星期日 | 阅读:24

英国《金融时报》 西达尔特•文卡塔拉马克里希南

在一场全球大流行病期间出版一本副标题为“充满希望的历史”的书籍,是个勇敢的选择。这场大流行病已导致数以十万计的人死亡,数以亿计的人失业,而且可能会削弱全球金融体系。

但是荷兰历史学家鲁特格尔•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的最新著作包含了大量研究和轶闻,足以让霍布斯主义(Hobbesian)的悲观者减轻一些对人性的厌倦——即使他们也许不会被布雷格曼举出的每一件轶闻或事例完全说服。

《人类》这本书的核心主旨是“多数人在内心深处是相当正派的”。布雷格曼认为,社会交际是我们的超能力。他反对人性存在“虚假外表”的理论:即在薄薄的文明表层之下,我们不比“野蛮的”祖先进化了多少。他表示,这个理论的对立面才是正确的:那些被我们与进步联系在一起的制度,例如民族国家和私有财产,在根本层面上为腐败创造了条件。

布雷格曼说,我们史前祖先和部落社会的生活并不像人们经常想象的那样下三滥、粗野和短命。相反,这些社区基本上是和平的、自我规范的,用嘲讽来推翻那些想摆架子的人。只是在有了永久定居点和个人财产增加之后,社会等级制度、军队和终身统治者才开始出现——他写道,与之伴随的是暴力和不平等。

布雷格曼对有关人类本性的共识提出了抨击,但他所用的方式往往是语气平和、有理有据的。例如,他在对《蝇王》(Lord of the Flies)的审视中指出,威廉•戈尔丁(William Golding)有深刻的心理斗争,这很可能影响了他的写作。然而,更令人震撼的是,他复述了7个男孩被困在无人岛上的真实故事。最后找到他们的海军上校发现的并不是内讧战争,而是一个运转良好的公社,拥有食物种植园、鸡圈、体育场和燃烧不息的火堆。

即使他讲到的一些故事并不新奇,布雷格曼也能成功将它们嵌入一种宏大叙事中,即总体而言人性并不是那么坏。他指责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Zimbardo),认为臭名昭著的斯坦福监狱实验更多地证明了科学研究过程的缺陷,而非我们天生的残忍。在该书后面的章节,津巴多再一次出现,这一次是因为他的一项研究在不经意间启发了“破窗效应”治安政策(整治可见的微小罪行,达到劝阻严重犯罪的目的),这种思路在美国引起了许多争议。

此书的著述并非没有缺点。布雷格曼有哗众取宠的倾向,尤其是在他的导语部分。他将自己的中心思想形容为某种“致幻剂”,这似乎有些多余。他声称“赞颂人性的美德,就是向当权者表明立场”,同样也令人感到多余,尤其是在这个充斥着有关全球主义精英阴谋论的时代。

但是《人类》足够扣人心弦,让人愿意忽略这些瑕疵。当然,在阅读了让士兵愿意杀死对手有多困难的统计数据后,读者很难不对人性抱有更大的希望。在黯淡地探讨了教化或药物如何可能克服人与生俱来的那种固有联系之后,关于1914年圣诞节休战的叙述让人对人性恢复信心。

布雷格曼赞成给员工更多自主权,将管理人员的监控减至最小,这样的论述也是可喜的。他认为,过于依赖由目标驱动的商业文化可能导致目标降低、效率低下。这样的思路在当下很珍贵——雇主现在受到的诱惑是使用侵入性的追踪软件来监视在家办公的员工。

《人类》总结了10条人生准则——目的是让该书的其余部分更加可操作。这些准则总体上是很好的想法,例如以最大的善意设想别人,避免支撑着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治观念的那种零和思维。

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准则是冗余的:书中穿插的人性故事足以指出一条健康的人生道路。这是否是真正的“新现实主义”还有待辩论。但布雷格曼所举的例子提供了一种有关如何感知世界的更有人情味的理想,在未来多年,这个概念只会变得更加具有适切性。

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代理欧洲科技业记者

《人类:一部充满希望的历史》(Humankind: A Hopeful History),鲁特格尔•布雷格曼,布鲁姆斯伯里(Bloomsbury)出版社,17.99英镑(精装),496页

译者/何黎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书评:《人类:一部充满希望的历史》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8182.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图书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