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东纽约个展:中国艺术家的全球叙事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8-7,星期五 | 阅读:13

魏宁均

“社会环境就是作品的隐秘叙事,联想之多是因为社会环境使然。所以画家真是捡了大便宜,无论你画什么,别人都会产生更多、更大的联想。”——4月9日,艺术家刘小东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1月底从北京飞往德克萨斯州的刘小东因为中国疫情未能回国,之后前往纽约;而后美国疫情接连爆发,被困在纽约的他用画笔和文字记录了这个身处异国不甚安宁的春天。

里森画廊于6月29日至7月11日在其官网线上的个展“刘小东:纽约之春”展出了他留滞纽约期间创作的作品,包括画作与日记片段。作品不同于刘小东一直以来的创作范式,普遍画幅较小,包括水彩和相片丙烯上色两种介质,部分作品延承于19世纪外光派(Pleinarisme)的创作技法,为本系列作品增添了现场感与私密感。

但该展览依然凸显了刘小东不变的社会视角,在这一被疫情、种族主义、政治博弈分裂的世界,本次作品延承了其多年创作秉持的“痛感”,在危机下,他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发掘不同身份不同地域的个体的生活状态。

刘小东用其笔触迅速反馈当下,但纵观整个艺术界,在2020上半年却略显沉默。

疫情成为了这一沉默的序曲,因全球化被联系起来的艺术家、策展人、艺术家又重新在社交距离和旅行限制下被割裂。这一行业已经面临停滞。为拯救这一产业:德国在三月底出台500亿欧元的文化救助计划扶持中小企业和独立艺术家,同时在四月底发布了针对文化创意产业失业人员的补充救助计划;5月5日,西班牙政府通过颁布7500万欧元的文化产业救济政策,为视听、表演艺术、出版、美术等行业纾困。7月5日,英国做出“英国文化史上最大的一次性投资”,提供15.7亿英镑资助文化机构。

比起艺术创作,艺术行业的运营更受关注:被封锁的画廊如何运作?依靠全球物流建设的艺术品如何在全世界内流转?艺术市场的复苏会遵从哪种趋势?

而同样重要的是,作为文化产业,艺术家是否应该在此刻挺身而出为相关的社会议题发声?

Miranda July通过线上即兴的Covid International Arts Festival将全世界散布的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连接起来,同样还有更多零散的,未经组织的表现疫情、或种族的艺术作品在社交网站或媒体上时隐时现。但反观作为艺术家和普罗大众之间的连接——画廊和艺术机构,却纷纷选择当红艺术家作品回顾展或是主题性群展,借“爱”与“团结”这样在任何时刻都适用的大辞藻擦撞社会议题的边沿。

里森画廊展出刘小东如此高时效性的作品是当代艺术环境下的特例。

2019年,作为艺术界最高荣誉之一的特纳奖在当年英国大选之前落下帷幕,入围的四名艺术家共同致函评审团,表示在“有如此多分歧,造成个人与社群孤立的时刻”,这四位表现不同政治议题的艺术家愿意共同受奖,让其作品表现的社会问题获得相同关注。这一在特纳奖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举动而后在社会掀起巨大声浪,有声音表示特纳奖已经将作品中的政治社会议题作为比其作品质量和创意更高的标准。

或许,在某些人看来,政治正确已经成为一种艺术创作者可以践行的“时尚”。法国艺术史学家Paul Ardenne将“当代艺术”称为“当今时代的艺术”:20世纪后艺术家的社会身份,与其作品和表现方式拥有相同的权重。也就是说借社会议题构建其社会身份也是其艺术创作的一部分。

2016年4月,意大利佛罗伦萨斯特罗齐宫举办刘小东个展《移民》。这组作品源于刘小东于2015年秋季至2016年应斯特罗齐馆长之邀来到欧洲,记录当地难民处境以及位于意大利普拉托的中国移民社群。这一展览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刘小东的经典作品《三峡新移民》,源于世界不同的国家的不同人种兜兜转转在一片新的土地落地生根,但他们的漂泊感确异常相似。

而这次在美国疫情爆发期间创作的作品,由英国的画廊展出,以线上的方式传递到不同国家。画作中描述的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和因疫情停摆的纽约市纵然与其他在屏幕前看到作品的人保持着物理距离,但疾病、种族描述的社会“痛感”可以引起每个人共情。

无论是《难民》系列或是描述孟加拉国港口工人生存的《吉大港》,刘小东用其东方的创作美学和思维基础,完成不同社会背景的叙事,于全球化的环境之下,进行本地化的再创作,是对当下全球本地化(Glocal)概念的完美呼应。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刘小东纽约个展:中国艺术家的全球叙事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686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艺术走廊.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