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夹缝中,欧洲欲夺回“数字主权”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9-14,星期一 | 阅读:23

STEVEN ERLANGER,ADAM SATARIANO

欧洲领导人正在意识到这些努力的局限性,特别是在没有欧洲企业提供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其公民对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的依赖。
欧洲领导人正在意识到这些努力的局限性,特别是在没有欧洲企业提供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其公民对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的依赖。 Emile Duck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布鲁塞尔——由于自身缺乏强大的科技部门,欧盟转而试图在数字经济中开拓空间,成为世界监管超级大国,利用其巨大的单一市场,成为隐私权和数据保护的引领者,以对抗谷歌和Facebook这样的巨头。

但近来一些例子愈发表明,对欧洲来说,这是不够的。分析人士表示,技术变革——包括人工智能和面部识别——的快速步伐正愈加与对国家安全的担忧交织在一起,而欧洲领导人对这些担忧的理解和回应一直较为迟缓。

随着全球科技变成了中美两国的战场,欧洲发现,当控制权掌握在北京和华盛顿手中时,要制定规则更加艰难。

“欧洲得行动起来,”前欧洲议会成员、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的国际政策负责人玛丽珍·沙克(Marietje Schaake)说。“在即将到来的变化面前,我担心这样的步伐太慢了。”

最近的例子就是广受欢迎的中国短视频应用TikTok受到了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的挑战,这与其为对抗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努力成为全球领先的5G供应商所采取的策略一样,

此类争端一次次地让欧洲领导人、监管机构和企业被夹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如果他们选择其中一方,汽车制造商、金融服务公司或农业公司就可能面临报复。

作为回应,欧洲领导人启动了姗姗来迟、跨越几代的计划,旨在实现“数字主权”,其中结合了针对外国科技企业的更严格规定与促进本土创新的努力。

欧盟委员会负责数字事务的副主席玛格丽特·韦斯塔格尔(Margrethe Vestager)称,这是该地区科技政策的“新阶段”。

但分析人士表示,这些政策将需要数年时间才能使力量平衡向真正有利于欧洲的方向转变,而且许多人质疑这些政策是否真能缩小欧洲与美中的技术差距。

沙克说,布鲁塞尔愿冒落后风险的原因之一,是安全仍是各个成员国的责任,而不是让予欧盟。

“TikTok让欧洲看到了其数字和国家安全政策中的弱点,”她说。“欧洲对来自中美的某些技术过于天真,只申明任何在欧洲做生意的人都要尊重我们的权利和法规。”

经过数月的辩论,一些欧洲领导人开始转而靠近华盛顿的观点,特朗普总统已经在那里采取行动,试图迫使TikTok将其美国业务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并指控该公司与中国的关系已经构成国家安全威胁。

它也以同样的理由对付电信巨头华为,虽然这两家公司都否认与中国政府有任何明确的联系。

在欧洲,美国对华为的看法在次级制裁的威胁下得到了支持,最新例子就是英国在7月通过的一项禁令

但大多数欧洲人仍认为,TikTok不是安全威胁,而是隐私威胁。即便TikTok在白宫的策划下完成出售,其欧洲业务仍将由中国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拥有。

TikTok同时使用面部识别和人工智能,这些重要技术不受美国或欧盟的监管。“出于对竞争、人工智能和安全问题的综合考虑,一些政策制定者感到担忧是有道理的,”布鲁塞尔研究机构欧洲政策中心(European Policy Center)的数字政策分析师安德里亚斯·阿克杜迪亚纳基斯(Andreas Aktoudianakis)说。

“欧洲希望监管人工智能和其他技术,但进展缓慢,而且没有真正的时间表,”他还说。“我们赶不上这趟车了。”

5月,法国网红玛丽-维克托瓦尔·蒂杨格和拉斐尔·卡伦在巴黎制作TikTok视频。许多欧洲人认为TikTok不是安全威胁,而是隐私威胁。
5月,法国网红玛丽-维克托瓦尔·蒂杨格和拉斐尔·卡伦在巴黎制作TikTok视频。许多欧洲人认为TikTok不是安全威胁,而是隐私威胁。 Philippe Lopez/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欧盟委员会的数字单一市场负责人杰拉德·德·格拉夫(Gerard de Graaf)说,欧盟需要“成员国在安全问题上进行更多合作”。

他在布鲁塞尔研究机构勃鲁盖尔(Bruegel)的一次研讨会上承认,欧洲没有主流社交媒体平台,但在金融科技、机器人和5G方面做得不错。“欧盟并不是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他说,“但我们面临着挑战。”

意大利国家创新基金(Italian National Innovation Fund)主席弗兰切斯卡·布里亚(Francesca Bria)认为,在中国的政府模式——以华为、微信、阿里巴巴、腾讯和TikTok为代表——和“大公司,大技术监控”的美国巨头之间,欧洲有被挤压的风险。

“如果我们不能夺回数字主权,”她说,“就有可能成为夹在美中之间的殖民地,”这会给民主带来风险。

在欧洲,美国对华为的看法得到了支持,最新例子是英国在7月通过的一项禁令。
在欧洲,美国对华为的看法得到了支持,最新例子是英国在7月通过的一项禁令。 Suzie Howe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美国股市仅仅科技板块的价值就超过了整个欧洲股市,布里亚说。“欧洲需要继续作为一个全球经济体发挥作用,而不仅仅是个监管权威,”她说。

弱势是显而易见的。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由中国、韩国和美国制造。最大的社交媒体和网络购物平台都属于美国和中国企业,最大的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服务商也是如此。

自大约十年前诺基亚(Nokia)衰落后,欧洲一直在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公司名单上处于缺席状态。由于风险资本缺乏、语言障碍以及厌恶风险的文化,欧洲企业一直难以跟上科技行业的创业步伐,这一行业目前被移动设备、互联网服务和在线通信工具主导。

欧洲试图通过监管、采用严格的数据保护规则和积极执行反垄断法来影响数字经济。

但欧洲领导人正在意识到这些努力的局限性,特别是在没有欧洲企业提供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国民对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的依赖。欧洲最大的科技公司是德国的SAP公司,这是一家商业软件供应商,与微软和甲骨文等美国企业竞争。

除了隐私和安全问题,TikTok还受到了关于虚假信息和该公司审查中国相关敏感问题的质疑。欧洲信息保护委员会(European Data Protection Board)今年6月表示,将成立一个特别工作组,对TikTok在欧盟的活动进行评估。

但尚不清楚将由欧洲哪家机构牵头,尤其是在7月TikTok将数据保护职能转移到都柏林之后。这可能会让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Irish Data Protection Commission)在隐私问题上监督该公司。但该机构曾因没能采取更积极的措施而受到批评。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的访问高级研究员诺阿·巴金(Noah Barkin)表示,欧洲缺乏影响力的根本原因,是强大科技企业的稀缺。在中美争夺科技霸主地位之际,欧洲将在未来数年里面对这些困难的考验。

欧洲最大的科技公司是德国的SAP公司,这是一家商业软件供应商,与微软和甲骨文等美国企业竞争。
欧洲最大的科技公司是德国的SAP公司,这是一家商业软件供应商,与微软和甲骨文等美国企业竞争。 Ronald Wittek/EPA, via Shutterstock

“欧洲还没有开发出自己的全球数字企业来与美国和中国的大公司竞争,而这就是数字主权的终极意义,”巴金说。“它不能只做个监管者。”

欧洲的“数字主权”计划仍然含糊不清,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分析师瑞贝卡·阿卡萨蒂(Rebecca Arcesati)说。

“这是个热点话题,但欧洲要打造自己的数字倡导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说。“可能为时已晚。”

位于布鲁塞尔的拉斯穆森全球咨询公司(Rasmussen Global)的首席战略官法布里斯·波蒂尔(Fabrice Pothier)说,来自美国的压力迫使欧洲重新调整与中国的关系,特别是在科技问题上。

“这给欧洲敲响了警钟,”他说。“来自中国的技术和网络运营商都谈不上是无害的。”

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政府“不一定是错的”,他说。“欧洲总体上落后于大势。”

Steven Erlanger自布鲁塞尔报道,Adam Satariano自伦敦报道。Monika Pronczuk自布鲁塞尔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美夹缝中,欧洲欲夺回“数字主权”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7601.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科技新闻, 科技视野.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