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桃花源记旁证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8-3,星期一 | 阅读:32

作者:陈寅恪

编者按:本文原刊于一九三六年一月《清华学报》第十一卷第一期,后收入《金明馆丛稿初编》,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188-200页。

陶渊明桃花源记寓意之文,亦纪实之文也。其为寓意之文,则古今所共知,不待详论。其为纪实之文,则昔贤及近人虽颇有论者,而所言多误。故别拟新解,以成此篇。止就纪实立说,凡关于寓意者,概不涉及,以明界限。

西晋末年戎狄盗贼并起,当时中原避难之人民其能远离本土迁至他乡者,北则托庇于慕容之政权,南则侨寄于孙吴之故域。不独前燕东晋之建国中兴与此中原之流民有关,即后来南北朝之士族亦承其系统者也。史籍所载,本末甚明。以非本篇范围,可置不论。其不能远离本土迁至他乡者,则大抵纠合宗族乡党,屯聚堡坞,据险自守,以避戎狄寇盗之难。茲略举数例,藉资说明。

晋书八八孝友传庾袞传略云:

张泓等肆掠于阳翟,袞乃率其同族及庶姓保于禹山。是时百姓安宁,未知战守之事。袞曰:孔子云:不教而战,是谓弃之。乃集诸群士而谋曰:二三君子相与处于险,将以安保亲尊,全妻孥也。古人有言:千人聚,而不以一人为主,不散则乱矣。将若之何?众曰:善。今日之主,非君而谁!于是峻险阨,杜蹊径,修壁坞,树藩障,考功庸,计丈尺,均劳逸,通有无,缮完器备,量力任能,物应其宜,使邑推其长,里推其贤,而身率之。及贼至,袞乃勒部曲,整行伍,皆持满而勿发。贼挑战,晏然不动,且辞焉。贼服其慎,而畏其整,是以皆退,如是者三。

晁公武郡斋读书志一四兵家类云:

庾袞保聚图一卷

右晋庾袞撰。晋书孝友传载袞字叔褒。齐王冏之倡义也,张泓等掠阳翟,袞率众保禹山,泓不能犯。此书序云:大驾迁长安,时元康三年己酉,撰保聚垒议二十篇。按冏之起兵,惠帝永宁元年也,帝迁长安,永与元年也,皆在元康后,且三年歲次实癸丑,今云己酉,皆误。

晋书一百苏峻传云:

永嘉之乱,百姓流亡,所在屯聚。峻纠合得数千家,结垒于本县(掖县)。于时豪杰所在屯聚,而峻最强。遣长史徐玮宣檄诸屯,示以王化,又收枯骨而葬之。远近感其恩义,推峻为主。遂射歲于海边青山中。

又晋书六二祖逖传略云:

初,北中郎将刘演距于石勒也,流人坞主张平、樊雅等在谯,演署平为豫州刺史,雅为谯郡太守。又有董瞻、于武、谢浮等十余部,众各数百,皆统属平。而张平余众助雅攻逖。蓬陂坞主陈川,自号宁朔将军、陈留太守。逖遣使求救于川,川遣将李头率众援之,逖遂克谯城。[桓] 宣遂留助逖,讨诸屯坞未附者。河上堡固先有任子在胡者,皆听两属,时遣游军伪抄之,明其未附。诸坞主感戴,胡中有异谋,辄密以闻。前后克获,亦由此也。

又艺文类聚九二引晋中与书云:

中原丧乱,乡人遂共推郗鉴为主,与千余家避难于鲁国峄山,山有重险。

又太平御览三二十引晋中与书云:

中宗初镇江左,假郄鉴龙骧将军、兖州刺史。徐龛、石勒左右交侵。鉴收合荒散,保固一山,随宜抗对。

又太平御览四二引地理志云:

嶧山在鄒县北,高秀独出,積石相临,殆无壤土。石间多孔穴,洞逹相通,往往有如数间居处,其俗谓之峄孔。遭乱辄将居人入峄,外寇虽众,无所施害。永嘉中,太尉郗鉴将乡曲逃此山,胡贼攻守,不能得。

又晋书六七郗鉴传云:

鉴得归乡里。于时所在饥荒,州中之士素有感器恩义者,相与资赡。鉴复分所得,以恤宗族及乡曲孤老,赖而全济者甚多。咸相谓曰:“今天子播越,中原无伯,当归依仁德,可以亡后。遂共推鉴为主,举千余家俱避难于鲁之峄山。

寅恪案,说文一四云:

隖,小障也。一曰:庳城也。

桂氏义证四七列举例证颇众,茲不备引。据寅恪所知者言,其较先见者为袁宏后汉纪陆王霸之“築坞候”(后汉书五十王霸传作“堆石布土”。袁范二书互异,未知孰是原文,待考。)及后汉书五四马援传之“起坞候”之语。盖元伯在上谷、文渊在陇西时,俱东汉之初年也。所可注意者,即地之以坞名者,其较早时期以在西北区域为多,如董卓之郿坞是其最著之例。今伦敦博物馆藏敦煌写本斯坦因号九二二西凉建初十二年敦煌县户籍陰怀條亦有“居趙羽坞”之语,然则坞名之起或始于西北耶?抑由史料之存于今者西北独多之故耶?此点与本篇主旨无关,可不详论。要之,西晋末世中原人民之不能远徙者,亦籍此类小障庳城以避难逃死而已。但当时所谓坞垒者甚多,如祖逖传所载,固亦有在平地者。至如郗鉴之避难于嶧山,既曰“山有重险”,又曰“保固一山”,则必居山势险峻之區人跡难通之地无疑,盖非此不足以阻胡马之陵軼,盗贼之寇抄也。凡聚众据险者因欲久支岁月及给养能自足之故,必择险阻而又可以耕种及有水泉之地。其具备此二者之地必为山顶平原,及溪涧水源之地,此又自然之理也。

东晋末年戴祚字延之,从刘裕入关滅姚秦,著西征记二卷。(见隋书三三经籍志史部地理类,并参考封世闻见记七蜀无兔鸽条唐语林八及章宗源隋书籍志史考证六等。)其书今不传。郦氏水经注中往往引之。中原坞垒之遗址于其稳重尚可窥见一二。如水经注一五洛水篇云:

洛水又东,迳檀山南。

其山四绝孤峙,山上有坞聚,俗谓之檀山坞。义熙中刘公西入长安,舟师所届,次于洛阳。命参军戴延之与府舍人虞道元即舟逆流,穷览洛川,欲知水军可至之处。延之届此而返,竟不达其源也。

又水经注四河水篇云:

河水自潼关东北流,水侧有长坂,谓之黄巷坂。坂旁绝涧,陟此坂以升潼关,所谓溯黄巷以济潼矣。历北出东崤,通谓之函谷关也。

郭缘生记曰:汉末之乱,魏武征韩遂、马超,连兵此地。今际河之西有曹公垒。道东原上云李典营。义熙十三年王师曾据此垒。西征记曰:沿路逶迆入函道六里有旧城,城周百余步,北临大河,南对高山。姚氏置关以守峡,宋武帝入长安,檀道济、王镇恶或据山为营,或平地结垒,为大小七营,滨带河险,姚氏亦保据山原陵阜之上,尚传故迹矣。

河水又东北,玉涧水注之,水南出玉溪,北流,径皇天原西。周固记:开山东首上平博,方可里余,三面壁立,高千许仞,汉世祭天于其上,名之为皇天原。河水又东径闅乡城南。东与全鸠涧水合,水出南山,北径皇天原东。

述征记曰:全节,地名也。其西名桃原,古之桃林,周武王克殷休牛之地矣。西征赋曰:咸征名于桃原者也。晋太康地记曰:桃林在闅乡南谷中。


来源:政治哲学与思想史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陈寅恪:桃花源记旁证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6776.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文物、考古.
标签: ,

发表评论